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傅x邪明,也算是填补我对邪线的一个深深的怨念T_T

--------------------------------------------------------------------------------------

深冬,酉时



风陵渡口,白雪纷飞,千里冰封。

鹅毛大雪将天地染成苍茫一色,阻挡了人们来去匆匆的脚步。



位于渡口边上的福来客栈内此刻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想要渡河的行人们聚集在这里歇脚,喝酒吃饭,等待风雪过去之后再继续启程赶路。



华山派弟子刘正家父病倒,回洛阳老家探望,途径风陵渡口,碰上了一场大雪,无法渡河。他看天色已晚,于是便决定在渡口旁的客栈暂住一宿,等明天一早风雪停了再继续赶路。



刘正有些累,但并不太饿,所以只要了一壶酒和一碟小菜,坐在角落独饮。客栈中央围了一大群人,一名留着两撇八字胡的中年说书人站在人群中,眉飞色舞地说着江湖轶事。刘正一人闲坐也是无聊,便津津有味地听那人说书。从神雕大侠大战蒙古铁骑,再到令狐冲勇斗东方不败,各种趣闻轶事被那说书人如数家珍般地信手拈来,不知不觉中刘正也听得入迷了。



「给老子滚开!」

一声怒喝在背后响起,刘正循声望去,只见客栈门外进来四五个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为首之人个头略矮,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身上裹着貂皮大衣,腰间别着一把弯刀。



「喂,给老子闪一边去。」

为首的刀疤男一脚踩在旁边的凳子上,瞪着坐在那一桌的老人说道。

老人吓得连连鞠躬道歉,赶紧躲开。刀疤男转头看了桌面上的饭菜一眼,手一抬,哗啦一声将整桌饭菜掀翻在地。



「小二,赶紧把店里最好的酒菜给我上上来。」



刀疤男冲着店小二吼道。店小二连声答应,吩咐厨房准备酒菜之后赶紧上前打扫被掀翻在地面的饭菜。



「这些是什么人,为何如此嚣张跋扈?」

刘正小声对他旁边的围观人群问道。



「客官您有所不知」不知何时客栈老板出现在身后,愁眉苦脸地小声说道,「这几位是黄河一霸乾坤帮的人,那乾坤帮平素为非作歹,以打劫黄河沿岸的村庄村落以及路人为生,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黑势力。根本不是咱们平民老百姓可以惹得起的主儿。」



原来只是些地痞流氓,刘正心里冷笑,他这人向来作风保守,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精神,只要不是对方主动找上门来惹是生非,他也懒得多管闲事,比起这些,他更在意那说书人口中的精彩故事。



只听得那说书人继续道「话说邪教天龙教一战,教主东方未明战败被俘,囚禁于华山之上。一个月后,华山派广邀武林正派人士齐聚华山之巅,召开屠龙大会。」

听到屠龙大会这几个字,刘正不禁眉梢一挑。



「什么叫屠龙大会?」

一位看上去约摸十四、五岁,稚气未脱的少年好奇地问道,坐在一旁的胡子大汉插嘴回答,「屠龙大会,顾名思义就是屠杀龙王呗。」



说书人笑道「这位大爷说得不错,屠龙大会的主要目的,是在所有武林正道面前声讨天龙教魔头东方未明的罪行并公开处死,替惨死于其魔爪之下的冤魂报仇雪恨,还各门各派一个公道。」



「那魔头一死,天龙教便气数已尽,从此以后江湖上少了一大邪教,也算是大快人心之举了。」

胡子大汉附和道。



说书人点头,继续道「却说那屠龙大会之上,以华山,武当,少林,峨眉等名门正派为首的各路人马浩浩荡荡,齐聚朝阳峰,誓要那魔头血债血偿。东方未明身负重伤,手脚被铐上重重锁链,无法自由活动,只能坐以待毙。可是谁都没料到,声讨大会半途突然杀出一个少年,替那魔头打抱不平,最后力克群雄,将那东方未明给劫了去。」



「不可能吧!?」一位商人模样的男子惊讶道「华山派武当派少林寺这些都是武林名宿,高手如云,仅凭一人之力把魔头给劫走绝非易事」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说书人不急不缓地道「此人无门无派,乃是一名浪子游侠,姓傅,名剑寒。」



傅剑寒这个名字,刘正曾听师父说起过。屠龙大会召开之时,刘正还没有入华山派。因此当日情形他只知道个大概。每当说起屠龙大会上的那一战,师父的表情就会变得特别凝重。



「那他为何要劫走东方未明呢?」

少年继续问。



说书人道「说来也巧,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这傅剑寒与东方未明从很早以前开始便是至交。两人都使剑,想当年在武林之中也可以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少年剑侠,更巧的是,他们俩都夺得了当年少年英雄大会的头筹,只不过傅剑寒是第二,第一是那东方未明。」



