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顾虑到傅剑寒身体吃不消,这次东方未明故意放慢了回程的脚步,因此到达洛阳城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戌时。
到了驿站之后,东方未明翻身下马,转身去扶傅剑寒,傅剑寒坐在马上愣了一下,随后才有些迟疑地握住东方未明的手,在他的搀扶下翻身下马。
东方未明将马交付给马倌,正要往外走时看到傅剑寒站在身后不动,东方未明便拉住他的手问「没事吧?要不要去客栈休息?」
傅剑寒摇头道「毒早就解了,那点小伤根本不碍事,倒是你突然这么温柔,让傅某实在有点不太习惯。」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好像我平时对你很冷酷无情一样。」东方未明悻悻地道,随后叹了口气「我承认之前闹别扭的时候的确对你有些冷淡,都是我的错,我现在想弥补一下总可以吧?」
傅剑寒连忙摆手道「我可不是在抱怨,只是有些不习惯罢了。其实离开成都休息了一晚之后,我整个人精神就好很多了,不过……难得见你这么温柔,所以就忍不住继续假装了下去。」
「这我当然知道」东方未明捏了捏傅剑寒的脸,道「我好歹也会点医术,你状态好不好光是看气色就感觉得出来,只是不想拆穿你罢了,我就是喜欢照顾你,你就当满足一下我的私心不行吗。」
「行,当然行。」傅剑寒破颜一笑,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那不就结了。」东方未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就别扯些废话了,先去白马寺吧,说不定雪妹他们早就已经到了。」
「嗯!」傅剑寒点头,与东方未明并肩走了出去。

两人来到白马寺,没有见到风吹雪和两位护法,倒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独自一人伫立在佛殿前,昏暗的余晖与阑珊的灯火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南弟!」
东方未明老远就认出那是任剑南,又惊又喜地跑过去。任剑南浑身一震,转过身来的瞬间就被东方未明抱在怀里。
「未明!你终于来了!」
任剑南把头埋在东方未明胸前,喜不自禁地颤抖着身体。
东方未明心中一热,抚摸着他的背脊问道「南弟,你怎么会在这儿?」
任剑南抬头道「那天在少林寺,我见你们逃远了,也就无心恋战。但我不知道你们去了哪里,所以只好先回铸剑山庄,没想到途中碰到风姑娘,我问她知不知道你的行踪,风姑娘说如果想要见你,就到白马寺来。我问为什么,她却不肯说,只说到时亲自问你便知。」
「所以你就来白马寺了?你等了多久?」
「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
「什么!?这么说你一个人在这儿等了四天四夜再加一个白天!?」东方未明瞠目结舌,他想起任剑南刚才一个人站在这里时那道孤零零的背影,难道这么多天来他从早到晚都一直站在这里等待自己的出现吗?
「……也不是一直都在等。」见东方未明露出自责的表情,任剑南连忙打起圆场,「平时我也会在城中逛逛街,喝喝茶什么的,这边只是偶尔会过来看一下,真的…!」
任剑南话还没说完,最后的声音就被东方未明堵在了喉咙里。
东方未明拥着任剑南深情地吻起来,过了好一阵才松开他,抚摸着他的脸温言道「这是我的道歉,还有感谢。」
任剑南面红耳赤地低下头去,小声道「你好狡猾。」

「咳咳,你们两个,可别忘了现在可是光天化日……」
傅剑寒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地站在两人身后,一脸苦笑地看着他们。
「剑寒兄?」
看到傅剑寒也在,任剑南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有些尴尬地道「对对对不起,让剑寒兄笑话了。」
「这哪里算光天化日吧?」东方未明抬头看了看天,道「你看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
「就算如此,这里好歹也是佛门圣地吧?」
「天这么黑,佛祖一定看不到啦。」
「强词夺理。」傅剑寒白了东方未明一眼,走上前来用剑鞘狠狠地在他的后脑勺上敲了一记。
「喂!很痛啊!」
无视抱头喊疼的东方未明,傅剑寒拉住任剑南的手便往外走「剑南兄等这么久一定辛苦了,走,咱们上客栈去大吃一顿,傅某请客。」
「剑寒兄请客?那真是太好了!走走走!」东方未明大喜过望地跑上来抱住傅剑寒的肩膀,傅剑寒白了他一眼道「我只请剑南兄,你的那份就自己掏腰包吧。」
东方未明吃瘪地摸摸脑袋,任剑南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

