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时的洛阳笼罩在浓浓的余晖之中,大街小巷上往来的行人们不是结伴而行,出入于客栈和酒楼,就是结束了一整天的活儿匆匆往家里赶。
这个时辰对于傅剑寒来说同样也是个至福的时间,挖矿打猎忙了一整天的他通常会来到酒馆里,要上两坛美酒,独自一人坐在角落,一边眺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一边大口大口的喝酒。
与朋友聚在一起喝酒当然开心,但是有些时候一个人独饮也别有一番风味。
比如今天,傅剑寒一个人来到酒馆,和往常一样,他一进来就要了两坛麻姑,店小二与他已经很熟,一见是这位大酒豪来了立刻热情洋溢地招呼他上座,手脚麻利地端上两坛麻姑,笑嘻嘻地道「傅少侠今天一个人啊?平时那位经常和您一起喝酒的东方少侠呢?」
傅剑寒苦笑「你这店小二,也忒多管闲事,莫不是怕傅某喝得少了?」
「少侠哪儿的话!少侠可是酒中豪杰,小的怎敢嫌您喝得少,您不把咱店里的酒全喝光就谢天谢地啦~」
傅剑寒脸上挂笑,心中却不禁有些黯然。
不是他不想和东方未明喝酒,只是最近他和东方未明确实极少见面。自从上次在逍遥谷发生争执以后,东方未明对自己的态度就总是有些微妙,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觉得东方未明似乎在躲着自己。
其实东方未明的不对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被杀手追杀的事也好,不知从哪儿学会的邪门招式也好,很明显东方未明有事情瞒着自己。
傅剑寒自认为与东方未明的关系已经亲密到可以推心置腹的地步,对他,傅剑寒可以毫无保留。然而东方未明却不是这样,他的固执不仅仅是针对傅剑寒,对其他人也是这样,或许到目前为止,这世上尚没有一人可以让东方未明坦诚相对的吧。
傅剑寒惆怅地叹了口气,捧起酒碗仰头痛饮起来。

「少侠何故叹气?」
忽然间听到一个温婉而清灵的声音,傅剑寒抬头一看,只见一位眉清目秀,气质儒雅的红发白衣男子站在他面前,手执一面香扇,轻掩唇角,一双灵动的眼珠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
傅剑寒打量了这男子几眼,只觉得此人莫名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只问了句「这位兄台,我们在哪儿见过吗?」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收起扇子,双手作揖道「少侠您是贵人多忘事,但在下却没有一日敢忘少侠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傅剑寒越听越奇,他盯着白衣男子那头火红色的秀发,忽然间想起几天前,自己与任剑南在这酒馆之外救下过一名被杀手围攻的女子。那位少女一身白衣,头发也是这般的火红……
「啊!我知道了,你……莫非是……那天在酒馆外面被三个杀手围攻的……」
「不错,正是在下。」白衣男子微笑点头。
傅剑寒惊讶地睁大眼睛,难怪第一眼看到她时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原来眼前的白衣男子竟是那天他与任剑南所搭救的女子。虽然一开始完全没想到,不过仔细一看,此人唇红齿白面容娇美,虽是男装打扮但还是能感觉得出一股阴柔之气,尤其是那眉目间的神韵确实与那天那位女子十分神似。
「还真的是你,你伤势如何?现在好多了吗?」
「托少侠的福,如今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巧遇恩公。少侠今天是一个人?」
「啊……你说任兄?他今天不在,就我一个人。」
「一个人喝酒么?少侠真是好雅兴,不介意我坐下来陪您喝几杯吧?」
「当然不介意,应该说求之不得才是。」
少女莞尔一笑,挥挥衣袖优雅地在傅剑寒对面坐下,道「说起来,在下还不知道恩公姓名呢。在下风吹雪,前几日承蒙少侠相救,风吹雪感激不尽,请教恩公尊姓大名。」
傅剑寒连忙拱手道「路见不平自当拔刀相助,区区小事实在不足挂齿。在下姓傅,草字剑寒。」
风吹雪闻言一愣,睁大眼睛道「你就是傅剑寒?」
「怎么了?兄弟……不,姑娘认识在下?」
风吹雪品头论足似的盯着傅剑寒打量了片刻,随即浅浅一笑,道「不,我只是经常听未明说起你的事。」
「未明兄……?」没想到这里突然冒出东方未明的名字,傅剑寒不禁有些动摇「姑娘认识未明兄?」
风吹雪点头道「未明兄是我的结拜义兄。」
「原来未明兄有这样一位红颜知己……」东方未明女性缘不错这点傅剑寒还是知道的,不过由于东方未明极少与他聊女人的话题,因此傅剑寒也就对东方未明的男女关系一无所知。
「是啊,未明可喜欢跟我聊你的事了,每次一提起你,未明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兴高采烈地说个没完。」
