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闭的空间中回响着压抑的叹息。
深栗色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肩上,汗水浸湿了鬓角。
男人靠在床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头微微后仰,露出优美的喉咙曲线。
他敞开自己的双腿,颤抖着背脊,手里握着下体的炙热,上下移动。
双腿之间的地面上,是一把小小的剑形令牌。
口中吐出炙热的呼吸的同时,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那个熟悉的面孔。
初次相见是在洛阳白马寺。
那人一袭橙白相间的锦袍,气质优雅。
他色素淡薄,头发是极为罕见的淡蓝色,白皙的皮肤中又透着些不自然的病弱。
他愠怒时剑眉紧锁,笑起来时春花烂漫。
他脾气倔强坚毅,却又多愁善感,在江湖这个浑浊污秽的大染缸里,他却有着超凡脱俗的品性。
越是纯粹无暇的东西,往往越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玷污。
男人浑身颤抖了一下,感觉大脑忽然变得一片空白。
下一秒,一个温热又潮湿的触感便在手掌心蔓延开来。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剑形令牌上沾上了点点白浊的飞沫。
这样的事是第几次,他已经记不清了。
只是,这种仿佛玷污了那个人一样的错觉,着实令他欲罢不能。



「唔……」

任剑南睡着睡着就觉得莫名地燥热,气闷。他艰难地翻了个身,感觉到一丝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于是缓缓地睁开眼皮。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任剑南花了好大工夫才慢慢让自己的视线适应眼前的光景。

当他看清楚眼前之人的面孔时,任剑南一下子呆住了。

「未、未明兄!?」

任剑南惊呼一声,一个鲤鱼打挺地坐起身来,难以置信地盯着这个赤身裸体睡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好吵啊……一大早地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东方未明打了个哈欠,揉揉困倦的眼睛。

「未明兄!你、你、你、我、我、我……」

任剑南震惊过度,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嗯?原来是剑南兄啊,早上好啊!」

东方未明仿佛刚睡醒一般迷迷糊糊地注视了任剑南一会儿,接着若无其事地打了声招呼。

「什么早上好!未明兄,你,你怎么会跟我睡在一起的!?而且,我们俩都还没穿衣服!?」

任剑南注意到赤身裸体的人不光是东方未明一个,还有自己也是,浑身上下一丝不挂。他侧头一看,发现两人的衣服就这么胡乱地被扔在地上。他心想不会吧,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果然到处都是像被蚊虫叮咬过一样的奇怪的小红点。身子稍微一动,就感到腰酸背痛,浑身乏力。

东方未明见任剑南一脸世界末日到来的表情,于是单手撑起脑袋,眯着眼睛看着他。

「剑南兄,你……该不会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吧?」

「昨晚!?」

任剑南拼命梳理自己脑海里的记忆。

他记得昨天自己抱着琴到忘忧谷,在仙音门前弹奏了一曲凤求凰,结果仙音却回他一曲斩相思。他大受打击,失魂落魄之下接受东方未明的邀约,到酒馆与傅剑寒一起喝酒,喝着喝着,他就没有记忆了。

看任剑南满脸惊悚,脸色煞白,东方未明眼珠子一转,紧接着摆出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哇地伏在床上大哭起来。

「未、未明兄!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任剑南见东方未明大哭,当下方寸大乱,赶紧伸手过去想要安慰他,但是手伸到一半却停在空中。

自己和东方未明都赤身裸体没穿衣服,这么触碰东方未明的身体,真的好吗。

就在他内心苦苦纠结之时,东方未明肩膀一抽一抽地说道。

「没想到剑南兄竟是如此负心薄情之人,未明真是看错人了!!」

任剑南心里大喊冤枉,嘴巴上却语无伦次「未、未明兄何出此言??」

「昨晚你喝得醉了,搂着我不放,口口声声唤我为仙音姐姐,还说什么只要一次就好,从此以后便能了却念想,斩断情丝。」

东方未明抽泣着娓娓道来,任剑南却越听越冷,背脊上汗水如注。

「我本来想拒绝,奈何你酒劲太大,抵挡不住,再加上看你情真意切,未明心想若能帮助剑南兄了却心头一桩心事也算是功德一件,所以才遂了剑南兄的意……」

「这么说……」任剑南终于听不下去,忍不住打断道「我和未明兄……」

东方未明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看了任剑南一眼,作羞涩状地点了点头。

任剑南脑袋中砰地炸开了。

没想到自己酒后失态,居然把东方未明错看成仙音上了他!

东方未明见任剑南呆若木鸡,便收起眼泪,爬到任剑南身边,挽着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任剑南的肩膀上道「剑南兄,未明知道你喜欢的是仙音姐姐,也知道昨晚你只是醉了认错了人而已,可是昨晚之事未明绝无半点悔意。能为剑南兄分忧解难,就算付出再大牺牲,未明也在所不惜。」

东方未明的话如同铁锤一样重重敲在任剑南心头,任剑南转头看着东方未明,见他脸上尽显疲态,可想而知昨晚情事之激烈,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脸幸福地靠在自己身上,眼中尽是宠溺温柔之色,任剑南心里不禁又是羞愧,又是动摇。

虽说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犯下的过错,但是在这件事上,的确是自己亏欠东方未明的。

想到这里,任剑南心生怜意,他伸手撩起东方未明的刘海,柔声道「未明兄,事情我都了解了,是任某对不住你。既然错已铸成,任某必当对未明兄负责。」

东方未明闻言两眼放光,伸出双臂抱紧任剑南的脖子,喜滋滋地道「我就知道剑南兄不会弃未明于不顾!」

「未明兄若是不介意,任某愿与未明兄结为兄弟,今后未明兄若有难,我任某必当全力相助。」

「太好了!未明早就想与剑南兄结拜为兄弟了,不知剑南兄生辰是几时?」

「我是甲申年腊月十八出生。」

「我是甲申年三月二十,那我就是兄长了!」

「好,从今以后,未明兄便是我任剑南的兄长。」

「嗯!我们兄弟手足,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说到这里,东方未明忽然收起笑容,小心翼翼地窥视着任剑南的脸色,问道「…………那我,现在可以叫你一声南弟吗?」

任剑南脸上一红,心中有点难为情,但还是点头应允道「未明兄既是兄长,有什么叫不得的?」

东方未明大喜,当下把嘴凑到任剑南耳边,亲昵地唤了声「南弟。」

任剑南浑身一颤,这低沉温柔的声音猝不及防传入耳里,顿时令他全身酥软,莫名情动。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情况有点不对劲……

但是任剑南此时大脑已经化成一滩软泥,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是任由东方未明搂着自己,心想这酒果然是不能沾的东西。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