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未明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觉得头异常沉重。
这里是……客栈吗?
他坐起身来环视四周,发现整个房间空荡荡的,除了他以外一个人也没有。
东方未明扶着有些胀痛的脑袋走下床,努力地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记得昨天傍晚,他与傅剑寒在白马寺与任剑南会合,接着三个人一起到客栈里吃饭,吃着吃着他们就开始斗起酒,再后来的事他就记得不太清楚了。
「剑寒?南弟?」
东方未明走出房门,推开隔壁的客房,却是空空如也,奇怪,怎么没有看到傅剑寒和任剑南的身影。难道已经退房了吗?可是就算是退房也不可能一声招呼不打就走吧。
东方未明走下楼梯,来到一楼掌柜处询问两人的下落,掌柜用一副像是看稀有动物一样的表情盯着他,莫名其妙地表示不知道这两个人。
(难道他们先去白马寺了?)
东方未明一头雾水,当下交了房钱,离开客栈前往白马寺。

然而他的推测再次落空,偌大的白马寺幽静肃穆人影寂寥,放眼望去哪有傅剑寒和任剑南的影子?
既不在客栈,又不在白马寺,那他们两个到底在哪?
出了白马寺,东方未明捂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像是没头苍蝇一样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发现自己拐进一条深巷,深巷里是一个小小的破庙,一位老乞丐蜷缩着身子蹲坐在破庙门口,东方未明也没多想,就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哇~~~~~~~~~~~」
刚进门就听到一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一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怪人缩在墙角,满脸惊恐地盯着东方未明。
「东方曦……!」
听到怪人口中嚷出这个熟悉的名字,东方未明不由得浑身一震。
「亡魂!亡魂来了!!!你不是我杀的,求求你放过我吧……左护法!!」
东方未明一把抓住那人的颈脖,将他高高地提起来,声音颤抖道「你叫我什么!!」
那人吓得泣不成声道「左护法不要杀我啊!不要找我索命!不是我……不是我……」
东方未明想起玄冥子说过当年父母被正邪两派不容,遭到追杀迫害而死。眼前此人虽然衣衫褴褛与乞丐无异,但仔细看他身上的衣服倒是与天龙教教徒极为相似,又称自己为左护法,想必是当年参与了追杀父母的天龙教教徒之一。也不知道经历了何等变故,此人现在已经疯疯癫癫神志不清,还把自己错看成了父亲。既然如此不如将错就错,趁机套出杀害父母的真凶姓名。
东方未明阴沉着声音道「不错!我就是东方曦,我找你索命来了!还我命来!」
那人被掐得面红耳赤,气喘如牛,一边咳嗽一边苦苦哀求「左护法!不是我杀你的!小人并没有动手啊!左护法夫妇对待小人一向极好,小人怎么敢忘恩负义?」
「那到底是谁杀的我!快说!!你要是不说,我现在立刻就掐死你!」说罢,东方未明手上暗暗用力,收紧对方的颈脖。
「我说!我全都说!……好多人马在追杀左护法跟您的夫人,说是追到了左护法,就能掌握圣堂之钥的下落……大家都像是发疯的野兽一样,互相厮杀!那场面,就好像地狱一样……!」
东方未明不耐烦地道「别扯废话!就说是谁杀了我!!你要是敢废话!我让你现在就下地狱!!」
「咳咳咳……是好多中原的名门正派……少林,武当,刀剑门,青城,华山……还有许多人!他们的领头人……是赫赫有名的辽东大侠,谷云飞!」
东方未明脑中轰然作响,难以置信地道「谷云飞……大师兄的父亲?是谷云飞杀了我……跟我的妻子么!」
「谷云飞一掌震断了夫人的心脉……然后,玄冥子来了,他暗算了谷云飞,然后走向抱着夫人哀声痛哭的您,趁您不备突然下手……您,您就死了!」
东方未明大脑一片空白,茫然地松开掐住那人脖子的手,扶额道「……玄冥子,谷云飞……不……这不可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
「左护法!这是我亲眼所见!千真万确!没有半句假话!杀了您和您夫人的不是我……是玄冥子和谷云飞!」
「住口!」东方未明暴跳起来,往那人脸上一拳揍去,将那人打得撞飞到墙角,晕厥过去。
东方未明心乱如麻,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仰天长啸一声,转身夺门而去。

