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未明一行人来到天都峰,顺着蜿蜒崎岖的山道往上走,一路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不少人就这么横躺在山道上,有的昏迷不醒,有的血流呻吟不止,有的躯体已经冰冷僵硬,这些人里面有天龙教教徒,也有武当少林等正派弟子,与此同时山道前方的喊杀声与刀剑交接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

「看来是两败俱伤啊……」任剑南心有不忍地别过脸去。

目睹此情此景,东方未明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了,之前他中了江天雄的幻觉时也曾看到过这样的天都峰——残阳如血尸横遍地,还有那个喊着要为兄弟报仇,一剑刺穿自己的心脏的傅剑寒。眼前那个红色的背影与幻觉中的他重叠在一起,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到底哪边才是是现实。
「未明,你还好吗?」傅剑寒见东方未明神情恍惚,不禁担心地握住他的手。
傅剑寒的手温暖而有力,仿佛在告诉他这不是幻觉,自己就在这里,就在他身边一样。
「你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东方未明心中宽慰了许多,摇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担忧抛开。
「不用,我没事。」
东方未明捏了一下傅剑寒的手,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想大概是因为昨天夜里太激烈了。」
傅剑寒脸一红,伸手推开东方未明的脑袋,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原来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真是白担心了。」
说完傅剑寒就一个人快步走到了前面,将东方未明抛在身后。
任剑南看着傅剑寒的背影,莫名地问「剑寒兄怎么了。」
东方未明正色道「剑寒慈悲为怀,急着去救人,我们也快走吧。」

穿过吊桥,来到天龙教大殿前方的广场,东方未明一眼便看见了大师兄谷月轩。他看上去并没有受很重的伤,只是从他紧锁的眉头来看,情况似乎不容乐观。
东方未明顾不上其他人,率先奔到谷月轩面前。
「大师兄!」
「未明师弟!?」
看到东方未明忽然出现,谷月轩显得相当意外。
「大师兄,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
大概是由于上次在武当山上不欢而散的缘故,谷月轩一开始表情有些尴尬,但是看到东方未明心无芥蒂的样子,他便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只是伤了皮毛,并没有什么大碍,你怎么会在这儿??」
谷月轩不解地望着东方未明和他身后的天王。
「这位是……」
「大师兄,他就是天王。」
东方未明话音刚落,包括谷月轩在内的周遭人群中都发出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看来没有人会想到传说中被囚禁在少林寺的天王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师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师兄,我此次前来,是为了帮助天王,阻止正邪两派的这场战斗的,个中缘由说来话长,容我日后再向你细细说来。」
「没错,眼下的当务之急是阻止这场无谓的战斗。」天王站在东方未明的身后,脸上笼罩着一层阴霾「不过看样子……我们好像来晚了。」
顺着天王的视线看去,东方未明才注意到天龙教中的战况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惨烈。天龙教大殿前方的广场上,数十号人聚集在一起,其中,以无因、柯降龙为首的武林正派人士之中还在战斗的只剩下寥寥数人,而且看起来每个人都身负不同程度的伤势,无因和柯降龙面色发白,伤势不浅,大概只能使出三成不到的战斗力。
