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未明迷迷糊糊地转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面颊,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眸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自己。
「你醒了?」
任剑南喜极而泣,紧紧抱住东方未明的身体。
「南弟?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圣堂,刚才你吸收了过多的圣堂之力,身体负荷过重而晕了过去,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东方未明摇晃了一下脑袋,扶额坐起,道「剑寒呢?他怎么不见了?还有江天雄……他们又去哪儿了??」
任剑南一怔,神色动摇地眨眨眼睛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东方未明愣了一下,还欲再说,忽然间任剑南扑进他的怀里,用细弱蚊鸣的嗓音柔声道「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没有什么傅剑寒,也没有什么江天雄……」
东方未明身体一震,将怀中人猛地推开,怒道「南弟,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这可一点都不有趣。」
任剑南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泫然欲泣地望着东方未明,一行清泪悄无声息地从眼角滑落,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仍然放不下他……可是……可是天都峰一战,剑寒兄他………………不是早就死在你剑下了吗?教主!」
说罢,任剑南再也忍不住,捂住脸失声痛哭起来。
「等等!你在说什么!?」东方未明呼地站起来,不住摇头道「这不可能!」
「这里是哪里?我是谁?你又是谁?到底这里发生了什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忽然间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头疼,东方未明抱住脑袋,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体内躁动,他仰天长啸,手执长剑胡乱地舞起来,发狠地向将周身的岩石砍去,一时之间火星四溅,撞击在岩石上的长剑震得他虎口生痛。
身体火热得快要烧起来,暴力的冲动支配了他的大脑。这时,一个柔软的身体忽然从身后将东方未明抱住,东方未明猛地转身,将眼前的人推倒在地,大吼一声扑上去,用力撕扯那人的衣衫。
任剑南细细地喘息着,用空洞的眼神凝视着他,向他伸出手道「未明,和我一起走吧,只要跨入那时空之门,从此以后我们便再也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切红尘俗世恩怨情仇都再也与我们无关,这才是真正的归隐,真正的逍遥。」
任剑南的眼底就像一个黑洞,可以吞噬人的所有思维和感情,却又神秘深邃令人神往,东方未明脑子一片空白,感觉自己的身心正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的牵引,慢慢地俯下身去。
「未明兄!」
忽然间一个凄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他看到任剑南破碎的衣衫底下那道散发着寒光的蝴蝶烙印,未明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地亲了上去。
就在这时,他体内的珠子猛然间发热,令他浑身如遭雷劈一般,心如刀割。东方未明一瞬间清醒过来,他知道那是身为眷属的傅剑寒的魂魄在遇到危机时所传递过来的讯息,是只有眷属的主人才能感知到的痛楚。
东方未明一个激灵地从任剑南身上跳开,疯疯癫癫地道「是剑寒!他没死!他没死!」
东方未明闭上眼睛拼命挥去眼前的景象,并用双掌狠拍自己的脸颊,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再次睁开眼,只见任剑南扑在他怀中,泪流满面地凝视着他。
「南弟……」
「未明兄!!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南弟,这……我……到底怎么了?」
任剑南大大地松了口气,用手背擦了擦湿润的眼角,道「我想大概是因为圣堂之力的缘故,你和江天雄身体同时出现异状,整个人高烧不止,神志不清,是剑寒兄掩护我带你离开的。刚才你好像发了疯一样,到处乱砍乱杀,怎么叫都不听,还差点……差点把我……」
说到这里任剑南低下头去,脸红透到耳根。
东方未明低头看了一眼任剑南,发现他果然跟刚才自己所见到的那样胸襟被撕裂了一块,露出白皙的肌肤,以及胸前的蝴蝶印。看来刚才的一切,并不全然都是幻觉,到底几分虚几分实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东方未明心中不忍,将任剑南搂进怀里,柔声道「对不起,南弟。」
任剑南靠在东方未明怀里摇摇头,幽幽地道「你没事就好,就算你真的把我……把我……」任剑南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呢喃道「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东方未明羞愧得无地自容,道「别说了,是我带你们来的,现下却连累了你们,我真没用……啊!!」
突然间东方未明松开任剑南,大叫一声,道「剑寒他怎么样了!刚才我好像感觉到他有危险!」
任剑南忧心忡忡地道「他一个人对付狂浪毒和江瑜,还有一个恐怕跟你一样疯疯癫癫的江天雄,估计够呛。」
东方未明道「我已经没事了,事不宜迟,那我们这就赶紧回去救他吧!」
任剑南点点头,握住东方未明的手道「好,有你带路,我也不担心会迷路了。」
东方未明一听这话,就明白过来任剑南不是不把自己带到出口,一定是迷路了走不出去所以才停留在这里,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当即牵起任剑南的手,与他一起原路返回。

