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未明与傅剑寒到洛阳市集买了两匹快马,连夜启程,一路向西南而行,赶了三天三夜的路,终于在第四天午时到达成都。

两人先在城里转悠了一圈,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只好在天府酒楼落脚休息。
「你说这成都城这么大,要上哪儿去找浪呢。」
东方未明皱着眉头,撑着腮帮子一筹莫展。傅剑寒拍拍他的肩膀,正想安慰几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拍脑门道「我怎么把这个忘了」,随后从怀里摸出一个红色的锦囊,递到东方未明面前。

「这是什么?」东方未明看着那锦囊,莫名其妙地道。

「这是在少林寺遇到你们之前,风姑娘交给我的东西,说这里面装着关于天意城某个杀手的秘密,她让我把这个锦囊带在身上,说以后一定会派上用场。想必风姑娘是早就决定好让我们来找浪,怕我们找不着,特地给我们的提示吧。」

「有这样的好东西怎么不早点拿出来嘛!」东方未明大喜过望,立刻接过那锦囊,迫不及待地拆开。锦囊里装着一张被叠成好几折的纸条。东方未明将那纸条小心摊开来,看到那纸张上的内容的瞬间不禁傻了眼。

「这是什么?」

「看起来似乎是唇印。」

「这我也知道……可是……为什么是唇印??」
东方未明难以理解地盯着纸张上那一抹红艳的唇印,心想雪妹该不会是在跟他开玩笑吧,这算是哪门子的提示啊?他本以为所谓的提示应该是交待浪藏身之处的一句话,再不济至少应该也有一个字才对,可是这张纸上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个红红的唇印。仅凭这个东西,要如何才能找到浪的老巢呢。

坐在一旁的傅剑寒盯着纸张看了几秒,忽然若有所思地沉吟起来「这个唇印,怎么有点眼熟?」
「剑寒兄何出此言?」
「让我想想……」傅剑寒伸手摸着下巴,寻思道「我总觉得我在哪儿见到过……到底是在哪儿呢?」
他站起身皱着眉头来回踱了好几趟,沉思半晌,忽然拍手大叫。
「我知道了!我知道是哪儿了!」说罢,他拉住东方未明的手,二话不说地往外跑。东方未明虽然被他搞得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但也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跑了出去。
傅剑寒拉着东方未明来到芙蓉坊旁的一条街道上,忽然停下来,指着一条小巷的墙壁道「就是这里。」
东方未明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那小巷的墙壁上赫然印着一抹唇印,仔细一看,那唇印竟然和风吹雪所给的锦囊中那张纸上的一模一样。
「这是??」
「刚才在城中晃悠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的,因为觉得路边的墙上会出现这种图案还挺新鲜的,所以一下子就记住了。我记得好像不止这里,其他地方也有才对。」
「可是为什么这些地方会有这样的唇印呢?雪妹在锦囊中留下这个唇印的图案,难道是想告诉我们这唇印与浪有关系?」
「嗯,依我看,也许这是浪留下的标记,顺着这个标记找下去说不定就能发现浪的老巢。」
「剑寒兄所言极是,我看挺靠谱的,咱们就这么找找看吧!」
于是两人这就沿着这红唇的印记一路找去,来到北边的山上,直到一栋废弃的院落,标记戛然而止。
「嗯?唇印的标记到这里就没了,难道浪的老巢就在这附近?」
东方未明正迷茫着,忽然傅剑寒抓住他的手,将他拉到一边的墙角躲起来。
「嘘!有人来了!」
两人躲在墙角背后,偷偷地望着院落的门口,只见一个身穿红色肚兜,梳着高高的双马尾,打扮妖媚的女子从山道快步走过来,进了那废弃的院落里。东方未明和傅剑寒都曾经与浪交手过,所以一看到那女子的长相和打扮就知道是她。东方未明冲傅剑寒使了个眼色,傅剑寒立刻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爬到一个有缝隙的破烂墙角处,从缝隙中往院子里面窥视。
东方未明躲在墙角,不一会儿听得浪在里面喃喃自语「啧,怎么这个时候来任务,真扫兴,看来只能做完任务之后回来再快活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东方未明便看到一个红影从院落的门口飞了出去。
确定浪走远之后,东方未明与傅剑寒才一起走进废弃的院落中,傅剑寒指着左下角的一处地面道「刚才浪一进门就直接往这个方向走,走到这里忽然停住。」
东方未明走上前一看,发现青石板砖的地面上不自然地微微隆起,他在那隆起的板砖上轻轻一踩,便听得嘎啦嘎啦一阵响,前方地面上的板砖缓缓地往左右移开,不一会儿居然打开了一个洞,洞口处一道石阶往下延伸。
傅剑寒喜道「看来就是这儿没错了。」