三人结伴离开白马寺后来到客栈,点了满满一桌丰盛的酒菜,边吃边聊,东方未明向任剑南说明了离开少林寺后的经过,以及他们营救天王的计划。
「这么说,未明你是为了把天王从天意城中救出来,所以才要集齐那三把钥匙?」
「对,我和剑寒兄就是为了找到其中一把钥匙而去了成都。」
任剑南问「那钥匙到手了吗?」
傅剑寒点头道「嗯,还好钥匙顺利到手。」
「那算顺利么?」东方未明嘿嘿一笑地瞄了傅剑寒一眼。
任剑南歪头问怎么了,傅剑寒连忙用筷子夹起好几块肉,一把塞进东方未明的嘴里,扯着笑脸道「没什么!没什么!」。东方未明嘴巴被堵得无法说话,只能不知所云地发出唔唔唔的抗议声。
任剑南笑吟吟看着他们俩嬉笑打闹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叹什么气?」东方未明好不容易咽下口中的饭菜问道。
任剑南一脸失落地道「风姑娘定然是信不过我吧。」
「南弟何出此言?」
「要是风姑娘信任我,那她应该会告诉我你们的计划,还有你们去哪儿了才对啊。」
「剑南兄此言差矣。」傅剑寒放下筷子,对任剑南正色道「在我看来其实正好相反,风姑娘这么做恰恰是出于对剑南兄的信任才对。」
任剑南奇道「此话怎讲?」
「如果风姑娘真的不信任剑南兄,那她根本就不会把我们在白马寺约定会合的事告诉你,因为我们几个人在这里碰头的事若是传出去,不但有可能会使计划泡汤,还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若不是对剑南兄信任有加,这种置同伴于险境的事,风姑娘是万万不会做的。」
「这倒……也是。」任剑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傅剑寒继续道「风姑娘之所以不愿意透露细节,我想是因为她觉得事关重大,需要剑南兄自己做出判断和决定,与其通过她的嘴巴直接把事情原委和盘托出,将你拉上这条贼船,倒不如让剑南兄最信任的人亲自说明一切。如此一来,不管剑南兄你最后做出什么决定,都才能问心无愧不是吗?」
傅剑寒这一席话简直一语惊醒梦中人,任剑南用敬仰无比的眼神看着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未明,你说呢?」见任剑南不说话,傅剑寒转而征求东方未明的意见。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简直无法反驳。」东方未明由衷地感叹了一句,随后转头注视着任剑南「南弟,你现在是什么打算?没关系,你尽管说吧,不用介意我,不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尊重你的选择。」
任剑南看着东方未明和傅剑寒,目光坚定地道「这还用问,我当然要跟你们在一起。」
东方未明激动地紧紧握住任剑南的手,道「谢谢你,有你在我们的胜算就更大了!」。
任剑南苦笑「未明你太看得起我了,原本我还担心风姑娘会不会信不过我……剑寒兄,我可以相信你的话吧?」
傅剑寒拍拍任剑南肩膀安抚道「剑南兄没必要自怨自艾,虽然傅某不是风姑娘肚里的蛔虫,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是至少在我看来,风姑娘应该是挺喜欢你的。」
「剑寒兄——」任剑南双目含泪地扑在傅剑寒怀里「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不过还是谢谢你!小弟敬你一碗!」
说罢,任剑南抓过一碗斟满了酒的碗,仰头一饮而尽。
傅剑寒惊讶地睁大眼睛,拍手称赞「剑南兄好酒量!傅某也敬你一碗!」说着他也举起酒碗牛饮起来。
「那我再敬你一碗!」任剑南又干一碗。
「我也再敬……」傅剑寒拿起碗刚送到嘴边,就被东方未明抓住手。
东方未明不满地道「喂,你们怎么也不管我,就自己先喝起来了,罢了罢了,我也敬你们二位就是!」说罢,他一把抓过酒坛,捧在手上道「我东方未明能有今日,全都是仰仗二位兄弟,我敬你们一大坛!」说着东方未明仰起脖子,将那整坛子酒水就这么咕咚咕咚地直往肚里灌。
「未明好酒量!剑南……敬你……」任剑南满脸潮红,不甘示弱地抓过东方未明的酒坛把嘴唇搭上去。傅剑寒本能地察觉到危机,赶紧抓住任剑南的手,急道「剑南兄你别乱来,这样下去要喝死人的!」
任剑南被傅剑寒抢走手中的酒坛子,满脸通红地鼓着腮帮子,愠怒道「剑寒兄居然劝酒,看来明天要下红雨了!」
东方未明在一旁忍俊不禁,伸手揉揉任剑南的头,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好意思说人家,你自己不也牛饮了吗?」
傅剑寒扑哧一声笑出来,道「看来明天这红雨是下定了呢。」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