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得天龙教,傅剑寒忍不住问「未明,你打算怎么说服江天雄?此战他是有备而来势在必得,恐怕不会轻易听你的话乖乖离开吧?」
东方未明道「江天雄既然是冲着圣堂来的,那我们也只能以圣堂作为谈判的筹码。」
傅剑寒摸着下巴寻思了一会儿「你的意思是,用圣堂之钥为诱饵,来一招调虎离山之计?」
东方未明点头道「或者以钥匙为条件,设法让他下令撤退也行。」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任剑南忧心忡忡地道「江天雄觊觎圣堂之力已久,再加上他老谋深算,也不知会使出什么阴谋诡计,若真的被他抢走钥匙进入圣堂岂不是很危险?」
「所以我决不能把钥匙给他,如果两把钥匙都落在他手中,我们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听到东方未明这句话,傅剑寒和任剑南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对视一眼。
东方未明也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们,奇道「怎么了?」看两人不说话,东方未明了然于心地笑道「哦哦~我知道了,你们该不会是怕了吧?所以我就说一个人去比较好啊,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哦?」
傅剑寒忽然抬起头来,眼中竟微微蕴含着怒火,压着嗓子道「正好相反!你这根本就是去送死!为什么明知道九死一生还要独自一人冒这样的风险!」
东方未明没想到傅剑寒突然这么生气,只好讪讪笑道「别说得我好像很没出息一样好吗,我完全没打算要送死,只是眼下只有这个方法胜算最大而已。我对自己可是很有自信的哦。」
任剑南眼神中一瞬闪过一丝悲伤,随即镇定下来道「剑寒兄的心情我也非常理解,不过未明兄说的也没错,的确只有这种方法才能把伤害减到最小……」
傅剑寒激动地大声反驳「不对!这才不是什么把伤害减到最小,只不过是在逞英雄,到头来只会白白丢掉自己的性命!」
傅剑寒眼眶一红,别过头去,紧紧攥着的拳头正微微颤抖。
任剑南抚着傅剑寒的肩膀柔声道「正因如此我们才必须陪在未明兄的身边,好好看着他,不让他乱来不是吗?」
傅剑寒咬咬牙,抬起眼睛怨愤地瞪着东方未明,隔了半晌才松了肩膀的力气,低声道「抱歉,我有些激动过头了。」
东方未明知道傅剑寒和任剑南都是打心底地为自己好,不由得胸口一热,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只说了句「剑寒,南弟,我知道你们为我好……谢谢你们。」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桥头,虽然天意城的炮火威力惊人,但是装填弹药也需要时间,东方未明趁着对方停止攻击的这段空白的时间段,朗声对着桥对面道「在下东方未明求见城主,有要事相谈。」
话音落了没一会儿,桥对面的敌人阵营中便缓缓走出来一人,那人头戴面具,一袭黑衣,裸露着半边布满纹身的臂膀,正是天意城城主江天雄。他站在桥头,放声大笑「我道是谁如此胆识过人,竟敢独自前来与我天意城叫阵,原来是东方少侠。咱们可算是好久不见了吧?东方少侠不仅洪福齐天,还有世外高人相助,实在是让人羡慕得紧啊。」
东方未明知道他在讽刺那天在洛阳地宫被北丑和徐子易搭救的事,也不生气,只是笑道「不敢当不敢当,未明能有今天全都是托了您老人家的福,说起来未明还得好好感谢江大侠,要不是那日中了江大侠的幻术,未明说不定现在还不知道杀害我爹娘的人是谁呢。」
江天雄冷笑一声,道「感谢就不必了,东方少侠到底有何指教请说吧。」
东方未明躬身行礼道「指教不敢,只是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江大侠能够成全。」
江天雄呵呵笑道「你想要我退兵。」
「江大侠果然料事如神。」
「不过你应该知道要让我退兵可没这么简单。」