东方未明发足狂奔,一边跑一边心想:这不可能!待我如亲兄弟的大师兄的父亲谷云飞,还有传我毒攻告诉我身世的师叔玄冥子,他们竟然是杀害我父母的仇人!?这开的是哪门子的玩笑!?我不相信!我要去找大师兄和师父!还有玄冥子!要他们告诉我真相!!)
可是没过多久他便觉得天旋地转,头痛欲裂,胸闷气喘。
跑到最后他实在体力不支,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忽然间,耳边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谷月轩曾经说过,他的父亲谷云飞是师傅的好朋友,在他小的时候,就将他送到逍遥谷学艺。」
东方未明猛地抬起头,往周围看了一眼,只听到声音却不见人影,东方未明背脊一冷,那声音便接着道「之后谷云飞在追捕一个穷凶极恶的恶徒时,意外身亡了。原来他口中穷凶极恶的恶徒,就是你的父母!!杀死你母亲的,正是谷月轩的父亲!!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可你竟然叫杀母仇人的儿子大师兄,还如此的敬他爱他!可笑!可悲!可叹!」
东方未明脸色煞白地捂住耳朵,嘶声喊道「住口——!你是谁!?你在哪里!?为什么在我耳边说话!?」
那声音又道「最可恨的就是玄冥子。他杀死了谷云飞,只不过是为了除掉一个对他而言极为碍事的存在,只因谷云飞在中原武林极富盛名!然后,他又杀死了你的父亲!」
东方未明越来越恐慌,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有个人一直在自己的耳边——不对,是一直在自己的脑子深处讲话。这是梦吗?这一定是恶梦!没错,一定是!我要赶紧醒过来!
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脑中的声音就是不依不饶地纠缠着他,仿佛魔咒一般侵蚀着他的意识,煽动着他的情绪。
那声音继续道「玄冥子为何会有你母亲的半个玉佩?那是因为他害死了你父母,自然会去搜身寻找圣堂之钥,玉佩当时就在你母亲的身上。而把你父亲是卧底的消息告诉玄冥子的,是武当派的弟子庄人骏。他与玄冥子勾结,是为了篡夺武当派掌门之位。他们才是害死你父母的幕后黑手!你不去找他们报仇,岂不是大逆不道,畜生不如!?」
阴冷的魔咒仿佛像是一条巨蟒一样勒紧了东方未明的脖子,愤怒,憎恨,绝望,悲伤,一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排山倒海般的席卷而来,东方未明气急攻心,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忽然间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当东方未明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站在逍遥谷的大门前。
他眼前的地面上躺着三个人,一个是师父无瑕子,一个是谷月轩,另一个是老胡,无瑕子和老胡的尸体已经变得僵硬冰冷,谷月轩则还有微弱的一口气。滴答一声,暗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在谷月轩的脸上。
东方未明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那双沾满鲜血的手,那究竟是谁的血呢?
「……未明,这下,你终于得偿所愿了吗?」
谷月轩嘴角生硬地扯起一丝凄惨的微笑,随后头轻轻一歪,再也没有声音。
不知何时出现的荆棘抢上前扑在谷月轩的身上,发出绝望的嚎哭「师父!!师兄!!不!不应该是这样的!!」
玄冥子在身后哈哈大笑道「干得好!未明师侄,师叔果然没有看错你!」
东方未明举起自己那染血的双掌,怔怔地看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刚刚还在洛阳,现在一转眼却到了逍遥谷,而且师父、大师兄和老胡已经死在了自己的面前,难道是自己杀死了他们??
「玄冥子!东方未明!!我跟你们拼了!!」
扑在谷月轩的尸身上痛哭了一阵的荆棘忽然站起来,佛剑魔刀在手向他们冲过来。
「二师兄!」
「放肆!」
东方未明还没来得及抵挡,玄冥子便闪电般地出手,将荆棘一掌打飞出去。
「荆师侄,你太让我失望了。看来我们的合作只能到此为止了。」
荆棘爬起来,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哈哈大笑道「原来,我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师父,师兄,等我死了,再到九泉之下向你们磕头赔罪。」
话音刚落,只见眼前刀光剑影乍起,玄冥子与荆棘便缠斗在一起。荆棘双目含血,浑身散发出暴戾的杀气,每招每势都是舍命相拼,为的只是与敌人同归于尽。而玄冥子也不甘示弱,他掌风凌厉,下手狠毒,每一招都直取荆棘要害。
可是最后,这场性命相博的厮杀还是以荆棘的失败告终。荆棘被玄冥子一掌狠狠击在脑门,七窍流血,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
东方未明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只觉得仿佛目睹了一场滑稽而又荒诞无比的闹剧。
玄冥子表情狰狞地转过身来,提起染血的手掌阴笑道「未明师侄,碍眼的东西都被我们消灭了,你我二人称霸武林指日可待啊!」
玄冥子哈哈大笑地从面无表情的东方未明身旁走过。
东方未明默默地捡起掉落在荆棘身旁的佛剑,一转身冷不丁地右手疾出,将玄冥子的后背刺穿一个窟窿。
「未明师侄……你!」
玄冥子艰难地回过头来,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东方未明先是低声冷笑,渐渐的笑声越来越大「玄冥子……你的戏演够了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圣堂之钥,和那些名门正派相互勾结,用阴险卑鄙狡诈无耻的手段逼死了我的父母!」
东方未明抬起头来,咬牙切齿地道「然而你却假装无辜地接近我,更怂恿我和二师兄背叛师门。你和那些口口声声标榜自己为正义之士的名门正派,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像疯狗一样勾心斗角自相残杀,这种事我本该早些发觉的,这世上原本就没有什么正邪,所谓的名门正派,在摘下仁义道德的面具后,终究是赤裸的贪婪,只渴望更高的权利!天龙教也好,中原武林也好,你们这些人的手上全都沾满了我父母的血!你们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有什么脸大言不惭地说什么称霸武林?我不会饶了你们,一个也不会!!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东方未明颤抖着嗓音大声吼出来,吼出这些话的同时,他脑中的那个声音也在嗡嗡作响,仿佛与他的声音同调一样。到最后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是自己的声音,哪个是他脑中的那个声音了。
东方未明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手中剑收回来的瞬间,玄冥子体内的鲜血便喷涌而出,整个世界瞬间被染成猩红一色,像病毒感染一样在地面蔓延开来的血迹渐渐汇成一片血海。东方未明提着剑站在当中,任由鲜血渐渐漫过自己的腿,腰和胸部,最后没过他的视野。
……
…………
……………………