「还我钥匙!!」
江天雄的一声怒喝响彻整个圣堂,东方未明与任剑南赶到的时候,正看到江天雄一掌将傅剑寒打飞到石壁上。
「剑寒兄!」任剑南刷地拔出白晶剑,反手一剑横扫过去,刹那间剑气如虹,将江天雄的身体击飞到数丈之外。
东方未明赶紧跑到傅剑寒的身边,将他抱在怀里,傅剑寒浑身大大小小的伤,满口的鲜血将他本来薄薄的唇染得鲜红,看得东方未明心疼不已。傅剑寒眼神空虚,呢喃着东方未明的名字,颤巍巍地向他伸出手来,东方未明刚要伸出手去握住,傅剑寒便头一歪,手软软地从东方未明手心滑落,垂在身侧。
东方未明心头一紧,连忙去探他鼻息,虽然极度微弱,但似乎还有气。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东方未明转头一看,只见任剑南倒在地上,被江天雄狠狠地一脚踩在他的手腕上。东方未明顿时气血上涌,他将傅剑寒轻轻放下,冲上前去将江天雄用力撞开。
东方未明扶起任剑南,道「这里就交给我,你先给剑寒疗伤,他伤势要紧,再不施救恐怕生命有危险。」
任剑南点点头,道「未明兄,你要小心,这个江天雄非常难对付!」
「我理会得!」

轮到东方未明对上江天雄,他不急于进攻,按住剑柄仔细观察江天雄的行动,只见江天雄周身煞气四溢,眼神空洞,神情如鬼魅一般,光是被他盯着看就会感到不寒而栗。
也许,在刚才的任剑南眼里看来,自己也如同眼前的江天雄一样诡异可怕。他又看了看躺在旁边的几具尸体,是狂浪毒和江瑜,从他们的死状来看,应该都是死于用掌法之人的手下,傅剑寒使的是剑法,而且他从来不杀人,这么一来凶手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一想到这里,东方未明不禁打了个寒颤,一方面为六亲不认的江天雄感到可悲,但一方面他也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清醒了过来,否则自己将会成为另一个江天雄。
东方未明仰头长叹「北丑说得对,圣堂之力真的不是你我这样的凡人可以承受的力量,即便是我,若不是有剑寒和南弟在,凭我个人的意志和力量,也许永远都无法清醒过来。剑寒和南弟之于我,是灵魂的一部分,是能够与我分享喜怒哀乐,承担痛苦的存在,江天雄,你心里有这样的人吗?」
江天雄眼神依然浑浊不清,仿佛对东方未明的话充耳不闻,只是喃喃自语地重复着「还我钥匙」这四个字。
东方未明声音沉重地道「看来多说无益,就让我来送你一程罢。」
话音刚落,江天雄便怒吼着飞扑上来,双掌交错,直取东方未明要害。东方未明一边小心侧身闪躲,一边有意识地一步步往后退。
他感觉到背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牵引着自己,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那里就是圣堂最深处,时空之门。
(时空之门可以将任何事物吸收进去,普通人一旦穿过那道门就很难再回头了)
临行前北丑对他所说的话再次回响在他的脑海中。
得到一半圣堂之力加持的江天雄强大得可怕,他不知道疼痛,永远不会倒下,也永远没有清醒的可能,傅剑寒现在身受重伤命在旦夕,任剑南则全心全意地替傅剑寒疗伤,就算两人平安无事,东方未明也觉得他们三个加起来也没有战胜江天雄的把握。既然没有十成十的把握,东方未明就绝对不敢拿他们两人的性命来冒险。
既然如此,那么如今之计也就只有一个办法了。东方未明撤到时空之门处,原本立在门口的那道绿色的光壁已经因为封印被解开而消失不见,东方未明反身一跃,跳进时空之门中。
「小鬼!你想一个人独占圣堂之力吗!休想!!」
江天雄大喝一声,也紧随其后地踏进时空之门。
进入时空之门后,便是一道盘旋而上的回廊,未明一边躲避江天雄的攻击,一边顺着回廊一路向上爬,来到最顶点时,脚下便是一条由大小不一的碎石铺就的羊肠小道,一直通往前方的一个圆形石室。而那碎石的羊肠小道下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一眼望去深不见底,也不知道那深渊的尽头到底有什么,是什么,通往哪里。东方未明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没有恐高症,只是一种没来由的恐惧感支配了他的全身,仿佛生来就对那片无尽的深渊充满了本能的恐惧一样。
「小鬼!哪里跑!?」
江天雄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东方未明往前踏出一步,站在羊肠小道的碎石上转过身来,悄然而立地注视着江天雄,从怀中摸出那半截圣堂之钥。
他嘴角微扬,微笑道「钥匙就在这里,你过来拿啊。」
江天雄一看到半截圣堂之钥,哪里还能冷静,连最后仅存的一丝理智也抛诸脑后,激动地喊着「给我!圣堂之钥给我!」地扑上来,东方未明侧身一躲,江天雄便一脚踩空,身体一滑往下掉落。这时,东方未明看到黑暗中一个闪亮的物事从眼前划过,原来竟是另半截圣堂之钥,是刚才江天雄飞身过来抢夺时一不小心从衣衫中掉落出来的,东方未明连忙一把抓住那半截钥匙。与此同时,他感觉脚踝忽然被什么东西抓住,整个身体往下一沉,下一个瞬间,他便脚底一滑,从羊肠小道上掉落。
不妙!心中突然冒出强烈的危机感,东方未明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抓住一块石头,拼命地攀住不放手。低头一看,江天雄竟然紧紧抓着自己的脚踝,嘶声道「还我钥匙!还我钥匙!」
东方未明心中大骇,钥匙明明已经离了江天雄的身体,但他却依然神志不清,连自己命在旦夕都没有察觉。
就在这时,东方未明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入自己的身体。但是与一开始的时候不一样,此时他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驾驭圣堂之力,因此虽然身体燥热难耐,却也不至于神志不清,丧失理智。他拔出腰间的剑,一咬牙,对准江天雄的手臂手起剑落。
脚下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接着那挂在自己身上的重量便陡然减轻,惨叫声越来越远,最后终于被黑暗所吞噬。
东方未明呼地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他手上的碎石忽然松动。
(糟了!)
随着碎石的松动,东方未明整个身体突然往下一沉,就在他觉悟生死的一瞬间,忽然一个温暖有力的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未明兄!!」
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东方未明抬头一看,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他的人竟然是任剑南。
与此同时,整个圣堂开始剧烈地摇晃,周围的石阶石壁,还有那些乱石,都在咯咯作响,不停地往下掉落,圣堂正处于分崩离析之中。
东方未明厉声道「不好,圣堂要消失了,南弟,你别管我了,快带剑寒一起走吧。」
任剑南用力摇头,道「不行,我不能丢下你。」
说着,他使出全身力气,努力地把东方未明往上拉。可是在这全都是碎石铺就的小道上,想要拉起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这条小道本身都很不安稳,随时都有崩塌的危险。
东方未明心中恻然,道「南弟,这里快塌了,你还是别救我了。不然……连你也……」
「住口!」任剑南忽然怒吼一声,把东方未明给吼懵了,他从来没见到过任剑南用这么大的声音说话。
「我绝不会放开你的手。我和剑寒兄都在等你回来,你怎么可以说这种丧气话!」
说罢,任剑南胸口的蝴蝶印忽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任剑南一声长啸,仿佛天生神力一般,手用力往上一扯,硬是将东方未明整个人拉了上来。
强大的反作用力下,东方未明抱住任剑南往前滚了几个跟头。
任剑南大概没想到他竟然能成功,欣喜若狂地扑上去抱住东方未明,泣不成声。
东方未明抚着他的背安抚道「南弟,谢谢你。」