「未明知道江大侠这次是有备而来,没那么简单说走就走,而且未明还知道,江大侠是为了什么而来。」
江天雄大笑「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这个小鬼,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东方未明,把你手中的那半截圣堂之钥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
东方未明见江天雄已摊牌,便也不再跟他假惺惺套近乎,开门见山地道「想要我手中的半截圣堂之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需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江天雄冷笑「小鬼,你凭什么认为你有资格与我谈条件?」
东方未明淡定地道「的确,从如今这阵势来看,天意城人多势众,如果硬碰硬的话我方胜算不大,不,应该说是几乎等于以卵击石。但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那就是另一码事了。」
江天雄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沉默下去,东方未明看到他的反应,心中更加笃定,继续道「因为我一个人的话随时都可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江天雄,虽然你有这么多手下,但是你却没有信心从我手中夺走那半截钥匙,否则你根本不会费这么大阵仗地跑来天都峰围攻正道武林,只需要找机会跟踪我,把我做掉抢走钥匙就可以了,但是你办不到,你要是能办得到的话,几个月前我偷听到你是天意城黑幕的时候早就被你给杀了,你也不必让江瑜来劝诱我加入天意城。上次在洛阳地宫你以为你终于可以把我干掉,却没料到我又这么好运被北丑他们救走,所以你走投无路,这才不得不兴师动众,用天都峰上这么多人的性命来要挟我,因为你觉得我不是只为保全自己性命不顾他人性命之人,若以我的兄弟朋友师门的性命来要挟的话,我一定会交出圣堂之钥,是也不是?」
江天雄沉默良久,忽然仰天大笑起来,道「东方未明,看来我过去真是小瞧了你。也好,既然你已经看得这么透,那我也就不再和你多费唇舌。你所谓的条件不就是退兵嘛,那有何难。只要你交出那半截圣堂之钥,我天意城立刻撤出这天都峰,不留一兵一卒。」
东方未明摇摇头道「光是这样这可不行,倘若我给了你钥匙,你却出尔反尔怎么办?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江天雄听东方未明质疑自己说话不算话,心中不爽,黑着脸道「那你想怎样?」
东方未明道「条件不多就两个,一是现在立刻把你的火炮销毁,炸掉的话……太危险了,我看就直接统统扔下山去好了吧,现在立刻扔下去。」
「你……!」江天雄刚要发作,但一想到圣堂之钥,只能按下怒火,无奈地举起手来,向身后众人挥了一挥,道「就按他说的去做。」
那些炮兵们一个个脸色大变,面面相觑,但城主毕竟是城主,他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最后炮兵们只好乖乖地将火炮一个接一个地推下山谷。
江天雄道「第二个条件是什么,说。」
东方未明点头道「你若去圣堂必须由我陪同。用你我手中的钥匙合二为一,打开圣堂之门。」
江天雄沉吟半晌,刚要开口,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从东方未明背后传来「光是他一个不行!」
东方未明转头,只见傅剑寒和任剑南各自上前一步,傲然立于他身旁两侧,朗声道「我们也要同去!」
江天雄瞥了傅剑寒与任剑南一眼,心里寻思着自己的目的是进入圣堂,想方设法得到圣堂之秘。至于那三个小鬼,看起来性格耿直纯良,料想也搞不出什么幺蛾子,只需打开圣堂之门后一并除掉便是,于是咂舌道「随你们的便。」