「可是听说那东方魔头狠起心来连同门师兄弟都不放过,根本就是忘恩负义丧尽天良之徒,若那傅剑寒与他是亲友的话,这种时候不是更应该大义灭亲才对吗?」

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男子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说书人道「傅剑寒为何救东方未明,其中缘由恐怕也只有当事者才能知晓,不过话说回来,那傅剑寒真可谓是一骑当千神勇无比,一套变幻莫测的霸王剑法使得出神入化,令武当少林华山等众多高手毫无还手之力,他背负着重伤的东方未明,在各路英雄的包围下杀出一条血路,随后施展轻功消失在缭绕的云雾之中,从此两人便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在中原武林中出现过。」



说书人话音一落,人群中便传来悉悉索索的议论声和叹息声。



「年少轻狂啊……」

「一定是交友不慎……」

「可惜,可叹……」

似乎所有人都在为说书人故事中的这两位年纪轻轻便剑术高超,但却不慎误入歧途的少年英雄而扼腕叹息。



刘正心情有些复杂。他没有亲身经历过屠龙大会,但却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当时两人是多么的孤立无援。虽然他并不赞同傅剑寒的做法,但是感情上却又无法不对他们心生同情。



「哼,什么武当少林,什么名门正派,连两个乳臭未干的小毛贼都敌不过,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声音从刚才那群乾坤帮的混混之中传来,说话的正是为首的刀疤男。



「要是换老子上,管他什么傅剑寒穷剑寒,我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保证打得他们屁滚尿流,魂归西天。」

刀疤男抽出腰间弯刀,嗖地一声在空中比划了一下。他身边的那几个彪形大汉立刻像哈巴狗一样地忙不迭地恭维「大哥好刀法」。



乾坤帮一开腔,客栈里的众人便不说话了。刀疤男整个人飘飘然,鼻子几乎要翘到天上,得意洋洋地道「今天就让在座各位开开眼,见识见识你爷爷我冯霸天的绝世刀法神龙飞天。」

说完,他脱下那貂皮大衣,挽起袖子拎着刀走到中央来。众人惧他,纷纷散去。只见那冯霸天先是扎起个马步,摆了个诡异架势,随后阴阳怪气地大喝一声,挥舞起弯刀来。



刘正见识过不少精妙刀法,却从没见过这等名不副实,虚张声势,套路凌乱,毫无章法可言的刀法。即便如此,那群乾坤帮的小弟也还是在一旁大声鼓掌喝彩,高喊「大哥刀法出神入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是教人哭笑不得。



「呵呵,什么神龙飞天,我看根本就是臭虫爬地。」

这时,忽然从不知道哪个角落传出了一声冷冷的嗤笑。



冯霸天一听那话是在讥讽自己,当下勃然大怒,大叫一声「谁他妈的在说话,给我站出来!」

客栈里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俗话说锅越烂敲得越响,狗越疯吠得越凶。真是说得一点没错。」

刘正往话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时,他才注意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坐着两名青年男子。其中一人一身红衣,一头乌黑短发,额头上系着一根头带,背上背着一把长剑。他两边脸颊上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浓眉大眼,气宇轩昂。另一人身穿天蓝色锦袍,领口和衣角上绣着洁白的华丽花纹,一头暗栗色长发扎成马尾束在后脑勺,轻轻巧巧地垂在肩上。虽身为男子却生得眉清目秀,刚毅中不失俊俏文雅。而刚才说话之人似乎正是这名蓝衣男子。



刘正有点惊讶,这两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习武之人特有的不俗气质,只要是明眼人都能一眼看穿,可是直到刚才蓝衣男子发声为止,刘正都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两个的存在,只能说那两人是有意识地隐匿了自己的气息,故意不让周围的人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你他妈说谁是疯狗!?」

冯霸天气急败坏地冲着那人吼道。



「谁搭腔我就说谁。」蓝衣男子淡淡作答。



「臭小子讨打是吧!?」冯霸天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啪地一掌拍在那两人的桌面上「有胆出来跟你爷爷我单挑!」

蓝衣男子也不理会,气定神闲地端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



冯霸天只道对方胆小不敢出手,把脸凑到那人耳边道「小样儿,怂了吧?还不快快跪下磕头求饶?」

他刚说完,那几个聒噪的乾坤帮小弟也在后边跟着起哄。蓝衣男子虽然表面上无动于衷,但坐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刘正却能感觉到他浑身气息为之一变。冯霸天见男子没有反应便更是得寸进尺,露出一脸奸笑「小子,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来来来,让你爷爷我看看你是兔儿爷呢,还是哪家黄花大闺女好不好。」说罢,竟伸出手来要去摸蓝衣男子的下巴。



只听嗖的一声,寒光一闪,刘正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阵剑气便从面前掠过。他定睛一看才知道那红衣少侠手中剑瞬间出鞘,将冯霸天伸向蓝衣男子的手硬生生弹开。

