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未明和傅剑寒、任剑南一起回到了北丑居,见到了天王。
说实话,因为那天在洛阳地宫中了江天雄的迷魂术,所以东方未明对于营救天王的事完全没什么印象。时至今日,这才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与天王——厉苍天面对面。
厉苍天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慈爱和善的面孔上隐隐透出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站在他的面前,东方未明能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气氛都变得肃穆起来。
「你就是曦儿和夕瑶的孩子吗?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厉苍天向东方未明招招手,东方未明便走到他面前,厉苍天仔细端详着他的容貌,怀念地点头道「好像,好像。」
东方未明跪下道「晚辈那日离开白马寺后沉睡了三天三夜,醒来之后心烦意乱,连一声招呼也没打就不告而别,实在是有失礼节,忘前辈原谅。」
厉苍天连忙将他扶起,笑道「东方少侠哪里的话,你不辞千辛万苦潜入天意城助我脱离苦海,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怎的反倒跟我道起歉来,这不是折煞老夫么。」
东方未明心头一暖,心想果然紧那罗他们所言不假,天王根本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他这么温文谦逊,知书达理,明明辈分极高,却完全不对后辈摆架子。难怪紧那罗他们对天王如此忠心耿耿死心塌地,想必当年自己的父亲也正是因为被天王的这一点所打动,所以才对天王渐渐改观的吧。
一想到自己的父亲,东方未明的表情就变得有些落寞,厉苍天只看了他一眼,便仿佛了然于心一般,把手搭在东方未明的肩膀道「孩子,你爹娘是两位非常伟大的人物,尤其是你爹,虽然他原本是潜入我天龙教的卧底,但是他完全不像世人那样用偏见看待我们天龙教,而是坚持自己的判断,做自己认为对的选择,并贯彻自己的路直到最后。他拥有一双极为纯粹清澈的眼神,就像现在的你一样,你们真不愧是父子。」
东方未明眼眶一热,颤声道「我爹,他是个好人吗?」
厉苍天微笑点头「没错,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
「那我娘呢?」
「你娘是位可爱而又坚强的女性。」
东方未明心里欣慰了许多,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道「爹娘是我的骄傲,能成为他们的孩子,真是太好了。」
「是啊,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人,只可惜,命运对他们太不公平,我答应为他们实现的理想,终究还是未能在他们在世的时候实现。这是我这一辈子唯一的遗憾。」
「理想?」
「没错,我的理想就是到西域去,建立一个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养的国度,一个以武止戈,人与人之间愿意相互理解的地方。」
东方未明叹道「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太容易实现呢。」
厉苍天苦笑「确实,毕竟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不过所谓理想不正应如此么,正是因为那是奇迹,所以实现时的成就感也就更大,成就感越大越容易让人产生为之奋斗的动力。我这一生虽然失去了很多错过了很多,但我没有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一丝悔意,也不认为自己所走的路是错的。为了达成这个理想,我永远不会轻言放弃。」



