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半醒之间,东方未明感觉到似乎有人一直握着自己手。
那双手很温暖,虽紧紧地握着,却又生怕握痛他似的不敢太过用力。
与此同时,一股真气源源不断地从体外流进来,贯通了各大经脉,最终渐渐汇聚在丹田。
两个暖流以不同方式在东方未明的体内交汇,令他浑身舒畅,如沐春风。过了良久,脑袋终于不再那么热了,东方未明才睁开疲惫的眼皮。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影。

「未明兄!你醒啦!」
任剑南一脸关切地看着这里,紧紧地握着东方未明的手。

「南弟……我这是怎么了?这是哪里?」

「未明兄,你中了天意城杀手的毒,是傅兄救了我们,这里是杜康村,很安全。」

「剑寒兄……他人呢?」

任剑南侧头看了一下身后,未明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傅剑寒靠在墙角,抱着双腿,头埋在膝盖之间,睡得正香。

「他刚才运功为你逼毒疗伤,内力耗尽,现在已经累得睡过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这么说刚才他在梦中感受到的那股真气是傅剑寒在为自己运功疗伤了。
「剑寒兄……真是辛苦他了。」
看着傅剑寒那因疲惫而蜷缩成一团的身躯,东方未明不由得胸口一热。

「我也有出力……」
任剑南小声嘟哝了一句,松开东方未明的手。
东方未明连忙拽住任剑南的手,紧紧握住,好生安慰他「这个我当然知道,要不是南弟出手相救,我估计早就死在那几个贼人的手下啦。」

「唉,别说了,都怪我平时疏于练剑,武艺不精,根本不是那三个人的对手,救人也是添乱,要不是因为我,未明兄也不至于中毒。」

看到任剑南再次进入消沉模式,东方未明不禁苦笑,伸手将他揽入怀中。
「别这么说,南弟能来助我,我真的好开心。」

任剑南在东方未明怀中挣扎了一下,刚要再说什么,忽然身子一硬。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触到东方未明下体的刚硬,整个人呆住了。

「呃……那个……男人嘛,刚醒来的时候都会这样……你懂的……」
东方未明讪笑着刮了刮自己的脸,他见任剑南脸泛红晕,模样好看诱人,心中邪念顿起,于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道「南弟,你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帮你未明哥哥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呗。」

「我……!为什么……!」任剑南刷地满脸通红,扭头看了背后一眼道「傅兄还在!」

「你不是说他累坏了,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吗?」

「可是……!」任剑南一时语塞,支支吾吾起来。

「再说了,就算醒过来看到又怎样,男人之间彼此互相帮助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剑寒兄他心胸开阔,肯定见怪不怪的啦。」

「这很正常吗??我怎么就没遇上过这种事!还有什么叫傅兄心胸开阔,你的意思是我很小心眼,少见多怪吗?」

「南弟~~」东方未明凑过去一口咬住他的耳朵,轻声道「看在我是个伤员的份上,行行好咯。」
任剑南神色动摇,还欲反抗,忽然间眉头紧皱,猛地捂住胸口,脸色发白地颤抖起来。

东方未明见他这样,心里知道是从属关系奏效了的缘故,内心暗自得意。
「南弟,我劝你还是不要拒绝的好,越是拒绝,你会越痛苦哦。」

「为什么……?」任剑南一副被说中心事的表情,诧异地望着东方未明。

「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从属了啊。」

任剑南莫名其妙地看着东方未明,隔了半晌,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难道……难道是上次!?」

「南弟才发现啊?我还以为你身体会有感觉,没想到你这么迟钝。」

任剑南被东方未明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嘴巴一张一合就是发不出声音来。东方未明见状抓过他的手,握住自己火热的中心,那里早就已经一柱擎天,蓄势待发。任剑南手一抖,想要退缩,却被东方未明紧紧抓住,毫无退路。挣扎了半晌,任剑南才终于放弃,任由东方未明握着自己的手包裹住那火热。

毕竟是常年抚琴的缘故,任剑南的手不像一般舞刀弄枪的习武之人的手,他手上的茧不是长在手指根部的关节处,而是长在指尖。因此他的整个手掌心纹理细腻,柔软温热,指尖却坚硬粗糙,东方未明真心觉得,被这样的手握住分身的感觉,简直就是人间极乐,一种至高无上的体验。

被包裹在温柔的手掌心中,感受着长着粗茧的指尖来回摩擦敏感的部位,东方未明舒服地仰起脖子,长长地呼出一口热气。也许是为了速战速决,放弃抵抗的任剑南开始专心致志地刺激东方未明的欲望,东方未明也摒弃杂念,将全部精力集中在下腹部,两个人都不说话,房间里只有东方未明粗重的呼吸声,和肌肤布料来回摩擦的细微声响。而另一边,傅剑寒仍是老样子,没有丝毫动静,就连姿势都没换一下。

感觉到高潮将至,东方未明收紧臂弯,低头吻住任剑南的唇,任剑南一惊,手下意识地收紧,下一秒东方未明便泄在了任剑南的手掌心中。那一瞬间,任剑南的呻吟被未明封锁在喉咙深处,只是闷闷地哼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声音。

东方未明尽情地吻了个够,才心满意足地将任剑南松开。任剑南却是脸泛红潮,气息急促,发丝凌乱。

「跟我来。」
东方未明翻身下床,悄悄地拉着仍然神志恍惚的任剑南走出屋外,此时已是夜晚,一轮明月当空,两人来到村口的小河边上,东方未明牵着任剑南的手塞进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替他将手上的白浊清洗干净。

任剑南刚走出来的时候脸颊潮红,眼神迷离,被冰凉的河水这么一清洗,顿时神志清醒了许多。

「怎么样,现在感觉好多了吗?」
东方未明侧头看着任剑南,伸手理了理他鬓角凌乱的发丝。

「好多了……多谢未明兄。」
任剑南点点头,眼神中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东方未明点头道「好,那我们回去吧。」

两人回到房中的时候傅剑寒依然没醒,东方未明走到傅剑寒旁边轻轻把手搭在他肩头,见他依然没有反应,于是将他整个人打横抱起。

东方未明抱着傅剑寒来到刚才自己睡着的床边,将他轻轻地放下,然后拉过被褥盖在傅剑寒身上。

「傅兄看来真的是累了,这样都没醒。」
任剑南在背后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

「南弟,你累不累?那张床够大,可以躺两个人哦。」东方未明冲着傅剑寒扬了扬下巴,狡黠一笑说道。

「我看算了吧……」任剑南连忙摇头。

东方未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故作恍然大悟道「哦哦,我懂了,南弟是不是也想要我像抱剑寒兄那样把你抱上床去?」

任剑南又是一阵脸红,转过身去一屁股坐在刚才傅剑寒坐着的墙角,说「我就睡这儿,晚安。」
说罢整个人躺倒在地上,把身子蜷作一团。

东方未明心里好笑,却也不再说什么,席地而坐,闭目养神。不知不觉中也睡了过去。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