两人沿着石阶往下走,没走几步就隐隐约约闻到一股怪异的腥臭味,越往下这味道就越浓,东方未明侧头看傅剑寒,发现他也是眉头紧皱,一脸不太舒服的表情。两人顺着石阶一直走到底,来到一扇紧闭的石门前,石门旁边有一个似乎可以转动的按钮,东方未明把手伸过去轻轻转动了一下,石门便应声打开。

石门打开的瞬间,刚才一路走下来闻到的那种怪味就猛然间扑面而来。
那是人的各种体液和排泄物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不仅如此,这味道里面还掺杂着三四种浓烈刺鼻的香气,这么多种味道夹杂在一起的感觉简直无比酸爽,直教人头胀欲裂,呼吸不顺。
傅剑寒一进门就连忙捂住鼻子,脸色发青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这味道真是让人想吐。」
东方未明也觉得很难受,但是他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强行压抑住反胃的冲动,环视了四周一眼。
这是一个不算太宽敞的地窖,潮湿阴冷,不见天日,只有四面墙壁上点燃的蜡烛勉强可以充当照明。地窖四周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一些家具桌椅和木柜,甚至还有床,感觉上似乎是个可以住人的地方。同时,地窖里还横七竖八地躺着赤身裸体的男人,他们的手脚都被铐上沉重的锁链,稍微移动一下就会发出哐啷哐啷的闷响。男人们有的蜷缩在地面昏睡,有的缩在墙角呻吟,有的则在喃喃自语。没有人注意到东方未明和傅剑寒的出现。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傅剑寒皱眉问。
「我听说浪生性荒淫放荡,喜欢美男子,我猜他们应该是被浪抓来囚禁在这里,作为她的玩物供她寻欢作乐吧。」
听到东方未明这么说,傅剑寒眉头皱得更紧,一脸恶心反胃的表情。
东方未明走到其中一个正在喃喃自语的男人面前,蹲下来拍拍他的脸颊,道「兄弟,你没事吧?」
那人被东方未明拍了好几下脸,才恍恍惚惚地抬起头来,用没有焦距的眼睛看着东方未明。在灯光下仔细一看,此人眉清目秀五官端正,只是面如土色,眼窝深陷,消瘦得骨瘦嶙峋,颧骨突起,东方未明见那人有气无力神志不清,于是从怀里摸出一颗药丸,喂他服了下去。
那人服下药丸之后,脸色才渐渐恢复了血色。
「你们……你们是……谁……?」
东方未明道「我们是来救你的。兄弟,能站起来吗?」说罢,东方未明将那人扶起,看来这白虎散药性很快,那人虽然依然有气无力,但至少神志清楚,可以自己站起来了。

「多谢两位大侠救命之恩!!!」
那人说罢就要跪倒下去,东方未明连忙将他扶起,对傅剑寒道「剑寒兄,我这里有些白虎散,你喂他们服下就好,然后帮他们把锁链砍断,把他们都放了吧,我去找钥匙。」说罢,东方未明从怀中掏出几颗药丸,塞到傅剑寒手心。