江天雄果然信守承诺,将所有天意城的手下从天都峰撤走。

「说起来,这圣堂要怎么去呢?」东方未明双臂交叉抱在胸前,侧头道。
江天雄有点讶异地反问一句「北丑没有告诉过你么?」
「没有啊,他只说只要集齐两把钥匙就可以去圣堂,但却没说怎么去。」
江天雄呵呵一笑,道「你们随我来。」

三人随着江天雄来到天都峰山脚下一处小树林,东方未明奇道「这里就是圣堂所在地?」
江天雄摇头道「不,圣堂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带你们来这里不过是因为不想被其他人打扰罢了。因为那里不是一个实际存在的空间,而是由人的内心构造出来的一个异空间。」
东方未明更奇了,道「可是每个人内心都不一样,岂能统一?」
江天雄道「我所说的内心当然不是随便谁的内心都可以。」
任剑南道「我懂了,是持有钥匙的人对吗?」
江天雄看了任剑南一眼,笑道「任少庄主果然脑子灵光,不错,圣堂正是由持有钥匙的人的内心所构造出来的空间。一旦这个空间被具现化,那么所有人都能够踏足这个领域,只不过没有钥匙的话无法开启最深处的那道圣堂之门。」
傅剑寒道「那么我们要如何让圣堂具现化?」
「这个简单,东方未明,你与我都要闭上眼睛,只需集中注意力,想着要进入圣堂即可。」
东方未明闭上眼睛,按照江天雄所说的在心中默念了几遍。

「好了,睁开眼睛吧。」
江天雄话音刚落,东方未明便睁开眼睛,明明刚才自己还身处小树林,现在四周却一片黑暗,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之后,才慢慢辨别出眼前的景象。
「这里……就是圣堂?」
第一次来到圣堂的东方未明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
这是一个奇妙的石洞,身处其中时视野总是在不停地扭曲,仿佛整个石洞都浸在水中一般,四周石壁上零零星星的灯火照亮了昏暗的前路。说它是石洞,它有石阶石墙之类的貌似人为修建过的痕迹,说它是建筑,那些随处可见的乱石堆却又杂乱得毫无章法。
任剑南望着那些悬浮在空气中的细碎的石块,惊叹地道「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以想象世间竟真的有这等奇妙之事。」
江天雄道「不管是持有钥匙的人是谁,圣堂都是一个广阔而复杂的空间,第一次来的人如果不是拥有钥匙的话多半都要迷路很久,你们几个随我来。」
说罢江天雄一人走在前面,带领着东方未明等人往圣堂深处走去。傅剑寒跟在他身后,眼神警惕地盯着江天雄的一举一动。
这个石洞有着深奥广阔的空间和许许多多的岔路,江天雄带领着东方未明他们七拐八弯,走了大概半个时辰,才终于看到昏暗的洞穴前方发出幽绿幽绿的光亮,往前走几步拐个弯,视线豁然开朗,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宽阔的空间,最远处的中央有一道发着绿光的门,东方未明走上前去,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场,仿佛是磁场的排斥作用一般,让他无法靠近。他定睛一看,那道散发着绿光的屏障其实并不是门,只是一道光壁。

江天雄道「这就是圣堂之门,圣堂之秘应该就隐藏在这扇门的里面,只是现在我们还没办法进入。」
东方未明奇道「为什么?我们不是两把钥匙都有了吗?」
「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必须用这两把钥匙解开两处封印。」江天雄转过身,指着左边的一条岔路口道「跟我来。」

四人沿着左边蜿蜒的岔路又走了数十丈路来到道路尽头,一个被笼罩在耀眼绿光之中的祭台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就是你说的封印?」
「没错,这是其中一个。」
说着,江天雄走了过来,当他靠近那祭台的瞬间,他的怀中便开始隐隐发光。
「这是圣堂之钥正在与封印产生共鸣。这圣堂一共有两处封印,只要走近封印,与其对应的钥匙就会发光发热,产生共鸣,只有当两个封印都产生共鸣,圣堂之门的封印才会被解开。」
他说完之后没多久,笼罩着祭台的绿光便渐渐黯淡了下去,直到最后消失殆尽。
傅剑寒疑道「你对这条路这么熟,是因为这是你内心构造出来的空间的缘故?」
江天雄道「不错,因为这半截钥匙在我身上,所以我只需靠本能就能走对方向。」
东方未明了然于心地道「我懂了,所以接下来就轮到我找到另一处封印,用这另一截钥匙去解开封印对吧。」
「不错,另一个封印应该就在圣堂之门的右侧,我们跟着你走便是。」
于是这下轮到东方未明走在前方带路,果然,就像江天雄所说的那样,东方未明只是凭直觉地走,便很快找到了第二处封印。东方未明一走到那祭坛前,就感觉到怀中的钥匙在隐隐发热。
「原来这就是共鸣?」
发热的钥匙与封印产生共鸣了一会儿,笼罩着祭坛的绿光就像刚才的那个封印一样渐渐黯淡下去,最后也消失殆尽。