然而天龙教那一边,龙王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夜叉、摩呼罗迦也受了重伤,只勉强留着一口气。其他人都已经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没了反应。然而只有一个人看上去毫发无伤,那就是玄冥子。而且奇怪的是,站在玄冥子的身后还有天剑门和绝刀门这样的名门正派,但又唯独不见荆棘的身影。
东方未明莫名其妙地道「这是什么情况?」
谷月轩摇头「也不知怎么的,打着打着,天龙教竟然内讧起来,龙王被玄冥子暗中偷袭,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天剑门,绝刀门,百草门,唐门和八卦门都跟着玄冥子跳反了。」
东方未明难以置信地道「为什么?玄冥子背叛了龙王也就算了,怎么那些名门正派人士也跟着他跳反?」
东方未明正自纳闷,忽听得玄冥子一阵大笑,道「那是因为他们都服了我的唯我独命丸,不得不听命于我。」
唯我独命丸,一听到这个词的瞬间,东方未明脸色就变了,这个东西也曾经出现在他的幻觉里,他下意识地看了任剑南一眼,幻觉中的自己为了控制任剑南的身心而逼他吃下了这种药,令他痛不欲生。
当然,现实中的任剑南并不知道这一切,他见东方未明有所反应,也只是茫然地望着东方未明道「未明兄,莫非你知道这是什么药?」
虽然那只是幻觉,但毕竟也是一种真实存在的可能,想到这里东方未明还是觉得有些愧疚,对任剑南低声道「是一种令人痛不欲生的药,对不起,南弟。」
任剑南果然不懂,歪了歪头又问「为什么说对不起?」
东方未明苦笑着没接话,随即转头道「玄冥子,你的目的是什么?」
玄冥子一阵冷笑「我玄冥子投身本教几十年来一直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勤勤恳恳,本教如今在江湖上能有这般响亮的名气,论功劳我若称第二谁敢称第一?厉苍龙他坐这教主之位这么久,也该退位让贤了。只有在我的统帅下,天龙教才能千秋万代,一统江湖!」
东方未明一脸鄙夷地看着他「所以你就用卑鄙的手段扩充自己的势力,然后趁正邪两派火拼到两败俱伤之际暗算龙王,篡位夺权么?」
「卑鄙?那是他们技不如我,我本来就无意为难他们,只要他们服从我的命令,这唯我独命丸的解药我一定会按时让他们服下,何来卑鄙之有。」
「住口!」东方未明站起身来,拔出腰间长剑,怒道「玄冥子,你先害死了我的爹娘,又怂恿我二师兄背叛师门,现在又谋害自己的教主,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立于万人之上,更不配称霸武林!」
话音刚落,只见那玄冥子身影一闪,下一秒就出现在东方未明面前一掌拍向他的胸口,东方未明躲避不及,被震得后退几步,所幸他内力深厚,所以这一掌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伤害。与此同时,傅剑寒与任剑南手中的剑唰的一声地出鞘,东方未明手臂一伸拦住想要上前助阵的两人「你们不要插手,这个人,由我来亲手解决。」
同时他又对天王道「前辈,无因方丈和柯前辈就拜托您去说服了,这边交给晚辈就好。」
天王点点头「孩子,你千万小心,玄冥子手段阴毒,没那么好应付。」
东方未明微微一笑,道「晚辈自有分寸,前辈放心。」
玄冥子一听这话立刻沉下脸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惹恼我了,我今日定要你死得好看。」

玄冥子全身瞬间被戾气笼罩,一招摧魂腐心掌直取东方未明要害,然而对于学过毒功的东方未明来说,玄冥子的招式套路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所以尽管玄冥子内功不俗出手狠辣,但只要小心应付还是能够一一化解。

这样交手几个回合下来,东方未明便几乎看穿了玄冥子的深浅,也懒得继续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手中长剑往上一挑,寒光陡闪,霎那间疾风四起,正是独孤九剑中的荡剑式。玄冥子身影摇摆左右闪避,东方未明剑随身走,紧接着又是一招破掌式,剑尖直指玄冥子掌心,速度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完全不给玄冥子一丝喘息的机会,眨眼间剑光一闪,玄冥子右臂中剑,一个踉跄单膝跪倒在地,下一秒东方未明的剑尖已经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玄冥子,你输了。」东方未明冷冷地道。
