任浩然表示非常生气。
因为他的好儿子任剑南今天一大早就捧着一本书,坐在后院的石凳上,对着那本书时而长吁短叹时而发呆,就这样从早上一直坐到傍晚。
堂堂铸剑山庄的少庄主竟如此不思长进,碌碌无为,虚度时光,不禁让他这个父亲痛心疾首,捶胸顿足。
「剑南,你不去练剑铸剑,又成天在这看这些没用的废书,是不是想等我把这些书全都烧了才满意?」
「不行!」任剑南回过神来,好像真的怕父亲抢走自己的书烧掉一样,紧紧地把那本书捂进怀里,道「爹,你砸我的绿漪琴也就罢了,但这本百鸟朝凤可是未明兄送给我的琴谱,要是你敢烧,我就离家出走!」
「你这不孝子!唉……!」
任浩然又气又急,却又拿儿子没有一点办法,重重叹了口气,摇着脑袋愤愤离开。

任剑南见父亲走远,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再次把目光落在怀中的那本百鸟朝凤上。
前几天,东方未明托驿站送了这本琴谱给他,除了琴谱以外还附了一封信,信中说这本琴谱乃是仙音所著,他留着也没有多大用处,所以决定送给自己,觉得这对这本琴谱来说也算是适得其所。
任剑南当时看完信后不禁思绪万千,能得到仙音所著之琴谱自然是再欢喜不过,但是最令他感动的还是东方未明的一番心意。
自从一个月前两人结拜为兄弟之后,东方未明每天都会寄信给任剑南,虽然信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日常小事,比如昨天跟花痴前辈学种花,今天跟丹青前辈学画画之类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有趣,看着东方未明的来信,自己的心情也会没来由地变好,甚至,最近他会每天每天地守在门口,等驿站的人送信过来。不知不觉中,东方未明这个人的存在,就如同他寄来的那一叠厚厚的信一样,在任剑南心中已经变得沉甸甸的了。

然而,今天已经是第五天没有收到东方未明的信件了,任剑南深知东方未明这人是那种贯彻始终有头有尾的性格,不论做什么事都绝不会半途而废。这些天他日思夜想,辗转反侧,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东方未明忽然之间断了音讯,绝对是因为出了什么变故亦或是遇上了什么紧急棘手的事,想到这里任剑南又是牵挂又是担心,如果东方未明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他真想立刻飞奔到他身边去助他一臂之力,他暗自决定若是明天再收不到东方未明的信,自己就动身去逍遥谷找他。

第二天,果然还是没有东方未明的信。任剑南终于坐不住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拿起他那把从不离身的白晶剑,出门牵了一匹快马,往逍遥谷的方向奔去。

任剑南骑着快马赶了一天的路,第二天午时,行至杜康村附近的小树林,忽听得周围风声大作,草木枝叶沙沙作响,任剑南凝神一听,感觉西南方向似乎有兵刃交接之声,本来想要进杜康村的他立刻下马,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行了大概百余步,只听声音越来越近,感觉就在自己正前方。任剑南拨开有他身高这么高的杂草从,屏息凝神地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树林之中四个人影缠斗在一起,其中一人蓝衣马尾,任剑南一眼就认出那是东方未明,另外三人则身形各异,一人全身皮肤幽蓝幽蓝的,面目狰狞,一人赤裸着上身壮硕的筋肉,火红的头发冲天而立,还有一人是女子,身上只有一件红色的肚兜,头上扎着两条马尾,面容妖艳俏丽。
(这难道是……天意城的狂浪毒?)
天意城的大名任剑南早有耳闻,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天意城的杀手,但是却听过很多武林上的正道朋友描述过这三人的样貌,据说这三人是天意城中武功最为顶尖的杀手,凡是被他们盯上的目标,没有人能够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今日一见,果然传闻所言不假,这三个人招式诡异出手狠辣,招招致命,而东方未明虽然身手不凡,但是以一敌三仍然是落了下风,疲于招架而无暇还手。
(未明兄为什么会招惹上天意城的人!?)
任剑南正心里纳闷,忽然听见东方未明闷吭一声,身体僵直一动不动,看样子似乎是被点了穴,任剑南心中着急,立刻大叫一声「休要伤我未明兄!」,提剑冲了出去。

任剑南先是一招泰山崩,逼得狂狼毒向不同方向散开,泰山崩直线三格的剑气虽然凌厉但是命中不足,但好在可以提升闪避,在面对强手时算得上是比较有用的招式,不过那也是单挑的前提下而已。面对天意城这三个一流的杀手,任剑南实在是没有取胜的信心。

