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寺后山,茂密的参天古柏之间一条小径蜿蜒地伸展出去,通向人迹罕至的禁地。如果是在往日,这条小径几乎不会有人出没,但是如今,这条狭窄而曲折的山道上却被围个水泄不通,寸步难行。以方丈无因为首的无色、无嗔等众多少林寺高手将东方未明、紧那罗和香儿三人的下山之路堵住,而东方未明等人的身后则是虎视眈眈的方云华。

几个时辰之前,少林寺遭到天龙教的袭击,东方未明受虚真所托,以援军的身份来到少林寺帮他们解围,在少林寺后山发现了与玄冥子合谋盗取少林寺之物的方云华,以及与他们大打出手的天龙教护法紧那罗和香儿。东方未明与紧那罗和香儿有过数面之缘,虽然对他们谈不上知根知底,但也知道他们并不是恶人,所以才出手相助,却没有想到被方云华反咬一口,不巧的是,玄冥子等人前脚刚走,少林寺的方丈等人后脚就到,方云华趁机先发制人,诬陷东方未明与魔教护法勾结,盗取少林寺之物。

东方未明曾试图为自己辩白,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有了荆棘这个活生生的反例在先,所以少林寺的人也就先入为主地认为东方未明也跟他的二师兄一样与魔教联手,背叛武林正道。少林寺的人并不知道方云华的真实嘴脸,在他们眼中,方云华是武当派的大弟子,而自己,却是逍遥谷的叛徒荆棘的师弟,此时谁的话更加有信服力,想必是不言而喻。这下东方未明可真是百口莫辩,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东方未明,你这勾结魔教吃里扒外的小人!这下你还往哪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方云华义正言辞般地厉声喝道。

「东方施主,回头是岸!」
无因双手合十,表情沉痛。

「好个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秃驴,东方公子,不用再跟这些蠢驴废话,咱们一起杀下山去!」
紧那罗义愤填膺地说道,他将琵琶抱在怀里,手指在弦上一拨,一瞬间空气仿佛被撕裂一般,一股凌厉的气流将挡在他们面前的少林僧人击飞,劈开一条生路。

「师弟!」
只听得一声熟悉无比的呼喊,东方未明一抬头,只见谷月轩挡在路中央,张开双臂。

「师弟!别走!」
谷月轩表情悲痛,一副震惊纠结的样子。想必他也听到了方云华的那番话。东方未明其实不在乎被少林寺的人误解,但是谷月轩不一样,他是自己的大师兄,是自己最亲最信任的兄长,其他人不相信他可以,但是如果连谷月轩都不相信他,那才是真的教他难以忍受。东方未明停下脚步,正欲开口解释,紧那罗便抓住他的手腕道「跟他们啰嗦什么的,反正都是无济于事。他们不会相信你的!」

「可是……!」

「师弟!你别走!」谷月轩双目含血,声音嘶哑道「跟我回逍遥谷吧,阿棘走了,难道连你也要离开我吗?!」

「大师兄……」
东方未明鼻子一酸,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大师兄并不是怀疑自己,他只是不想让自己重蹈荆棘的覆辙。的确,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东方未明一旦离开,就意味着承认背叛的罪名,会成为江湖上人人唾弃的叛徒。

「不要让贼子逃跑了!!」忽然中人群里不知是谁这样大叫了一声,刹那间,少林僧人们便呼吼着一涌而上,将东方未明与紧那罗和香儿团团包围住,一瞬间兵刃交接声四起,现场陷入一片混战。

纵使东方未明身手再好,紧那罗和香儿武功再强,也抵不过这险要地势里的四面楚歌。

就在东方未明做好了背水一战的觉悟的时候,忽然间一股剑气掠过人群上方,转眼间化作剑雨密密麻麻地从天而降,少林僧人们躲避不及纷纷中剑,东方未明看到这熟悉的招式,一下子就知道是谁来了,不禁大喜过望。

「未明兄!」
卧倒的少林弟子后方,任剑南手执白晶剑,运起轻功冲上前来,扑在东方未明怀里。

「南弟!你怎么来了!」
东方未明搂着任剑南的身体,心中又惊又喜。
任剑南在东方未明怀里靠了一阵,才抬起头来道「我到逍遥谷找你,听说你去了少林寺对付魔教,我担心你的安危,所以也就跟了过来。你没事吧?」