当即两人分头行动,傅剑寒负责将被囚禁的男人们的手脚上的锁链解开,喂他们服药,然后让他们离开。东方未明则在地窖里翻箱倒柜的搜索起来。

傅剑寒把最后一个男人放走之后,东方未明忽然大叫一声,朝着他兴奋地挥了挥手。

「你看,是不是这个?」
傅剑寒走过去一看,只见东方未明趴在地面上,眼前地面的一块板砖被他移开,板砖下方有一个木制的小盒子。

「藏得这么隐秘,我看多半就是了。」傅剑寒点点头,东方未明正要伸手过去,傅剑寒连忙拉住他,道「小心有诈,还是我来吧。」
傅剑寒先是用剑鞘敲了敲那木盒,见没有动静,这才伸手过去把木盒拿起来,木盒没有上锁,只是在开关处轻轻一按就喀嗒一声打开,里面正是一把钥匙,钥匙的身上刻着一个天字。
傅剑寒与东方未明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大喜过望,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钥匙。
然而,就在东方未明准备伸手去拿那钥匙的时候,傅剑寒忽然大叫一声小心,将东方未明猛地推开,东方未明手一抖,木盒子应声落地,盒子里的钥匙也被甩了出去。
东方未明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回头一看却发现傅剑寒捂着手跪倒在地上。东方未明连忙上前扶住他问怎么了。傅剑寒皱着眉摇摇头,东方未明抓住他的手一看,只见他的手背上血淋淋的被划开一道口子。

「这是怎么回事!?」

「那盒子里设置有机关,一旦伸手去取钥匙,就会有暗器射出。」傅剑寒咬咬牙,抬头道「先别管我了,钥匙!」

东方未明这才想起来钥匙的事,还好钥匙就落在不远处的地上,并没有大碍,他将钥匙捡起来收好,转身将傅剑寒扶起来。此时傅剑寒已经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将自己的伤口随意的包扎了一下。虽然仍然面有痛色,但还是勉强站了起来。

「此处不宜久留,咱们快走吧。」傅剑寒说道,东方未明点点头,扶着傅剑寒从石门走出去。

走出地面上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东方未明与傅剑寒离开废弃的院落,运起轻功,借着微弱的月光,沿着影影绰绰的山道一前一后往山下奔去。一片黑暗之中,只听得树木枝叶沙沙作响,风声在耳边呜呜地呼啸,以及背后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东方未明感觉不太对劲,于是停下来回头观察傅剑寒的样子。

「剑寒兄,你没事吧?」

东方未明一伸手,碰到傅剑寒的肌肤,发现竟是滚烫滚烫的,不由得大吃一惊,抓住他的手拉到面前,那被绷带包扎过的伤口并没有什么大碍,看来伤势没有恶化,那为什么傅剑寒的身体会像发高烧一样滚烫,呼吸声粗重得如此不同寻常。

「未明兄,你……你先走吧,傅某,待会儿就来。」

「那怎么可以!?我怎么能把受伤的你一个人丢在这种地方?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快跟我说。」
看到傅剑寒步步后退,东方未明立即上前一把抓住傅剑寒的手,傅剑寒挣扎,两人这样一拉一扯,忽然间同时失去平衡,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傅剑寒被东方未明压在身下,身体相接触的一瞬间,东方未明就愣住了。

傅剑寒的下面坚硬如铁。

即便是在黑暗中也能看得出傅剑寒满脸通红,他用力推开东方未明,东方未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的暗器上有毒?」

傅剑寒点头,强行压抑着痛苦道「大概是……媚药……没有什么毒性,只是……又痒又热,浑身难受。」
听到傅剑寒这么说,东方未明不禁心里愧疚,要不是刚才自己大意,傅剑寒也不会中招。