「是吗……未明兄他竟然……」傅剑寒脸一热,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这世上真的存在所谓的知己,那么一定就是你们这样的关系吧?说实话,我真的很羡慕你们,因为我没有这样朋友。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感觉。所以我也很好奇,心想这傅剑寒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未明如此神魂颠倒的定非等闲之辈,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见上一面。」
风吹雪举杯入唇,轻轻抿了一口「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一双含笑的眸子意味深长地盯着傅剑寒看。
「咳咳,说起来……」傅剑寒被她瞧得不自在,连忙转移话题,道「那天姑娘是为什么被追杀呢?那三个杀手是什么来头?」
一说起那天的事,风吹雪的表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她看着傅剑寒正色道「傅少侠是否听说过天意城?」
「略有耳闻,听说是个极为神秘的杀手组织……莫非那天追杀风姑娘的那三个人是天意城的杀手?」
风吹雪点头道「不错,不仅是他们,其实原本我也和他们一样,都是天意城的杀手。我的代号是花。」见傅剑寒脸上浮现惊讶之色,风吹雪苦笑道「不过那都是与未明结拜之前的事了,是未明让我下定决心摆脱天意城的束缚,如今,天意城的花已经不复存在,在傅少侠面前的只是一个名叫风吹雪的普通女子。」
一提到东方未明的名字,风吹雪的声音忽然变得异常温柔,脸颊泛起一抹红晕,傅剑寒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柔情似水的少女与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天意城杀手联系到一起。听说天意城戒律森严,想要脱离组织想必不是一件易事。能够让这位少女做出这样的决定,无疑于改变她的一生。换句话说,在风吹雪的心中,东方未明是足以动摇她人生价值的存在。想到这里傅剑寒心情有些复杂,他羡慕风吹雪,毕竟能够遇上一位改变自己命运的人本就实属不易,但除去羡慕,此刻他内心更多的是纠结,因为改变她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东方未明。
然而风吹雪没有察觉到傅剑寒此刻内心的纠结,继续说道「那天我从狂狼毒那三个杀手口中听说江瑜邀请未明到江府作客,知道江瑜心怀不轨,未明此去一定九死一生,所以想给未明通风报信。不巧被他们发觉,想要杀我灭口。」
「江瑜?姑娘是说江天雄江大侠的儿子,江瑜?」傅剑寒有些不可思议地反问道「江大侠号称河洛大侠,江湖中声望极高,他的儿子为什么要害未明兄?」
「傅少侠可知天意城城主是谁?」
「天意城城主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因此他的身份至今仍无人知晓,傅某当然也不知道。」
「不错,天意城城主的确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但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他的身份一旦曝光就会给他自己造成很大麻烦,而未明正是在某次偶然的机会下,知道了天意城的幕后黑手的真实身份。」
傅剑寒脸色一变,道「姑娘的意思是……天意城的幕后黑手是……」
「嘘!」风吹雪凑过身来,伸出食指抵在唇上,压低声音道「此事万万不可声张。傅兄也许不知道天意城的可怕之处,我也不方便说太多,我能告诉傅兄的就是天意城是你我二人万万惹不起的对手,看看未明就知道了,你可知道他知道真相之后被天意城追杀的事?」
「傅某知道的,只是过去傅某并不知道未明兄为什么被追杀,也不知道追杀他的是什么组织,原来那些杀手是天意城的人吗。」
风吹雪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未明没有告诉你天意城的事,我想也是因为不想连累你。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什么事只会独自一人闷在心里,从来不会对旁人说。」
「风姑娘也这样觉得吗?原来傅某不是一个人啊。」傅剑寒笑了,但是笑得有些牵强。风吹雪既然知道这些,就说明是东方未明亲口告诉了她这件事,明明自己不管怎么问东方未明都不肯说。
他忽然对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计较的自己感到懊恼羞愧。
风吹雪定定地看着傅剑寒,忽然间笑出声来,道「傅兄,你可不要想歪。未明他只把我当做妹妹。」
傅剑寒没想到会冷不丁地被戳中心事,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只好讪讪一笑,低头喝酒。
「其实我不是不能理解。」风吹雪仰头饮光杯中酒,捏着酒碗的边缘,一边把玩一边道「越是喜欢的人,往往越是无法坦诚相待。说白了,就是作。但谁不是这样?因为喜欢所以在意,因为在意所以顾虑,若是不喜欢那个人,那么自然也就无所顾虑,更不会在意对方怎么想。但是喜欢并不意味着就是彼此肚里的蛔虫,有些话不说出来,对方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在想什么,等到失之交臂再后悔可就晚了。」
傅剑寒听得出神,若有所思地问「这算是经验之谈么?」