玄冥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得浑身发抖,仿佛不能接受自己竟然败在自己的师侄手下这一事实。他低头沉默了一阵,忽然抬起头来,露出一脸谄媚的笑容。
「未明贤侄,看在你我师出同门的份上高抬贵手吧!要不这样好不好,只要你放过师叔,加入我天龙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天龙教的圣教主,有你这样的胆识和身手,带领我教一统江湖称霸武林绝对不是梦想!」
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的东方未明目瞪口呆地看着玄冥子,心想这人一定是脑子坏了,竟然想得出用天龙教教主之位作为交换条件求自己放他一马。
东方未明仰天大笑「我对天龙教教主之位什么的一点也不稀罕,也不想称霸武林,我可不是我那笨蛋二师兄,你这招骗得了他,可骗不了我。」
说罢他长剑回鞘转过身去「天龙教教主什么的还是留给你吧,不过说真的,龙王再怎么老弱病残也总比你这人渣要强上千万倍,纵使你是我杀父仇人又怎样,杀了你没的污了我的剑。」
「说得好!」傅剑寒在一旁看得好不痛快,拍手大笑。任剑南也忍俊不禁,掩着嘴角偷笑。
玄冥子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盯着东方未明。
忽然间嗖的一声响,东方未明感觉到背后突然冒出一团杀气,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从身边不远处传来。
「师弟!小心!」
他刚转过身,就看到玄冥子已经被弹飞到老远,而手握佛剑魔刀站在他身后怒目而视的人正是一直不见踪影的荆棘。原来玄冥子刚才气急败坏,竟想要从背后偷袭他。
荆棘黑着脸瞪了东方未明一眼道「东方未明,你刚才说我什么,别以为我没听到!」
东方未明愣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二师兄,你终于来了!」
荆棘啐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对倒在地上的玄冥子道「这东西你应该很眼熟吧?」
玄冥子一看,顿时脸色僵硬。
「唯我独命丸的解药!?你……你从哪里弄到手的!?」
荆棘不去睬他,而是走到天剑门、绝刀门等诸位掌门面前,道「各位,唯我独命丸的解药和配方都已经在我手上,你们难道还要继续在玄冥子手下忍气吞声?」
几个门派的掌门和弟子各个面面相觑,完全跟不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人大声道「荆棘!之前你为虎作伥,与玄冥子联手逼我们吃下毒药,现在又拿什么解药出来,谁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没错!你不是已经投奔天龙教了吗?这会儿又来装什么好人!」
大家的质疑声越来越大,荆棘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一张脸气得发青,但又因自己背叛师门在先,所以完全没有反驳的立场,东方未明实在看不下去,刚想替荆棘辩解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抢在他前面挺身而出。
「各位!我师弟绝对不是你们所说的这种阴险狡诈的小人,他只是受玄冥子妖言迷惑,一时误入歧途,现在他终于迷途知返,请各位看在我谷月轩的份上,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谷月轩站在荆棘和东方未明的身前,面对群雄,扑通一声跪下来,在地面上磕了一个响头。
「师兄,你……」荆棘瞠目结舌,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我相信荆棘。」一个温和坚定的声音从东方未明身后传来,他转头一看,只见任剑南走上前来,朗声道「我相信荆棘的话,虽然他手中的佛剑魔刀也是从我手上抢去的……」