傅剑寒又道「所以未明兄,你先走吧,我……我自己解决一下就好。」

「不!」东方未明摇头道「是我连累剑寒兄中了暗器,这是我的责任,我说什么也不能抛下剑寒兄独自离开。」

东方未明说着,一把将傅剑寒打横抱起。

傅剑寒大吃一惊道「未明……!你……!你要干什么!?」

「既然剑寒兄是因我而中毒,自然也应该由我来解毒。此处危险不宜久留,我带你去个隐蔽安全的地方。」
说罢,东方未明运起轻功,向前奔去。傅剑寒知道他心意已决,再劝也是徒劳,只好闭上嘴巴,乖乖地抱紧东方未明的脖子。

东方未明将傅剑寒带到山上一间破庙,破庙里结满了蜘蛛网,地面又硬又冷满地灰尘,东方未明抱了厚厚的干稻草过来垫在地面上,然后扶着傅剑寒坐下。皎洁的月光穿过破庙屋顶上的破瓦,静静地倾泻在这个黑漆漆的破庙之中,借着这微弱的光亮,东方未明才看清了傅剑寒的脸,只见他满脸红潮,眼神迷离涣散,额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乌黑的短发被汗水浸湿贴在鬓角,虽然知道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但东方未明的视线还是无法从眼前的人身上移开。