「这样两个封印就都解开了吧!」
东方未明说着刚要转身,忽然感觉到背后一阵阴风袭来。
「未明小心!」
傅剑寒声音未落,东方未明便条件反射地侧身闪过,只见人影骤然一晃,江天雄霎那间欺近身来,一掌拍向东方未明胸口。
刷的一声,傅剑寒与任剑南的剑同时出鞘,两人身形如电,一左一右地挡在东方未明面前。
江天雄后退一步,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只听得风声倏倏,黑暗中忽然闪现出几个人影,一字排开站在江天雄身后,正是狂浪毒和江瑜。

东方未明一脸鄙夷地道「为了夺我手上的钥匙还特地叫了增援过来。」
傅剑寒道「看他们来的这速度,恐怕是一开始就跟在我们身后了。」
江天雄呵呵一笑,道「要不然三打一我岂不是太亏了?另一截钥匙给我,或者你们三个人一起去见阎王,你自己选吧。」
任剑南手中白晶剑一横,凛然道「无耻狗贼!休想伤我未明兄!想要圣堂之钥,先问过我与剑寒兄手中的剑再说!」
「哟~任少庄主,一段时间没见胆儿倒是越来越肥了呢。」浪一阵高笑,掩着嘴角媚眼如丝道「你难道忘记了上次你是怎么被我们三个人打得狼狈不堪,最后还连累你未明兄中毒的事了么?」
毒嘿嘿阴笑「看来任少庄主要多吃几次苦头才长记性呢。」
任剑南不急不躁,只沉声道「此时不同彼时,你们有胆量倒是一齐杀过来试试看?」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一触即发之时,忽然间,江天雄浑身猛地一颤,单膝跪下。
「爹!你怎么了!?」
江瑜反应快,立刻冲上去扶住父亲的肩膀,仔细察看。却见那江天雄只手扶额,面如火烧,呼吸加快,汗如雨下。
「身体……好热……!!!」江天雄痛苦地咬着牙,似乎在拼命地忍耐。
巧的是与此同时,东方未明也是忽然感到胸口一震,身上的那半截钥匙骤然升温,变得又热又烫。大脑忽然变得迷迷糊糊,一瞬间仿佛天旋地转,差点站立不稳。
「未明!!」
傅剑寒察觉到他样子不对,连忙伸手扶住他的肩膀。
「……好烫……好热……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不停地涌入我体内。」
任剑南也赶到东方未明身边,看到他这副模样,忽然脸色一变,道「难道……是圣堂之力??」
傅剑寒疑道「圣堂之力?」
任剑南点点头「我猜多半是,我们刚刚打开了圣堂之门的封印,未明兄和江天雄就同时出现相同的反应,这不正是因为圣堂之力被释放出来的缘故么?」
傅剑寒惊道「是了,正好他们两个的身上各有一半钥匙!莫非圣堂之力是以钥匙为媒介传递到当事者的体内??」
东方未明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他虽然依稀听到任剑南和傅剑寒的声音,但是由于耳朵里嗡嗡作响,两人的说话内容他完全听不清楚,只能有气无力地靠在傅剑寒身上。
傅剑寒感觉东方未明体温异常,便伸手去探他额间,手触碰到肌肤的瞬间仿佛被火烧一般滚烫。
「未明正在发高烧!这也是圣堂之力的副作用吗!?」
东方未明额头虚汗直冒,满脸通红,气喘如牛,不管任剑南和傅剑寒在东方未明耳边怎么呼唤他的名字,东方未明都好像没听到一样,只是口中喃喃自语,不知所云。
「未明兄看起来好像有点神志不清,这可怎么办!」
任剑南正不知所措,忽然傅剑寒望着他的脑后,大叫一声「剑南兄小心!」说着手中长剑刷地飞了出去,擦着任剑南的发梢击中他身后正准备偷袭他们的毒。