风吹雪摇摇头「只是有感而发,我说得对与不对,相信傅兄心中自有分寸。傅兄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傅剑寒苦笑道「有点明白,又有点不太明白。」
风吹雪微微一笑「明白就好,哪怕只有一点,也不枉我这一番唇舌了。」


傅剑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逍遥谷的。
他只记得刚刚自己还在酒馆里与名叫风吹雪的女子对饮,几坛酒下肚,意识就变得不太清楚了。
奇怪,明明自己并不是酒量那么差的人,为什么今天这么容易就醉倒了呢。
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跟风吹雪告别的,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的酒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觉自己已经站在了逍遥谷的谷口。

初夏的夜风清爽怡人,傅剑寒深呼吸一口气,感觉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他运起轻功,快步飞奔进谷内,一转眼便来到了东方未明的居所前。与风吹雪一番交谈过后,傅剑寒忽然非常想见东方未明,他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心里的好多话说与东方未明听。
东方未明的居所是一个外表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的小屋,由于此时已经夜幕降临,所以屋里点了灯,从窗户散发出一团柔和安静的光芒。不知怎么的,傅剑寒忽然有些犹豫,明明刚才还这么想见对方,可是如今一旦站在这小屋的门口,傅剑寒反而忐忑不安起来。他依然清晰地记得上一次来逍遥谷的时候与东方未明发生争执时的情景,再加上最近东方未明对他的态度又这么怪,让他更加无所适从。
可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傅剑寒毕竟不想因为一时的言语失和而伤害到东方未明,更不希望因此使彼此之间的感情产生间隙和裂痕。
就在他驻足不前,内心挣扎的时候,忽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剑寒兄?怎么是你?」
东方未明打开门,看到傅剑寒时他愣了一下,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情。
「我说怎么觉得屋外有人,还以为是大师兄或者二师兄。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吗?」
傅剑寒也没想到东方未明会突然出现,也是先愣了一下,随后才回过神来,有些手忙脚乱地答道「没什么,只是散步而已。」
傅剑寒刚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东方未明狐疑地皱了皱眉头,意识到自己这个借口实在不太高明。
「我刚好路过逍遥谷,好奇未明兄现在正在干什么……仅此而已,哈哈」
傅剑寒摸了摸头,搪塞般地打了个哈哈。
东方未明一言不发地凝视着傅剑寒,傅剑寒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的低下头去。就在这时——
咕噜一声,傅剑寒肚子里发出的响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糟糕,从刚才到现在自己似乎只是喝酒,还没吃过饭。
傅剑寒有些尴尬,脸红地捂住自己的肚子,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东方未明正用凌厉的视线盯着自己。
「剑寒兄,你该不会是还没吃过饭吧?」
「………………正是。」
傅剑寒低着头,背后冒出一阵冷汗。隔了半晌,只听得东方未明叹了一声,道「真拿你没办法。」
傅剑寒抬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东方未明的背影。
「我做饭给你吃。」
东方未明回过头来,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傅剑寒进屋没多久,窗外便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东方未明转身进屋以后,就从里面传出来一阵锅碗瓢盆的声音,没过多久,他便端着一锅粥走了出来。
「这是我在成都学会的冬虫夏草粥,做给别人吃这还是头一次。」
东方未明把锅放在桌上,用碗将热腾腾的粥盛出来,递到傅剑寒面前,催促他趁热吃。傅剑寒闻着那诱人的香气,本来并不觉得有多饿的,现在一下子胃口大开,说了句那我就不客气了之后便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真的是未明兄你做的吗!?」
太好吃了,好吃得简直有流泪的冲动。
东方未明白了他一眼,道「什么意思,剑寒兄莫非是在怀疑我的厨艺?」
「不,傅某只是觉得……实在太好吃了……」