「你看什么……」
见东方未明盯着自己的脸呆呆的半天没反应,傅剑寒略带嗔怒地瞪了他一眼。东方未明连忙回过神来,把视线移到傅剑寒肿胀的下体上。
东方未明毫不犹豫地把手凑上去,握住傅剑寒那鼓起的分身,隔着布料慢慢揉搓起来。傅剑寒仿佛浑身遭到电击一样猛地一弹跳,弓着背蜷缩着身子,抓住东方未明的手猛地摇头「我看还是算了!未明兄,快住手!别管我了!」
「我已经说过我不会扔下你了,剑寒兄,你怕什么,不过就是自慰而已,你就把我当成你自己,把我的手当成你自己的手就好了,别想那么多!」
不过虽然他话是这么说,看到傅剑寒那脸色潮红喘着粗气的样子,东方未明也不禁身体发热,揉搓的手势也渐渐带着点色情的意味,隔着布料抚摸着分身的顶部和背面,故意挑逗着男人的神经最最敏感和集中的部位。
傅剑寒难耐地咬住下唇,坚持了一会儿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靠在东方未明的怀里,头抵在东方未明的胸口,双手紧紧抓住他衣服的领子。
东方未明见状也是把持不住,他急不可耐地解开傅剑寒的腰带,将他的下半身的衣物褪去,手伸到那火热又坚硬的阳物上,轻轻包裹在手心,上下套弄起来。另一只手则顺着松开的衣服滑到傅剑寒的胸膛上,开始揉捏起那颗饱满的肉粒。
「未明兄……别这样……没必要……」
傅剑寒估计是没想到东方未明居然会得寸进尺,他抬起头来,伸手抓住东方未明的手腕,可是却怎么都使不上力,看上去反而像是在抚摸他一样。
「剑寒兄,你在诱惑我吗?」
傅剑寒欲拒还迎的姿态让东方未明更加心猿意马,他一个忍不住低头咬住傅剑寒的唇,尽情地吮吸起来。傅剑寒的抗议声被封锁在喉咙深处,只能发出呜呜呜的不成形的呻吟。两人顺势倒在地上,东方未明感觉到手中湿哒哒地沾满了腺液,知道傅剑寒快要高潮,于是加快手中的动作。傅剑寒毕竟是血气方刚的身体,遭受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很快就颤抖着身子在东方未明的手掌中泄出了肾水。
东方未明松开傅剑寒的唇,看着傅剑寒在自己怀中抖着肩膀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的样子,不禁心生怜爱,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
「感觉好多了吗?」
傅剑寒隔了半晌,好不容易等气息平静下来,才抬头苦笑道「我是好多了,可是未明兄你……」
说着,他把手伸到东方未明的裤裆,轻轻触碰了一下,东方未明才意识到自己也硬了。
「没办法,你这么可爱,我也忍不住啦。」
「是是是,都是傅某的错,那就让傅某也来帮未明兄吧?」傅剑寒羞涩一笑,伸手去解东方未明的裤头。东方未明以为傅剑寒要效法他用手来自慰,没想到傅剑寒将东方未明的亵裤拉下之后,竟弯下腰去,毫不犹豫地低头将东方未明的阳物含在了嘴里。
顿时下半身被包裹在温热潮湿的口腔里,东方未明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傅剑寒居然毫不犹豫地为自己口淫,当即按着傅剑寒的脑袋急道「别!剑寒兄别这样,这太脏了!」
傅剑寒松开口抬起头来,微笑道「未明的一点都不脏。」
东方未明心中像是被巨石重重一锤,愣得说不出话。傅剑寒见他不出声,便又低下头去,温柔地含住东方未明,一上一下地吞吐起来。
傅剑寒显然不怎么通情事,估计小黄书也看得少,在性事上着实青涩拙劣得紧,他不知道如何用嘴和舌头爱抚男人的阳物,只是机械地一进一出地来回吞吐。但即便如此,看到他那近乎献身一般的态度,那笨拙却要急切想要让对方感觉舒服的举动,东方未明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可爱得不行,东方未明抚摸着那头柔软湿润的黑发,将那条白色的头带缠绕在指间,体会着在云间漫步的快感,终于再也忍不住轻轻推开身下的人。
「剑寒兄,我想进去。」
东方未明凝视进傅剑寒的眼睛,低声道。
傅剑寒羞红了脸,默默地点头。东方未明大喜,当即把傅剑寒温柔推倒在地上,将仍然湿得一塌糊涂的手伸到傅剑寒双丘的缝隙之间。
东方未明伸出一根手指,在紧闭的菊门游移片刻,才小心翼翼地伸进去。
傅剑寒立即皱了皱眉头,看来就算只是一根手指,对于未经过开拓的那条紧闭的甬道来说也算是庞然大物了。东方未明用手指摩挲着肉壁,心中一动,不由得开口问道「剑寒兄,莫非……你还是个雏?」
傅剑寒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又羞又怒地道「是又怎样?再说是不是雏跟后面有没有用过没关系吧?有哪个男人会让别人捅自己屁股啊。」
「当然有了。」东方未明嘿嘿一笑,手上一个用力,第二根手指也插了进去「你不就是吗?剑寒兄。」
「啊!」傅剑寒忍不住一个叫出声,又羞又急地道「那是因为未明你……!」
「没错,都是因为我。」
东方未明用两根手指将肉穴的洞口不停撑开,并来回摩擦着深处的肉壁。忽然间,傅剑寒猛地一阵颤抖,一下子没忍住叫出了声来,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东方未明了然于心,对准肠壁深处的某一点发起猛攻,果然傅剑寒便像筛子一样地颤抖起来,粗重的喘息声像是泄洪一样停也停不下来。
「未明……未明……我好奇怪……」
看到傅剑寒的痴态,东方未明再也忍不住了,他把手指抽出来,将傅剑寒的双腿大大分开,握住自己那早已蓄势待发的肉刃,抵在那一张一合的肉穴口上。
「剑寒……我要进去了。」
说罢,东方未明腰板一挺,火热硬挺的肉刃便一口气冲破菊门,长驱而入。
「啊啊啊!!」