两人一边躲避着落下的石头,一边互相搀扶着走出时空之门,来到傅剑寒身边。此时傅剑寒虽然仍然面如白纸,昏迷不醒,但是气息比起刚才平顺稳定了许多,看来任剑南的紧急救治有了成效。东方未明弯下腰去将傅剑寒打横抱起,对任剑南道「圣堂要消失了,我们赶紧离开吧。」
任剑南望着他,眼神坚定地点点头。

在东方未明的带路下,三人很快就找到了通往出口的路,只是前方光亮越来越强,圣堂的崩坏也越来越剧烈。任剑南和东方未明有好几次都差点被头顶上落下的巨石砸中。
「啧!这里不是你和江天雄的内心所构造出来的幻境吗?为什么还必须有出口啊?难道不是你想出去就出去的吗?」
任剑南刚刚侧身躲过一块从石壁上滚落而下的碎石,皱眉道。
东方未明苦笑道「你别问我啊,我还想知道呢,不过既然除了持有钥匙的人以外别人也能够进来,这就说明圣堂肯定是有出口的,想要离开还必须原路返回才行吧。」
正说话间,两人在蜿蜒的石道拐角一转,出口骤然出现在眼前。
任剑南兴高采烈地抢上前去,站在入口,转过身来向东方未明招手。
「未明兄,我们到了!」
就在这时,东方未明耳中听到头顶一阵岩石松动之声,他心中一凛,几乎是本能地将怀中的傅剑寒往任剑南身上一扔,大叫一声「快走!」
任剑南措手不及地接住傅剑寒的身体,紧接着面前一块巨石轰然而落,一股强大的冲力将任剑南往外推去,他抱着傅剑寒在地上滚了几圈,背后撞在一块巨岩上,胸口一闷,不省人事。