这真的不是奉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能做出这么美味的佳肴,虽然看起来是简简单单的一碗粥,但是这绝妙的口感和色香味,绝对不是常人轻易就能办到。早知道东方未明多才多艺,没想到在厨艺上也这么有天分。
要是未明兄成亲了的话,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因为天天都能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啊。
傅剑寒忽然间羡慕起那个连见都没见过,甚至很可能还不存在的东方未明的未婚妻起来。
傅剑寒吃得正香,忽然间感觉到对面的视线,他抬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发现东方未明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浅浅的微笑,眼神中满是宠溺之色。傅剑寒不禁心中一动,为了掩饰内心的动摇,他连忙低下头去,默默地专心吃饭。

傅剑寒胃口大开,连续添了好几碗,直到把那一大锅的冬虫夏草粥全都吃得干干净净为止。一来是因为东方未明确实手艺好,二来是因为这是东方未明第一次亲自下厨做东西给他吃,就算是一粒米也好,傅剑寒也舍不得剩下,就算撑死也要吃完。

见傅剑寒吃饱之后,东方未明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两坛竹叶青,与傅剑寒一人一坛地对饮起来。傅剑寒几口酒下肚,身体渐渐发热起来,意识也渐渐模糊。怪了,今天是怎么了?真的好像特别容易醉。不知不觉中,他已卧倒在东方未明怀里,搂着酒坛子,迷迷糊糊地说道「未明兄,你猜我今天在酒馆遇到了谁?」
东方未明低头看着他,歪歪脑袋问「酒馆?剑寒兄上酒馆会遇见的熟人还能有谁?多半是杨兄呗?」
傅剑寒摇头。
「不是杨兄,那么是南弟?」
还是摇头。
「那还能有谁?我真的猜不出来了。」
「是风吹雪,风姑娘啦。」
「雪妹??」东方未明一开始有些吃惊,不过转念一想又道「不过确实,雪妹好像对品酒挺有研究的,她会出现在酒馆也不奇怪。但是……你们两个认识吗?」
「本来是不认识的,不过前几天,我曾经救过风姑娘一命。」
听傅剑寒这么一说,东方未明似乎想起了什么。
「原来如此,我听南弟说过,那天是你们救了雪妹,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们呢。」
「这有什么好感谢的。」傅剑寒浅浅一笑,露出嘴角边上的两个酒窝「风姑娘一说到你,表情就忽然变得特别温柔。」
东方未明出神地看着傅剑寒的酒窝,只是微笑,却不说话。
「她是个好女孩……」
傅剑寒的声音越来越小声,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困意向自己席卷而来,不一会儿,他的意识便彻底断了线。

黑暗之中,有什么人一直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
一股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幽香缠绕在自己的周围,那熟悉的味道令人安心,令人放松。
这好像是东方未明身上的味道,这么说来,握着自己的手的人也是东方未明了?
朦胧中,傅剑寒仿佛看到东方未明正对着自己微笑。
这是梦吗。自己居然梦到了他吗。
这就是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傅剑寒不禁轻轻地笑了,梦里的东方未明温柔地抚摸着他的黑色短发,修长的指尖缠绕在他的白色头巾上,饶有兴致地把玩着。
这果然是梦吧?否则,现实中的东方未明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
如果说眼前的东方未明只是自己内心所制造出来的幻觉的话,那么这时候对他说点心里话应该也无妨吧。
忽然间,傅剑寒有了一种把平时那些无法说出口的话说出来的勇气。
「未明兄……你有什么心事,为什么不跟我说……」
明明自己是这么地想要了解他,明明自己是这么地想要成为他的力量,这么地想分担他的痛苦。可是他却从来不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口。
抚摸着发梢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傅剑寒能够模糊地感觉到那只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我会等你的……直到你愿意说出来为止……」
最后的声音中似乎带了点颤音,自己真是太没出息了。连梦中都不能好好地告白。不过他转念一想又觉得算了,这只是个梦而已,没出息就没出息吧,反正这些话不会被现实中的东方未明听到,就算再没出息再丢脸也无所谓。这么一想,果然就安心多了。
模糊的意识中,一个温热的气息凑近到自己的脸颊旁。
——对不起。
那个气息小声地这么说道。
傅剑寒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他再也经受不住那猛烈困意的侵袭,再次沉沉地睡了过去。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