任剑南并没有问他为何跟少林寺弟子打起来,在他心中东方未明的安危最大,其他事情似乎并不重要。看着任剑南那双坚定而又澄澈的眼眸,东方未明不禁心头一热,当即感动得想要狠狠地吻下去,不过还好他的理智阻止了他。虽然任剑南心意让人感动,但是眼下自己的立场十分窘迫,任剑南帮助自己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百害而无一利,要是连他都被打成勾结魔教的反派的话,那才是真的追悔莫及了。

想到这里,东方未明松开怀抱,将任剑南轻轻推开,冷冷地道「我的事与你无关,劝你少管闲事。」

任剑南的表情一瞬间像是从天堂跌入地狱,整个人仿佛石化一般动弹不得,呆呆地看着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不忍看他的表情,转头与紧那罗和香儿使了个眼色,紧那罗与香儿对视一眼,手扬起的瞬间魔音灌耳,众人纷纷抱头,东方未明运着轻功从人群中穿梭而过。眼看就快要突破重围的时候,无色挺身而出,撩起一阵掌风,打在东方未明的肩膀上,仓促之间东方未明未及躲避,硬生生地挨下这一掌,一个踉跄跪倒在地。紧接着,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方云华提剑而出,凌厉的剑尖直取东方未明要害。

说时迟那时快,东方未明感觉到眼前人影一晃,一柄锃亮的剑刃便将方云华的长剑挡开。东方未明定睛一看,原来是任剑南替他挡下了这一剑,但他身上的锦衣却被方云华的剑刃划开长长一道口子,

「南弟!你怎么……!我都叫你别管我了啊!」
这种时候与我扯上关系只会连累你自己,为什么你就是不懂。

任剑南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东方未明这时才注意到他那被划破的衣衫底下的肌肤上,象征着眷属身份的蝴蝶纹样赫然暴露在空气中,发出幽蓝幽蓝的寒光。东方未明才猛地想起来任剑南是无法违抗自己的命令的,否则身心必须承受巨大的痛苦。

方云华也是眼尖,顺着东方未明的视线发现了任剑南胸口的纹样,当即嘴角一扬,露出奸险淫荡的笑容。
「任少庄主,看来你和东方未明有染的事果然是真的呢。啧啧,没想到堂堂少年英雄大会冠军和大名鼎鼎的铸剑山庄少庄主居然如此不知检点,秽乱武林,真是十足的魔教做派。」

香儿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厉声道「方云华,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我已经很含蓄了,你们不相信,大可以去检查一下任少庄主的身体。」
此话一出,周围一下子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少林寺僧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谷月轩则睁大眼睛,一脸复杂的表情望着任剑南和东方未明。

任剑南捂着胸口,眉头紧皱,将白晶剑横在身前,低声对身后的东方未明道「未明兄,你走吧。」

「可是南弟,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下……!」
东方未明还欲再说,任剑南便抢上前一步提起东方未明的领子,使劲将他往外一推,紧那罗与香儿连忙飞身上前接住东方未明,一人抓住他的一只胳膊,把他往外带。任剑南站在原地,默默地目送着东方未明被两位护法带走。

「别跑!」
无色无嗔刚要追,就被任剑南挡住去路,他手中白晶剑上扬,使出一招泰山崩,刹那间剑气纵横,火花四溅,将无色无嗔逼得后退好几步。大概是因为得到了眷属之力的缘故,此刻的任剑南就像开了挂一样,即使面对少林寺众多僧人与高手,也完全不落下风,硬是将少林寺的追兵牢牢封死在后山的小径上,令他们无法突破。东方未明看得惊叹不已,但是眼下情形容不得他慢慢欣赏任剑南的英姿,因为紧那罗和香儿的速度太快,一转眼任剑南和少林寺僧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东方未明的视野中。


离开少林寺之后,三人来到一处安全隐蔽之所,紧那罗与香儿向东方未明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东方未明才知道原来方云华与玄冥子上少林来是要盗取圣堂之钥,而当他们说到天王被天意城夺走,关押在洛阳城的小虾米雕像之下的时候,风吹雪忽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与她一起出现的还有傅剑寒。