傅剑寒一跃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飞身横扫一腿将毒踢飞到数丈之外,接住脱手的长剑,剑尖一抖,背对任剑南与东方未明道「剑南兄,这里交给我便是,你带未明赶紧离开这里。」
任剑南望了一眼一旁的江天雄父子,虽然这两个人看样子暂时不会加入战斗,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傅剑寒一人对付狂狼毒虽然应该没问题,但是再加上个那边的父子俩就有点让人担心。可是眼下东方未明的情况十分危急,而傅剑寒和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才能抵御圣堂之力,如果不趁早离开这里的话不知道东方未明的身子能不能撑得下去,真可谓是进退两难。
任剑南咬了咬牙,心一横抬头道「剑寒兄!你一定要坚持住,等我把未明兄安置好,一定回来帮你!」
傅剑寒微笑道「不用担心我,你快带未明走吧,我来掩护你们!」
任剑南点点头,弯下腰来将东方未明的手臂扛在肩上,另一只手搂住他的腰,施展轻功向出口的方向奔去。
狂疾驰上前,大喝一声「哪里跑!」,双掌虎虎生风地向任剑南扑去,傅剑寒挺身而出挡在他面前,一剑刺出,擦着狂的肩膀而过。
毒与浪当即也飞身而入,紧接着江瑜也赶了过来加入战斗,四人将傅剑寒团团包围,霎时之间杀气四起,五个影子在刀光剑影中激烈交错,斗得不可开交。
毒一边吐着毒雾一边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真觉得你一个人能打得赢我们所有人?」
傅剑寒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完全没把这几个人放在眼里,再加上此时他肩胛骨上的烙印滚烫不已,知道自己有眷属之力加持,心中更是充满自信,一招一式挥洒自如。他侧身躲开毒雾,弯腰回避狂的攻击,剑锋疾出格开江瑜的双掌,微笑道「我傅剑寒贱命一条,死算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倒是你们,江天雄现在已经这样,你们却还想着要抢圣堂之钥?」
江瑜道「圣堂之钥乃是父亲毕生所愿,看得比性命还重要,我身为他的儿子,这样做也是为了达成父亲的梦想,再说,我父亲才不是会败给圣堂之力的等闲之辈。」
江瑜讲这些话的时候虽然表面上镇定自若,但是声音却在微微颤抖,傅剑寒知道他其实心里也没底,很可能江天雄早就料到这一切,所以事先吩咐过江瑜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以圣堂之钥为优先。对于江瑜来说,他肯定担心父亲的安危,只不过父命如山,所以才不得不先考虑将圣堂之钥弄到手而已。
不过傅剑寒还没有同情心泛滥到会原谅他们父子俩,毕竟他们是将东方未明逼到这份上的罪魁祸首。眼下东方未明生死未卜,要说傅剑寒全然不担心那绝对是假的,但是他相信任剑南一定会保护好东方未明,而自己的任务就是阻止这四个人,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绝对不能让狂毒浪和江瑜追上去。想到这里,傅剑寒顿觉了无牵挂,他取下腰间的酒葫芦,仰首豪饮一口气将酒喝了大半,再将剩下的酒洒在自己的剑上,便将空葫芦随手一扔,用手臂擦了擦嘴角,甩着剑尖陡然刺向敌人的要害,他半分醉意半分清醒,将生死置于度外,所以每一招每一势都有种要与对方拼命的架势,狂浪毒和江瑜虽然功夫均是不弱,但是面对不要命的傅剑寒,竟也变得缚手缚脚,疲于招架全无还手之力。