任剑南看了荆棘和东方未明一眼,咳嗽一声,继续道「但抛开私人的恩怨,我还是挺了解他的为人,他不是那种会耍花样玩弄手段的人。」
傅剑寒也点头道「虽然几个月之前的荆少侠确实给人一种煞气很重的感觉,但是如今他的眼神已经变了,变得比之前清澈许多,傅某也愿意相信他。」
看到傅剑寒和任剑南都主动替荆棘辩白,东方未明不禁欣慰无比,当下他也站出来大声道「在下也和大师兄一起,恳请各位掌门人还有各位兄弟看在我们逍遥谷的份上,给二师兄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东方未明话音刚落,百草门门主龚光杰第一个站出来道「我同意!逍遥谷这么多年来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所做之贡献有目共睹,百草门向来承蒙逍遥谷关照才有今天的发展,我龚光杰相信三位少侠的为人。」
西门玄与夏侯城对视一眼,随后也对荆棘拱手道「天剑门,绝刀门原本就无意助纣为虐,只不过受玄冥子这无耻奸贼的威胁,才不得已为之,既然荆少侠愿意出手相助,那我们自然没有理由再屈居于玄冥子之下。」
三大门派的倒戈让玄冥子一下子陷入不利局面,剩下的唐门与八卦门本来就是墙头草,一看形势不对也立刻与玄冥子划清界线。一转眼工夫,玄冥子便众叛亲离,身边再无一人。
玄冥子咬牙切齿,双目含血地瞪着荆棘道「荆棘,自打你入了天龙教,我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我!」
荆棘横眉冷目道「你用卑鄙的手段威胁其他门派臣服于你,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要不是为了得到解药,我早就忍不下去,过去是我有眼无珠,错信了你,现在我不会一错再错。」
玄冥子干笑几声道「原来人一旦背叛,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吗,好,很好!」
说罢,他仰天一声长啸,忽然间全身迸发出一股至阳至刚之气,将东方未明和荆棘硬生生地逼退至数丈之外,在这股纯阳之气的环绕下,玄冥子的容颜仿佛忽然年轻了十几岁一般。
「怎么回事!?」荆棘站定身子,惊讶地盯着返老还童的玄冥子。
「这是不老长春功!会吸收气血和内力,反击时还会左右互博!二师兄小心!」
东方未明话音刚落,玄冥子便挟着掌风朝着两人疾驰而来,他双掌交替挥出,一上来就使出杀招地久天长,双掌如刀削斧劈一般,掌风所及之处震得人筋肉奇痛,内息不顺。
荆棘咂舌道「这不老长春功原来这么厉害??」
东方未明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霸道的内功,攻击力提高还是次要的,最麻烦的是这招北冥能吸收他人内力,特别是对于内力修为较弱的荆棘来说,这种内功和招式毫无疑问是致命的。而玄冥子似乎也看穿了这一点,开始集中火力攻击荆棘一个人。虽然荆棘避开了一开始的杀招,但接下来几招便接得很吃力,险象环生。
「阿棘!师弟!我来助你们!」
谷月轩大喝一声,冲上前来格开玄冥子一掌,将荆棘和东方未明护在身后道「师叔!我再说最后一次,请你收手!」
玄冥子冷笑「如果我说不呢?」
谷月轩正色道「那就别怪我们师兄弟三人不留情面!阿棘,未明,我们在此替逍遥谷清理门户!」
谷月轩话音刚落,东方未明就感觉到一股昂扬的热流自丹田而起,渐渐贯通全身,仿佛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在不停地往外涌一样,他看了一眼荆棘,发现他也和自己一样,眼神通明,脸色红润,意气风发。
师兄弟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虽无言语,却已心意相通。
「什么狗屁!就凭你们几个小毛孩也想清理门户,痴人说梦!」
玄冥子彻底暴怒,一声大喝,双掌疾向荆棘胸口推去,谷月轩迅速冲上前来,以稳健而柔和的掌力将玄冥子这一掌轻松化开,荆棘以谷月轩的身体为掩护,趁玄冥子视线被阻之际,一跃而起斜斜地划出一刀,只听得玄冥子一声惨叫,原来凌厉如电的刀刃瞬间划伤了他的双眼,令他目不能视,摇摇晃晃地后退几步,抱头痛苦呻吟。
「师弟!趁现在!」
谷月轩大叫一声,话音未落东方未明长剑便已出鞘,寒光骤闪,血光乍现,当他收剑回鞘的同时,玄冥子也无声无息地倒下,鲜血从颈脖要害处划开的口子中汨汨流出,瞬间染红了他身下的那块地面。