傅剑寒一声闷吭,身子向上弓起,下巴与颈脖间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
东方未明缓缓向深处挺进,他和傅剑寒都是满头大汗,虽然经过一番事先的扩充,但是傅剑寒的体内依然十分狭窄,光是没入龟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痛……!」
傅剑寒看来是真的被痛到,他双目紧闭,眼角泛着泪光。东方未明心中疼惜,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停下来,俯下身去温柔地吻上他的眼角。
傅剑寒浑身一抖,情不自禁地伸手环住东方未明的脖子,东方未明轻轻将傅剑寒眼角的泪水舔干净,然后再在他笔挺的鼻尖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傅剑寒睁开眼睛,眼中柔情无限,轻声道「未明,我没事,你再进来点吧……」
得到傅剑寒的许可,东方未明这才又缓缓地往里推进了一些,傅剑寒虽然仍然眉头紧皱,但是再也没有叫疼,而是咬着嘴唇地强行忍耐着。看到他为了自己而隐忍的模样,东方未明更加心潮澎湃,一个把持不住就猛地将肉刃直推到底。
傅剑寒发出一个无声的呻吟,紧接着浑身颤抖,居然又泄出了精水,溅射得小腹和胸膛上全都是白浊的粘液。
东方未明没想到傅剑寒仅仅是被自己插入就射,而且这已经是第二回。想到这里他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欢喜,忍不住又低头吻住傅剑寒的唇。傅剑寒恍惚之中也伸出舌头积极迎合,两人吻到情深处难舍难分,直到快要窒息才勉强分开。
就在这时,东方未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收缩,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一股热量在他的体内深处渐渐汇集。此刻与他合而为一的肉体的灵魂正在自己的体内慢慢形成结晶。
「未明……我好欢喜……」
傅剑寒似乎也感觉到了,他伸手抚上东方未明的脸颊,颤抖着声音说道。
东方未明握住傅剑寒的手,激动地道「剑寒,你终于是我的人了。」
「嗯!」傅剑寒用力点头,靠在东方未明的怀中道「我终于是你的人了。」
「怎么样?还疼吗?」
「未明,我没事,你快动起来吧……」
「嗯!」
说罢,东方未明便缓缓地摆动起腰身,在傅剑寒的身体里抽插起来。
东方未明仰起头来,舒服得长出了口气,傅剑寒的体内简直就是天堂,那潮湿而又紧闭的肉穴就像活物一样紧紧纠缠摩擦着自己的肉刃,只是稍微来回几下就差点忍不住要泄了。东方未明最开始出于对傅剑寒身体负荷的顾虑,只是浅浅的来回抽插,时不时还会一不小心滑出来,然后再插进去。
这样来回几次,傅剑寒也不耐烦了,他手一伸将东方未明推倒在地上,而自己则跨坐在其身上,幽怨道「你到底肏还是不肏,爽快点!」
说罢,他伸手握住东方未明的阳物,引导到自己的肉穴处,对准之后一口气坐下去。
「啊啊啊!!」
「啊啊……」
两人的呻吟声不约而同的响起,傅剑寒只喘息片刻,便把手撑在东方未明的大腿上,在他的腹部上摆动起腰身来。
由于是骑乘位的缘故,东方未明的肉刃可以长驱直入地顶到傅剑寒体内的最深处,每一下冲撞都伴随着傅剑寒诱人的娇喘。
东方未明一边感受着在又紧又热的肉穴中抽插所带来的强烈快感,一边欣赏着傅剑寒在自己身上摇摆腰肢娇喘连连的媚态,只觉得欲火焚身,再也无法保持理智。
他伸手把住傅剑寒的腰,开始由下往上地大力贯穿起来。傅剑寒被弄得措手不及,后仰着身子倒吸一口气。
「未明…未明…太深了…太快了……!」
傅剑寒带着颤音地央求道,但是东方未明却像一头脱缰的野马,根本停不下来,只是发了狠似的来回贯穿。
「剑寒……」
东方未明呻吟着,就着结合的姿势将傅剑寒转过身,抱住他的双腿,像是把尿一样让他坐在自己的怀中,把他的双腿大大分开。继续由下往上激烈地抽插。这样的姿势让傅剑寒羞得无地自容,他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呜咽着求饶「未明……我不行了……求你放过我吧……」
「是你自己作死激我的。」
东方未明轻轻咬住傅剑寒的耳垂,这时,他才注意到傅剑寒的肩胛骨上有一块发光的印记,仔细一看,是一朵散发着幽蓝光芒的半开莲花,那是象征着眷属的标志,每个人的眷属纹样都不同,出现的位置也是因人而异。看到那个象征着属于自己的标志,东方未明不禁情动,伸出舌头在那莲花的花瓣上轻轻舔舐了一下,傅剑寒身体又是一阵颤抖,从阳物顶部不断溢出的腺液顺着大腿根部流到结合处,在肉体的来回撞击下发出淫靡的水声。
「未明……我真的不行了……要、要出来了……」
「那就出来啊,这里没有其他人,怕什么。」
东方未明坏坏一笑,再次加剧抽插的力度,傅剑寒已经声音嘶哑,发不出像样的呻吟,只能整个人仰着身子瘫在东方未明身上,任由他大力贯穿自己的身体。
冲刺的速度到达顶峰,东方未明感觉自己快要高潮,伸出双手紧紧搂住傅剑寒的身体,深深地在他的体内狠狠地撞击了几下,终于爆发了出来。与此同时,傅剑寒身子剧烈颤抖,下一秒,一股透明的液体便像潮水一样从铃口喷涌而出。
东方未明迅速将阳物抽出傅剑寒体内,大量肾水立刻飞溅在傅剑寒的小腹,胸膛,甚至脸颊,随后东方未明又立刻将还在释放中的阳物插入那一张一合的肉穴中,缓缓来回抽动,将剩余的大量肾水尽数填充在那痉挛的肉壁上。
等到东方未明意犹未尽地退出傅剑寒体内时,傅剑寒整个人已经一动不动,只是身体仍在抽搐不止,龟头仍在断断续续地喷出透明的腺液。
东方未明拍拍傅剑寒的脸颊,不见反应,一看之下才发现他双目紧闭,竟晕厥了过去。