一阵恶斗之后,傅剑寒身形如闪电般来回一阵穿梭,狂与毒便被击飞出数丈之外,倒在地上呻吟不起。
「嘿,傅小哥,你比上次见面时又厉害了许多啊,到底是怎么练的。」
浪虽然堪堪招架得住,但额头上也浸满汗珠,气喘吁吁。
江瑜咬牙道「你还没看出来?傅剑寒和任剑南一样,都是东方未明的眷属,武力与之前相比自然是更胜数倍!」
「哦哦~~原来如此啊!」浪闻言眼角一弯,意味深长地拉长声线,媚笑道「我说怎么傅小哥看上去比以前多了几分色气,原来是与那东方未明有眷属之情。怪不得不惜置自身于险境也要让东方未明先走,当真是情深意重,姐姐我好中意你,你就别跟那东方未明了,跟姐姐走吧~」浪呵呵一笑,冲着傅剑寒抛了个媚眼。
若是在平常,傅剑寒绝对要被浪恶心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此时他醉醺醺地也不以为意,只云淡风轻地道「你中意也没用,傅剑寒生是东方未明的人,死是东方未明的鬼。」
说完,他飞身而起横扫一剑,使出一招霸王别姬,江瑜与浪招架不及,被剑气伤了要害,倒地不起。

这下他们四个人都被干翻了,就在傅剑寒刚想松一口气的时候,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整个石洞竟然被震得摇晃起来。
傅剑寒一个摇晃单膝跪地,剑尖嗖地插在地上,他紧握剑柄,一只手捂住耳朵,看着前方。

忽然间人影一闪,下一秒,一个火热又坚硬的大手就抵在自己的颈脖上。
傅剑寒抬起头来,看着脸冒绿光,凶神恶煞的江天雄,感觉胸闷气短,呼吸困难。
「交出钥匙来!交出钥匙来!!」
江天雄两只眼睛里完全没有焦距,空洞无神,但是全身笼罩在一股极其强烈的煞气之中,仿佛被鬼怪附身一样神志不清,只是一个劲地念叨着交出钥匙。
傅剑寒拼尽全力地伸腿一蹬,将江天雄一脚踢飞,他侧身滚开,摸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他转头一看,只见江天雄已经爬了起来,但却不朝自己这边过来,而是发了狂一样地到处搞破坏,时而掌击四周的岩石,时而满地打滚。江瑜扑上去抱住江天雄的腰,叫道「爹!你醒醒!爹!」
但是江天雄却对江瑜的叫喊声充耳不闻,扯开江瑜的手臂,用力一甩,江瑜便猛地撞在背后的石壁上,吐出一口血。
「他疯了吗?」
傅剑寒心中犹疑,当下不敢轻举妄动,只静静地在一边观察。

江天雄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认不清自己也认不清别人,满脑子里只有夺回圣堂之钥这一个念头。他冲到狂与毒的面前,抓住他们的脖子,一手一个地将他们提起来,怒道「说!钥匙在哪!快交出来!」
「爹!!他们没有钥匙!你快醒醒!!」
江瑜捂着心口,在背后痛声叫道。然而江天雄却还是如同没听见一般,两只手不停收紧。
狂与毒本来就已经奄奄一息,再被江天雄这么一掐,只挣扎了一下,便再也不动了。
浪看到狂与毒被活活掐死,心中大骇,转身便要逃,却被身形如电的江天雄挡住去路。
「你想逃!?你想带着钥匙逃到哪里!?」
江天雄面如罗刹,吓得浪一时间竟动弹不得,江天雄抬起手来,对准浪的天灵盖一掌劈落,浪顿时七窍流血,身子一软,倒在地上,竟也断气。