朦胧中,任剑南觉得全身暖洋洋的,仿佛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之中,耀眼的光线刺激着他的眼皮,一阵阵温柔的轻风抚在他的面颊上,随风起舞的发丝轻轻搔弄着他的肌肤。
他幽幽转醒,支撑着快要散架的身体缓缓站起来,环视四周。
他身处于一片幽静的树林之中,身边四下无人,斑驳的阳光从茂密的枝叶缝隙间撒落,他耳听得流水淙淙,便朝着那声音往前走出几步,不过多时便看到一条从林间流过的清澈小溪,一个红衫少年躺在溪边昏迷不醒,正是傅剑寒。
任剑南走上前去,在傅剑寒身边蹲下,抚摸着他的脸颊,傅剑寒眼皮抖了几下,微微睁开眼睛。
两人互相搀扶着站起,由于四肢酸痛身体不便,他们只能缓缓地走。他们顺流而下走出一段路,眼前忽然豁然开朗,一片平坦开阔的草原映入眼帘。微风拂过,长至脚踝的绿草在阳光下泛起滚滚碧波。极目远眺,远处的天都峰正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处处断壁残垣零零散散错落有致,从那些残存的石拱门和石壁造型上,依稀能辨认得出是圣堂的遗迹,想不到偌大一个圣堂,消失之后竟只留下了一片废墟。
傅剑寒走到那残垣断壁之中,视线忽然被一件物事吸引过去,他侧头一看,原来是两截被一分为二的圣堂之钥静静地躺在石阶上,他走过去将钥匙捡起,握住手中,不知是因为沐浴在阳光下的缘故,还是持有钥匙者的体温仍然残存,他只觉得这圣堂之钥握在手中无比温暖。

钥匙仍在,可是他的主人却又在哪呢。
这个答案恐怕再也没有人知晓,因为见证了一切的圣堂已不复存在。

傅剑寒紧紧地将钥匙握在手心,转过头去,只见任剑南伫立在他身后,胸前的那道蝴蝶状的印记在阳光下微微散发着温柔的光芒,傅剑寒心中一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胛骨,同样感觉到了那微弱的热度。

「他就在这里——」
任剑南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轻声道。

傅剑寒怔怔地望着他,终于流下泪来。

<尾声>

天都峰一战,你与傅剑寒以及任剑南等人阻止了正邪两派的恶战,在你们的努力下伤亡没有进一步扩大,武林正道与天龙教之间的纠纷和恩怨也得到了化解。不仅如此,你成功说服江天雄退兵,挽救了天都峰上所有人的性命。
然而,那之后你却与消失的圣堂一起,彻底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圣堂浩劫之中,傅剑寒与任剑南得以幸存,从此他们携手闯荡江湖,游历四方,在各地积极不懈地搜寻着关于圣堂的消息,潜心研究圣堂之谜,等待着圣堂的再一次出现。
多年后,圣堂重现于世的传言喧嚣尘上,傅剑寒与任剑南怀着舍弃一切的觉悟,一人手执半截圣堂之钥,再次踏入圣堂,解开了尘封在圣堂深处的最后封印……


杜康村外有一处世外桃源,那里幽谷鸣涧,鸟语花香,芳草萋萋,宛如仙境。
傅剑寒与任剑南在这里停留已有一些时日,他与任剑南通过圣堂来往来于各个时空,寻访东方未明的下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当他们委顿不堪心灰意冷之时,就会回到这个地方,小憩几日,待精神振作之后再整装出发。
时值春寒料峭的三月,傅剑寒一大早便出门钓鱼,直到傍晚夜幕降临才归来,一踏进幽谷,便听得琴声悠扬,便知又是任剑南在抚琴抒怀,思念故人。他走到湖畔,耳听琴声缠绵,不由得思绪万千。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傅剑寒听得出神,情不自禁地喃喃低语。
春去秋来,一转眼十年过去,前路漫漫,何时才是尽头。
傅剑寒缓缓抽出背后长剑,挽了个剑花,伴随着悠扬的琴声,在湖边舞了起来。

「这位兄台真是好剑法。请问如何称呼?」
一个熟悉而年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傅剑寒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浑身一震,站定在地,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他缓缓地转过身来,下一个瞬间,手中的长剑竟滑落在地。
一位”少年”伫立在月光下,”少年”一身蓝衫,一束俏皮的马尾束在脑后。他剑眉星眸,面若桃花,英姿飒爽,时间在那张年轻的脸庞上仿佛静止了一般。不,静止的也许不是他的时间,是傅剑寒和任剑南已不再少年。

任剑南手轻轻一抖,琴音戛然而止,空旷的山谷之中只闻流水鸣涧,鸟语虫声。

这正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完>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コメントフォーム

以下のフォームから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