「又来一个送死的!」狂啐了一声道。

浪先是一愣,仔细打量了任剑南片刻,笑逐颜开道「哎呦,哪来的俊俏公子哥儿,要不要陪姐姐快活快活啊~」

毒瞅到任剑南手中的白晶剑,嘿嘿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铸剑山庄的少庄主。」

任剑南不理会他们,先替东方未明解开穴道,东方未明虽然穴道被解开,但是浑身肌肉仍是酸疼麻木,一时半会儿还动弹不得,靠在树干上喘着粗气道「南弟,你来做什么,他们不是你能应付的对手。」

「不是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未明兄有难,我任剑南又岂能袖手旁观?」

「南弟……!」东方未明着急,却苦于无法动弹,任剑南按住他的身体,站起来面对狂浪毒,抖了抖手中的白晶剑,凛然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今日,除非我倒下,否则我绝不会让你们伤害此人分毫。」

「小王八蛋好大的口气!」狂第一个表示不服,毒在一旁发出一声怪笑,道「我听闻任少庄主平日沉迷音律,荒于铸剑,武功平平。说大话之前最好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比较好哦?」

浪呵呵一笑,在一旁搭腔道「哎呀,说不定任少庄主的剑法也跟他的人一样软软的呢,姐姐我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尝尝少庄主的滋味了呢~」

任剑南听他们出言相讥,话语粗俗,不禁又羞又怒,但还是强行按捺住情绪,冷冷地道「任某剑法到底如何,你们亲自领教不就知道了么,要上你们三个一起上,任某懒得跟你们废话。」

说罢,任剑南右手疾出,一把白晶剑挟着劲风直指浪的胸口,他知道这人有点穴技能,如果不先收拾掉的话必定后患无穷。浪腰肢一扭,白晶剑的剑刃擦着她的肌肤掠过,任剑南暗自咋舌心想此人反应好快,却见浪闪开几步,手臂上流出一道鲜血,原来是被白晶剑的剑气伤到,这时他感觉到后脑勺掠过一阵掌风,下意识地侧身避开,狂一拳挥空,怒吼一声浑身暴气,双拳交错虎虎生风地直向他面门逼来,任剑南一边躲避,一边用余光留意着毒的动静,提防他吐毒。奈何狂步步紧逼,任剑南的轻功和眼功终究略逊一筹,一个闪避不及,肩头结结实实地中了一掌,打得他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握着剑连退四五步,吐出一口鲜血。他见三人同时向这边冲过来,便高举白晶剑使出大招镇五岳,刹那间,白晶剑的凌厉剑气如漫天花雨一般迎头而落,狂狼毒躲避不及纷纷中招。但使出这一招也消耗了任剑南大半的内力,再加上刚才中了狂的那一下暴击,任剑南一个支撑不住单膝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南弟小心!」
任剑南猛地抬头,只见毒朝这边喷出一口毒雾,任剑南身手迟缓,只能下意识地抬起手遮住脸,隔了半晌,没有感觉到任何动静的他放下手抬头一看,却见东方未明背对自己站在他前面,替他挡住了那团毒雾。

东方未明摇晃几步,站立不稳。

「未明兄!」
任剑南见状立刻抢上前扶住他,看见东方未明面色泛紫,显然是中了剧毒,不禁心中懊恼,恨自己没用,不但不能保护东方未明,反而连累他为自己中毒。

「任少庄主果然和传闻一样没多大本事呢。」
「想从咱们天意城手下救人,下辈子再说吧!」
狂浪毒三人嘿嘿怪笑,一步步向两人走近,任剑南一手握剑,一手搂着东方未明的肩膀,额头上冒出豆粒大的汗珠。眼下情况着实危急,未明中了毒,自己体力又快支撑不住,搞不好今天他们两条的小命都要交待在这里,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嗖的一声,一阵寒气逼人的剑气擦着任剑南的脸而过,浪哎哟地尖叫一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
任剑南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红色的影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梭在树林之间,那红影重重撞击在狂和毒的身上,将两人吹飞到几米之外。
红影所到之处扬起一阵清风,最终轻轻落在铺满树叶的地面,亮出寒光夺目的剑尖,指着倒在地上的三人,巍然而立。

「贼人!休想伤我兄弟性命!」

「剑寒兄!」
靠在任剑南肩头的东方未明忽然又惊又喜地叫道。

果然,任剑南心想果然是他,这样的身手,这样的轻功,这世间他只认识傅剑寒一人。

傅剑寒侧过头来,对任剑南道「任兄,你先运功为未明兄逼出毒素,这几个人留给傅某收拾就好。」

任剑南知道傅剑寒厉害,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地提醒他「傅兄,这几个人武功高强,你可千万小心!」