傅剑寒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道「传说逍遥派的武学当中,掌法刀法和剑法并称逍遥三绝,若能完美配合必能发挥出巨大威力,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方才逍遥三侠这一连串攻击可以说使得天衣无缝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瞬间置对方于死地。若是彼此间的默契没到心意相通的地步,恐怕是无法办到的。」
东方未明无言地低头看着脚边的躯体,曾经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人的生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终结在自己剑下,他抬起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双手竟无法停止颤抖。
任剑南默默地走到他身边,把手伸过来,将东方未明颤抖的手握在掌心,那从掌心传过来的温暖顿时让东方未明的大脑冷静了许多。

「未明,那边看来也已经解决了」
傅剑寒走过来,下巴冲着天王那边的方向扬了扬。
东方未明定了定神,转头一看,只见那边无因方丈和柯降龙已经休战,与天王等人站在一起,他们旁边的是天山派的何秋娟以及武当派的卓人清与古实。卓人清身受重伤,古实搀扶着他的身体,还有一个人双手被缚反剪在身后,跪在两人面前,正是方云华。
「师父!求求你像饶了一条狗一样地饶了我吧!弟子知错了!」
方云华不停地对着卓人清磕头,声泪俱下,嚎啕大哭。
「住口!你这孽徒!你先是处心积虑陷害实儿,玷污何姑娘的清誉,而后又为了夺取掌门之位勾结魔教,欺师灭祖谋害为师,我武当派的名誉全都被你给败坏彻底了!你让为师如何饶你!?」
卓人清脸色惨白,也不知道是被伤到的还是被气到的,及胸的胡须也在微微颤抖。从他的话可以推断出他身上的伤多半是拜方云华所赐。
自从在少林寺被方云华贼喊捉贼反咬一口之后,东方未明就彻底认清了此人的真面目,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不能在世人面前揭穿方云华的卧底身份。
直到天都峰一战,方云华才露出了狐狸尾巴,或者说事到如今他已不再打算继续掩饰,所以才会对自己师父卓人清下杀手,但是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第三方人马,破坏了他夺取武当掌门之位的计划。这么看来,他和玄冥子还真是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然而不管方云华如何痛哭流涕低三下四地求饶,卓人清始终不为所动,方云华又开始向周围的人讨饶替自己求情,不过这样的努力也是徒劳。最后,在所有人的冷眼旁观下,方云华神志大乱,挣开束缚冲到何秋娟面前想要与她同归于尽,却被古实一招乾坤挪移反伤到自身心脉,一命呜呼。
东方未明目睹了这一切,不禁唏嘘,心想玄冥子与方云华这两个狡猾奸诈之徒机关算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到最后还是只能落得如此悲惨下场,也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战斗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忽然间只听得一声惊雷般的巨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名丐帮弟子神色慌张地从天龙教大门外冲进来,大声道「山下浩浩荡荡来了一路人马,堵在下山的要道上,他们有好多台火炮,我们被包围了!」
柯降龙皱眉问「来者何人?」
那名弟子摇头道「不清楚,只知道他们的旗帜上写着一个天字。为首之人头戴面具,身穿奇装异服。」
「是天意城!」东方未明脸色一变,喃喃自语道「原来江天雄没死?那日洛阳地宫崩塌的时候天意城不是已经全军覆灭了吗?」
傅剑寒摇头道「当时场面混乱,我们光是寻找出路就已经自顾不暇。根本不知道江天雄他们的下落。」
任剑南也点头附和「而且江天雄毕竟是天意城城主,对洛阳地宫的构造想必了如指掌,知道哪里有什么密道也不足为奇。」