转眼之间,狂浪毒这三大天意城高手均横死在江天雄的手下,傅剑寒在一旁看着,惊呆得发不出声音,至于江瑜,更是面如死灰,全身颤抖。
已经丧失理智的江天雄当然也不会放过他,当看到江天雄朝江瑜扑过去的时候,不愿看到父子相残的傅剑寒终究是不忍地闭上了眼睛。只听得江瑜一声闷哼,最后便也归于寂静。
傅剑寒缓缓睁开眼睛,注视着披头散发,满手鲜血的江天雄。
说来也奇怪,虽然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是如此触目惊心,但他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害怕,不仅如此,他还在心里庆幸东方未明离开了这里。傅剑寒提着手中长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堂堂正正地直视江天雄的双眼。
「一代大侠,只为了一把破钥匙,最后竟落得失心发疯手刃至亲的下场,实在可悲可叹。」
江天雄不理会他说什么,也听不懂他说什么,只是一声狂叫,挥出一掌向傅剑寒扑来。
傅剑寒全神贯注地横剑一挡,却被一股雄劲的掌风逼退到数丈之外,虎口被震得巨痛无比,心想不愧是圣堂之力,简直与原来的江天雄判若两人,而且这只是一半,要是东方未明那另一半也落在了江天雄的手上,后果肯定更加不堪设想。

还没等傅剑寒站定江天雄便又逼上前来,双掌齐出,傅剑寒侧身闪躲,哪知江天雄速度更快,仿佛像是知道他下一招会如何行动一样,彻底封死傅剑寒的退路,傅剑寒身中数掌,只能越打越往后退,直到被逼至墙角,眼见江天雄一掌落下,傅剑寒咬牙俯身下冲,挥剑砍向江天雄的下盘,趁江天雄侧身闪躲之际飞身斜出,滚到其背后数丈之外。
傅剑寒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背上的烙印突然间异常地滚烫,仿佛感知到他的生命危机一般躁动不安。傅剑寒心中一暖,伸手到背后轻轻抚摸,柔声道「别担心,剑寒一定会活着出去……去见你。」
仿佛抚摸着如影随形的心爱之人一样,傅剑寒顿时情绪高昂,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长剑一甩,决然一笑道「在见到你之前,我傅剑寒说什么也不能死!」
说罢他举剑齐眉,闭上眼睛,眼前顿时浮现出杜康村那一晚与东方未明在湖畔比剑时的情景,仿佛东方未明真的就在自己的身边,与他共同进退,傅剑寒心如止水,澄澈如镜,全神贯注地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一点,对面传来的各种细微响声和动静都清清楚楚地被他的耳朵捕捉,就在他睁开眼睛的同时一剑疾出,这一剑不但破了江天雄的杀招,还把江天雄胸膛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江天雄血流不止,但他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像是念咒一样地不停重复着「给我钥匙给我钥匙」,披头散发地向傅剑寒再次扑上来。傅剑寒大吃一惊,连忙挥剑挡格。
虽然傅剑寒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但他毕竟神志清楚是个正常人,能感觉到疼痛,不似江天雄这般,已经彻底化身为被执念支配的恶灵。即便傅剑寒有以死相拼的觉悟和勇气,也终究是敌不过一个会流血的兵器。在江天雄的疯狂攻击下,傅剑寒坚持了几回合,终于感觉到了体力的极限,在拼尽全力地抵御住江天雄直取他要害的一掌之后,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他感觉到头顶上一阵凌厉的掌风,条件反射地侧头,这一掌便硬生生打在他的肩膀,将他打得滚出去老远,傅剑寒感觉五脏六腑仿佛浸入熔浆一般,浑身火热难耐,痛不欲生。
傅剑寒咬咬牙,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可是江天雄却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走上前来伸出左手将他整个人从地上提起。
「给我钥匙!!!」
江天雄一声长啸,右手一掌击在傅剑寒胸口,傅剑寒猛地撞在石壁上,哇地又吐出一口鲜血,全身骨架如同散架一般。他躺在冰冷的地面,视野越来越暗,呼吸越来越困难。

朦胧间,他仿佛听到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在耳边呼唤,傅剑寒拼命地想要睁眼去确认,无奈眼皮却越来越沉重。
「未明……是你吗?」
傅剑寒最后只依稀地看到一个酷似东方未明的轮廓,他拼尽全力地向那轮廓伸出手去。
「你终于……来接我了吗?」
傅剑寒虚弱一笑,手停在半空,最终却还是落了下去。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コメントフォーム

以下のフォームから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