------------------------------------------------------------------------------------------------
傅剑寒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衣物已经整整齐齐地恢复了原状。
他睁开眼睛,看到东方未明正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意识不清的脑子停顿了好久,才慢慢回想起来刚刚发生的事。
「剑寒,你终于醒啦!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腹上死了呢。」
东方未明见傅剑寒终于醒了,脸上紧张的神色终于放松下来,心疼地将傅剑寒搂在怀里。
「都是我不好,做着做着就失去理智了。对不起,明明是帮你解毒来着,却反而让你受苦了……」
傅剑寒被东方未明拥进火热的怀抱里,心里也是暖暖的,虽然做的过程中的确是让他一度有种自己是不是要被肏死的危机感,但是不可否认整个过程的确是很舒服的,最重要的是,对象是东方未明,就算再辛苦他也觉得是值得的。
「别道歉,你毕竟替我解了毒,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傅剑寒从东方未明怀中挣脱出来,露出一个精神满满的笑容。
东方未明脸上仍有内疚之色,道「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错,还好浪的钥匙拿到了,否则……」
「我又不是弱不禁风的女子,这点小事我还挺得住,你也别放在心上。」
说完,傅剑寒便拍拍屁股站起来,东方未明刚要伸手去扶,就被傅剑寒婉拒。
「你刚才说到浪,我倒想起来了,我们在这里耽搁了多长时间?」
「大概……两个时辰?」东方未明歪头道。
「那可不太妙,万一浪完成了任务回来时我们还没离开成都城,被她察觉到我们的行踪就不好了。」
「你说得对,看来我们得立刻启程,赶回洛阳。」东方未明沉吟道,接着看了傅剑寒一眼「你的身体没事吗?真的不需要在客栈休息一晚?」
「不需要,而且就算要休息,也别在成都休息,否则连个好觉都别想睡。」
傅剑寒一边说一边向破庙外走去。
此时夜深人静,月朗风清,除了他们两个人的说话声以外,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傅剑寒打了个寒颤,小声叹道「还好是在荒山野岭……」
「啊?你说什么?」东方未明莫名其妙地反问了一句。
「没什么。」傅剑寒脸一红,头也不回地奔下山去。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