谷月轩将他们的对话听在耳里,瞠目结舌道「什么!?此话当真!?天意城城主真的是江天雄??」
天王点头道「没错,天意城城主就是江天雄,而天意城的大本营就在洛阳地下,那里也是将我囚禁了十几年的地方。」
「阿弥陀佛。」无因方丈双掌合十地感叹道「如此说来,当年从本寺劫走厉施主的竟是河洛大侠江天雄,当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巨响,瞬间硝烟弥漫,东方未明施展轻功登上墙头,放眼望去,只见吊桥对面的山道上乌压压的全是人,天意城的旗帜迎风飘扬,江天雄站在队伍正中央,严阵以待,炮兵队正不断地向这边逼近,炮火已经延伸到了天龙教的大门前。
东方未明回到天王面前,道「天意城的炮兵正在向天龙教这边接近,这里很快就会进入天意城的炮火射程之内!」
天王神色严峻地道「看样子天意城恐怕想要将我们置于死地。」
柯降龙不解地道「天意城不过是一个杀手组织,与我正道武林有何仇怨?要这样将我们赶尽杀绝?」
这时,一名少林弟子慌慌张张地冲进来,在无因方丈的耳边低声道「另一半圣堂之钥在天意城的手上!!」
然而这少林弟子却不知东方未明耳功超群,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本来另一半圣堂之钥一直是由少林寺保管的,但是在后来的天龙教之乱中,钥匙被方云华给盗了去,虽然这把钥匙到底是如何到了江天雄的手上这仍是个谜,但江天雄他开创了天意城,并以河洛大侠的身份混迹于正道武林,说白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圣堂。这么一想,江天雄在这种时候攻上天龙教,其心自然是昭然若揭。
当下东方未明站出一步,对众人朗声道「各位,天意城炮火将至,此处不宜久留,请诸位前辈与伤员先到后山暂避。」
天王道「东方少侠莫非是有了什么打算?」
东方未明点头道「江天雄今日恐怕是冲着圣堂之钥,有备而来。如今我们人少势寡,又因为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元气大伤,如果就这么杀下山去恐怕也只是以卵击石白白送死。」
他顿了一顿,继续道「若想让敌人退兵,看来不能力敌,只能智取。我愿独自前往敌营与江天雄谈判,劝他收兵。」
他话音刚落,傅剑寒便站出来反对「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就算你没有战意,也难保对方不会加害于你,难道你想一个人单挑江天雄这么多人马么??」
「剑寒兄说的没错。」任剑南也走过来挡在东方未明面前,正色道「要去我和剑寒兄也一同前去,让你孤身一人深入敌营我们不放心。」
天王抚须点头道「两位少侠所言甚是,东方少侠,你孤身一人还是太危险了,请务必与他们同去,有什么意外也好有个照应。」
东方未明略一迟疑,随即无奈点头道「也好,既然如此就有劳两位跟我跑一趟了。」
任剑南愠道「什么叫有劳,我们跟你一起走是理所当然的吧。」
「就是啊!」傅剑寒也鼓着腮帮子,双臂交叉在胸前不满地道「未明这种时候怎的反倒这么见外,不会是嫌弃我和剑南兄拖后腿吧?」
东方未明连忙打了个哈哈「哪里哪里!我岂敢嫌弃,得两位好兄弟相助我简直如虎添翼!你们都是我的翅膀!感谢都还来不及呢!」
「师弟!」谷月轩上前一步,握住东方未明的手,语重心长地道「师弟此去定然凶险异常,切记一切小心为上,千万不要太过勉强。」
荆棘站在谷月轩身旁,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抬着下巴道「臭小子别光顾着逞英雄,要是他们敢为难你,你就大声求救知道吗!」
东方未明忍俊不禁道「然后等二师兄你飞过来上演英雄救美么?二师兄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去找江天雄聊聊天而已,又不是去敢死,放轻松点行不?」

说完,东方未明一拱手,朗声道「事不宜迟,各位在此恭候我的好消息便是!东方未明去去就来!」
说罢他向大家做了一揖,转身向门外走去,傅剑寒和任剑南一左一右伴在东方未明身旁,烽火硝烟之中三人并肩同行,飘然而去。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コメントフォーム

以下のフォームから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