傅剑寒淡然一笑,回了句「我理会得」,说罢便挽了个剑花欺身上前,与三人缠斗在一起。
任剑南见傅剑寒虽然只身一人,但是身法灵活面对三位天意城杀手依然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当然,这里面多多少少也有他和东方未明合力削弱了那三人的一些体力的因素,但即便如此,任剑南还是不得不由衷地感叹傅剑寒的身手与自己完全不是同一个次元的。

「唔……」
靠在肩膀上的东方未明抖了一抖,将任剑南的思绪扯了回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当务之急是先为东方未明解毒。任剑南将东方未明扶到树丛旁坐下,自己则盘腿坐在他身后,开始用内功替东方未明逼出毒素。

那边刀光剑影,兵刃交错,傅剑寒与狂浪毒斗得不可开交。这边任剑南与东方未明双目紧闭,全神贯注地运着功,两人都是汗流浃背,头上不断地散发出热气。

一刻钟过去了,东方未明的脸色虽然稍微好转了些,但是肌肤仍然呈现出不自然的暗紫色,说明毒素还没有完全逼出。然而任剑南的内力却彻底到了头。最后他实在撑不住,停下来趴在地上连连喘气。

看来这毒并非普通的毒,仅靠他自己的内力是无法彻底替未明逼出全部毒素的,恐怕还得有解药才行。

「任兄!未明兄他怎么样?」
傅剑寒收剑回鞘,运起轻功向这边跑过来,身后已不见狂浪毒的身影,看样子他已经把那三人都解决掉了。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任剑南还是不由得暗自吃惊。

「我内力不足,无法帮未明兄彻底逼出毒素。」
任剑南懊恼不已,一拳锤在地面上,恨恨地说道。

「任兄别急,刚才我与那三人交手时,顺手从那会用毒的人的怀里摸出了解药。」
傅剑寒举起手来,捏着一粒黑色的药丸,在任剑南面前晃了晃。

任剑南瞠目结舌,幽幽地感叹「傅兄,你太牛逼了……」

「先别说了,此处不宜久留,咱们先带未明兄到杜康村里休息,再替未明兄解毒。」



两人带东方未明来到杜康村,因为傅剑寒和东方未明都与杜康村村长相识,所以村长带他们来到村子中一个隐蔽的小木屋里安顿了下来。

此时东方未明高烧昏迷,不省人事,傅剑寒虽然已经让东方未明吃下药丸,但是药性看来有些慢,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立刻转好。任剑南用村里大夫给的药方找了几味药材,熬了一锅药汤,端到东方未明面前,东方未明本来双唇紧闭,一闻到药味不知怎么的就猛烈地咳嗽起来,身子激烈地一晃,将任剑南的手碰歪,滚烫的药汤就这么溅出来,洒在任剑南的手上。任剑南吃痛地把碗下,傅剑寒走上前一步关切地问了句你没事吧?任剑南吹了吹自己的手,默默地摇摇头。

「未明兄……」
没想到那天意城的毒性如此强劲,东方未明内力算是不弱的了,中毒之后都能虚弱成这样,看着东方未明,任剑南又是懊恼又是难受,他懊恼自己的无力,恨不得中毒的人是自己,替他承担痛苦。

「未明兄,得罪了……」
听得傅剑寒这么轻声说了一句,任剑南抬头,只见他端起药汤,仰头喝下,然后走到东方未明的床边,双手按在东方未明的肩膀上,俯下头去把自己的嘴唇抵在东方未明的唇上。

傅剑寒的这一串动作干脆而流畅,没有丝毫的踌躇和犹豫,任剑南在一边看得傻了眼。只见他喉结上下滑动,将口中的药汤用舌头尽数传递到东方未明的口中,完了之后再喝一口药汤,接着又继续堵住东方未明的唇……任剑南全程瞠目结舌,浑身僵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傅剑寒却似乎毫不顾忌任剑南的视线一样,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这么反复进行了好几次嘴对嘴的喂药,直到东方未明的脸色终于浮现出红润为止。

傅剑寒松开东方未明的肩膀,一手扶着他的背脊,让他的身子缓缓往后靠在床头,伸手捋了捋东方未明额头被汗水浸湿的刘海,用干毛巾细心地替他拭去身上的汗水。

直到这时,任剑南才发现傅剑寒的眼神中竟是如此的柔情似水。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