整个世界都疯狂了。

东方未明像是一头彻底被解开了枷锁的野兽一样,他疯狂地律动着,在干涩的甬道中肆意凌虐,享受着身为暴君的快感。

「说!这样爽吗!?你快说啊!爽不爽!?」

身下的人正不断地发出微弱的哀鸣,那淡蓝色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榻上,生无可恋的脸庞因痛苦而扭曲,空洞的眼睛里噙满泪水。

「生无可恋甘为鬼……」任剑南凄然呢喃道。

东方未明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掐得任剑南呼吸困难,张开嘴巴露出舌尖。东方未明见状一口咬上去,将口中的一个物事转移到任剑南嘴里。
「呜呜……!嗯……!」
东方未明毫不留情地啃咬着那温润柔软的舌尖,不一会儿便感觉到一股铁锈味在齿列间蔓延开来。直到那人咕噜一声将口中物事咽下肚里,他才松开嘴巴。
「你……你喂我吃了什么!?」
「唯我独命丸。吃下这颗药,倘若不按时服用解药,藏在毒丸中的蛊虫就会破丹而出,噬咬宿主的五脏六腑,并释放出毒性。宿主在接下来的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将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什么也不能做,只能不断地感受体内传来的销魂痛楚,内脏、肌肉、乃至骨骼都会逐渐被蛊虫吞噬。我要你一辈子都对我唯命是从。」
「未明……」任剑南痛彻心扉地道「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走的路,绝对是不对的。今天你以恐惧、霸道统治了我们,但没有一个人会真心向你。」
「哼!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全都是些假仁假义的伪君子!!那些人害死了我的父母,这是他们罪有应得的!!」
「未明,你若执迷不悟,玄冥子的下场应该就是你最好的借境……快点醒过来吧!算我任剑南求你了!」
「住口!我不要听!!」
东方未明发狂似的咆哮出来,一把推开任剑南,狂奔出去。

天都峰顶上,残阳如血,尸横遍野。
残垣断壁之间,一个红衣少年迎风而立,他死死地盯着东方未明,两只眼睛里含着熊熊的火焰。
傅剑寒刷地从背后抽出长剑,用剑尖指着他道「东方未明,你丧心病狂,为虎作伥,害得老杨无辜惨遭横死,更囚禁剑南兄令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傅某今日定要杀了你!为兄弟们报仇!」
「剑寒兄……」
「休得与我称兄道弟!我傅某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兄弟!今日你我有如此石——」傅剑寒大喝一声,手起剑落,身旁一块巨石顿时被他劈成两半。
「从今以后,恩断义绝!」
东方未明僵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甚至连傅剑寒的剑刺入自己身体的时候,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东方未明只是呆呆地看着傅剑寒,从傅剑寒的脸上他找不到昔日的开朗与温柔,只有冰冷与决绝,那含血的眼睛之中也只有深深的恨意。
东方未明忽然感到一种心如刀绞的痛,然而他分不清这是身体被刺穿所带来的疼痛,还是他的心在痛。
视野渐渐开始模糊,东方未明捂着胸口,朝着傅剑寒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最终还是浑身失去力气,扑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

コメントフォーム

以下のフォームから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