东方未明惊喜地道「雪妹!剑寒兄!你们怎么来了!」

风吹雪嘿嘿一笑「可别小看了杀手的跟踪本领。」

傅剑寒忧心忡忡地望着东方未明,道「未明兄,刚才我们在少林寺已经听到少林寺弟子的谈话……你……那些和尚没与你为难吧?」

东方未明叹了口气,紧那罗哼了一声,道「那些秃驴是非不分,要把我们困在后山,不过还好有任少庄主相助,我们才能脱离险境。」

风吹雪道「未明,你也真是太不厚道了,跑到少林寺来打架也不告诉傅兄一声,知道他找不着你有多着急吗。」

「风姑娘!」傅剑寒脸一红,用胳膊肘戳了一下风吹雪的手臂「你别取笑我了,我只是想着有架可打再好不过,过来凑凑热闹而已。」

「呵呵,恐怕担心要大过凑热闹吧?刚才你听到少林弟子说未明的坏话,气得差点就要拔剑冲上去跟人家干架了。」

「风姑娘!你答应过傅某不说的!!」

见风吹雪不饶不依地调侃着傅剑寒,东方未明觉得有些意外,这才多久没见,感觉风吹雪和傅剑寒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很要好,除了东方未明自己以外,他从来没见过风吹雪跟其他人用这么轻松的语气说话。傅剑寒被风吹雪调侃得满脸通红,手忙脚乱,东方未明平时看到的傅剑寒都是大大咧咧,潇洒不羁,从来没见过他紧张尴尬的样子,倒也有些新鲜。

傅剑寒和任剑南一样,也是因为担心自己而特地跑到少林寺来,而且方云华的谣言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立场和判断,他们在意的唯有东方未明自身的安危。想到这里东方未明不由得眼眶一热。尤其是刚刚经历过那种众叛亲离的场面,看到任剑南为了保护自己不惜置自身于险境挺身而出,看到傅剑寒得知谣言之后仍一如既往地相信自己关心自己,他就觉得胸口暖洋洋的,一种压抑已久的冲动涌上心头。

他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傅剑寒道「剑寒兄,谢谢你。」
傅剑寒身体微微一抖,半晌说不出话来,呆了一会儿才缓缓抬起手,回抱住东方未明的身体,头轻轻靠在东方未明的肩膀上。

风吹雪笑吟吟地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紧那罗和香儿也对视一眼,含笑不语。

「好啦好啦,恩爱也秀够了,时间紧迫,咱们赶紧说说正事吧。」
风吹雪终于忍不住,把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两人拉开。

「你们不是要到天意城去救天王吗?我可以为你们带路。」

香儿大吃一惊「风师侄,此话当真!?」

风吹雪点头道「前提是要找到进入天意城地下迷宫的三把钥匙才行。那三把钥匙分别由毒,狂,浪这三名天意城杀手保管,你们要救天王的话,最快的方法是我们分头行动,从他们三人手中夺得钥匙,进入天意城地道,找出他们囚禁天王的所在。」

紧那罗道「有风师侄相助,咱们成事更添了七分把握,风师侄,一切以你为准,我与香儿听候你差遣便是。」

「如此我们便兵分三路,狂身上的钥匙由我负责盗来,未明,浪的钥匙就交给你和傅兄,你们立马启程去成都,浪的老巢就在成都城中。然后毒身上的钥匙,就麻烦两位护法了。」

紧那罗与香儿点头道「好,事不宜迟,我们这就上路,事成之后就在洛阳白马寺会合。」
说罢,两人施展轻功,疾驰而去。

东方未明满脸愧疚地看着风吹雪道「雪妹,真是为难你了,我知道你其实不想与天意城有任何瓜葛的……」

风吹雪微微一笑,道「未明,你忘了我们是结拜的兄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再跟我客气,就是不把我当妹妹了?」

「不是!雪妹,我只是担心你……」

「好啦好啦,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吧。事不宜迟,我这就走了,傅兄,未明就拜托你了。」

「风姑娘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未明兄的。」傅剑寒点点头,抱拳凛然道。

风吹雪微笑地看着傅剑寒和东方未明两人,一瞬间眼神中闪过一抹寂寞之色,随后转身飞奔下山。

此时夕阳西下,暮色苍茫。东方未明与傅剑寒并肩而立,目送着风吹雪的身影消失在笼罩着霞光的丛山峻岭之间,东方未明心中悲喜交加,五味杂陈,正自惘然之时,他忽然感到手心一热,侧头一看,发现傅剑寒一声不响地握住了自己的手,东方未明怔了一下,随后像是回应傅剑寒一样,十指相扣地握住那只温暖的手。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