「不愧是大人物,有这么伟大的抱负。」
夜晚,东方未明与傅剑寒和任剑南秉烛夜谈,说着说着三个人就聊起了天王。任剑南听东方未明描述白天两人之间的对话,不禁幽幽地感叹道。
东方未明点头道「现在我有点能够理解爹娘为什么当初会跟随天王的理由了。」
傅剑寒道「未明,你已经决定要追随天王了吗?」
东方未明笑着摇摇头。傅剑寒奇道「我听你刚才滔滔不绝地聊天王的事聊了这么久,还以为你已经被他说服加入天龙教,从此以后跟着他老人家一起到西域创建理想国呢,原来不是吗?」
东方未明道「的确我也认为天王是个性格很有魅力的人,但是我认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管是中原也好西域也好,只要有人在,斗争就永远不会根绝。」
任剑南皱眉道「那按你这个说法,天王的理想岂不是永远都无法实现?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永远无法相互理解?」
东方未明道「我不知道,毕竟我不是神棍,没办法预见一个人的未来。但我只是觉得,既然侠的存在是为了化解斗争,那么一个完全没有斗争的世界中还要侠来做什么?如果人与人之间完全不用说话不用交流,只靠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相互理解,永远和和睦睦的话,那么武和侠还有什么存在意义?依我看,其实要实现天王的理想并不用去什么西域,因为最最需要侠客精神的正是现在的中原武林才对,这个勾心斗角纷争不断的世界难道不正是侠客们实现理想身手和抱负的最好舞台吗?」
东方未明这一席话把傅剑寒和任剑南听得一愣一愣的,两人呆了半晌,对视一眼,忽然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怎么了,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的有哪里不对?」
傅剑寒拍着大腿笑道「没有没有,并没有哪里不对,我只是觉得未明你可以去开讲堂招收学徒了。」
东方未明不明所以地歪歪头问「此话怎讲?」
任剑南掩嘴笑道「我也没想到原来未明兄口才这般好,东方老师说话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不开学堂简直是浪费人才。」
东方未明撅起嘴巴道「人家好不容易认真起来一次,你们倒好就知道调侃我,真是浪费我的感情。」
傅剑寒连忙收起笑容,正色道「我们可不是在调侃你,是真心佩服你才对啊。这么说来,你今后是打算在这中原武林中继续贯彻你的侠客精神了?」
「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没有什么抱负,也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和理想,我只想做我自己,自由自在潇潇洒洒地渡过一生。若是能够有酒有知己……」说到这里,他拾起傅剑寒和任剑南的手握在一起,低声道「有琴有剑……有知心爱侣相伴,那我东方未明这一生,夫复何求呢。」
任剑南脸泛红晕,眼眸望向远方,出神地道「仗剑江湖,笑傲红尘。」
傅剑寒灿烂的笑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对酒当歌,开心到老。」
三人彼此对视,不禁开怀大笑,三只手紧紧交叠在一起传递分享着彼此的体温,许久也没有分开。



名门正派与龙王率领的天龙教在天都峰上展开激烈大战的消息传到北丑居来的时候,东方未明已经在北丑居过了五天。
得到消息之后,天王当即决定赶赴天都峰,阻止这场恶战。东方未明知道谷月轩和荆棘一定也在天都峰上,于是也自告奋勇地表示要与天王一同前去。
出发前,北丑把东方未明叫了过去,将半把钥匙塞在他手心道「这就是圣堂之钥。今日我就将它交给你了,原本这是你父亲托付给我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没有必要再替他保管这把钥匙了。」
东方未明接过那把钥匙,心中暗想「你是想早点把这烫手山芋转手才对吧」,但是表面上却笑着说了谢谢,将那半把钥匙小心地收进怀里。
北丑道「你若得到另外半把钥匙,就可以进入圣堂一探究竟了。去或不去选择权都在你,我不会干涉,不过事先提醒你一句,圣堂之力切不可滥用,那不是我们凡人能够驾驭的东西。」
东方未明点头道「这我知道,先别说我会不会进去,就算进去,我顶多也就是好奇地参观一下,我对什么圣堂之力一点也不感兴趣。」
北丑呵呵一笑,道「我当然对你放心,只是难保别人不会,要知道这世上有多少人觊觎圣堂的力量,十几年前的圣堂大战,相信你也略有耳闻吧。你千万记住,圣堂是一个极度不稳定的空间,千万不要在里面乱来,有什么情况逃命要紧,否则出了事,后果自负。」
东方未明不耐烦地点头「好好好,我知道了。」
「还有!」
「我说你有完没完啊!怎的像老妈子一样!」
「你就听我最后一句吧,圣堂最深处有一扇门,那扇门被称作时空之门,可以将任何事物吸收进去,普通人一旦穿过那道门就很难再回头了,」
东方未明斜了北丑一眼「你的意思是没事别去开那扇门对吧?」
「也不是绝对不能打开,只是你要想好,因为一旦进去就很难再出来,所以开启之前一定要深思熟虑。」
东方未明耸了耸肩道「我晓得了。」
北丑微微一笑,道「如此那便祝你武运昌隆了。」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コメントフォーム

以下のフォームから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