冯霸天吃痛地嚎叫一声,捂住被弹得红肿的右手,对红衣少侠怒目而视「哪来的小杂种!活得不耐烦了!?」



红衣少侠也不恼,淡定自若地站起身来,手中利剑一横,挺身挡在那蓝衣男子的身前,掷地有声地说道。

「休要再靠近此人一步,否则你会后悔。」



冯霸天哪里经得住这般激将,刷地拔出弯刀,怒目圆睁大喝一声「小样儿,吃你爷爷一招!神龙飞天!」

说罢挥舞着弯刀像红衣少侠扑过来,红衣少侠轻轻一笑,身形一晃轻松闪避,冷不丁地一伸脚,将冯霸天绊了个狗吃屎。

小弟们见大哥摔倒,立刻蜂拥而上想去扶他,冯霸天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又窘又急地挥开小弟们的搀扶,怒道「你们还傻站在这儿干什么,快去干掉那小子啊!」



红衣少侠哈哈大笑,轻轻一跃坐在隔壁的空桌上,一脚跨在桌面道「好,你们都一起上,正好我酒足饭饱想要活动活动身子,不妨陪你们玩玩。」说罢胳膊肘搭在大腿膝盖上,掏出怀中酒壶仰头饮下一口,好不惬意自在。



那几个体格彪悍的乾坤帮小弟见状纷纷掏出腰间刀剑,高声吆喝着一拥而上,将红衣少侠围在当中。



刹那间客栈之中风声四起,刀光剑影之中兵器交接声响与喊杀声不绝于耳。



红衣少侠以酒助剑,每一剑都是豪迈中透着凌厉,潇洒中充满变幻,虽然以一敌众,却也丝毫不落下风。再加上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所以乾坤帮虽然人多势众,却也全然无法近身。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那红衣少侠身形灵活,即使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也能轻松化解,应变自如,始终没有离开桌面半步。



刘正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这红衣男子的剑法杂而不乱狂放不羁,感觉不像是名门正派的风格,更像是将各种精妙剑法招式融会贯通之后提取精华而成的大杂烩。若非天赋异秉的武学奇才,恐怕是无法领悟其中奥妙,并将其运用得如此得心应手的吧。



只听得哇哇哇的几声嚎叫,乾坤帮众已全被那红衣少侠的剑气掀翻,倒在地上呻吟不起了。冯霸天见自己的手下竟然尽数落败,更是气得狗急跳墙。但他也明白自己不是那红衣男子的对手,当下心一横拾起弯刀,冲着坐在角落淡定喝酒观战的蓝衣男子砍去。



也许此刻他心里盘算的是,既然自己不是红衣男子的对手,那么就只好拿那位看起来没有什么攻击力的蓝衣男子下手了。



「且慢!」

红衣少侠急切的喝止声响起的同时——



说时迟那时快,冯霸天的刀锋即将碰触到蓝衣男子发丝的那一瞬间,蓝衣男子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右手,抓住冯霸天的左臂反手一扣一扯,只听嘎吱一声脆响,冯霸天的左臂瞬间已呈不自然的角度扭曲。紧接着剑光一闪,不知那蓝衣男子从哪儿摸出一把短剑,手起刀落的瞬间,鲜血四溅。



客栈中沉默了一秒,随后突然传来一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冯霸天面如土色,捂着鲜血淋漓的左臂倒在地上痛彻心肺地打着滚。刘正定睛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那冯霸天整条左臂泛着黑紫色,肿得像是根肥硕的番薯一样,手臂上还有一道又长又触目惊心的爪痕,爪痕里溢出黑色的血丝,明显就是中了剧毒。不仅如此,他的手掌鲜血淋漓,仔细一看小指竟然只剩半截,另外半截则落在不远处的血泊之中。刘正背后发冷,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那蓝衣男子长得清秀俊俏,却习得一身霸道的毒功,下手如此狠辣。



「所以我都说你会后悔了!」

红衣少侠低头看着冯霸天,黯然地叹了一口气,走到蓝衣男子的面前,伸手抚上蓝衣男子的脸颊,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短短一句,无限温柔。



蓝衣男子迎着红衣少侠的目光站起身来,微笑摇头,道「我能有什么事?只可惜了这身新买的衣衫,沾了血迹。」

刘正顺着蓝衣男子的视线看去,只见袖子上沾着斑斑血迹。应该是刚才挥剑削落冯霸天手指的时候一不小心溅上的。



红衣少侠低头看着蓝衣男子那一脸嫌弃的表情,不由得一笑。

「嫌脏的话丢掉便是。」



蓝衣男子却一脸正色道「不行,这件衣衫是你送给我的,绝不能丢。」



红衣少侠先是一愣,随即笑容如蜜糖一般化开「呆子,你要多少我买给你便是,何必唯独拘泥于这一件。」



蓝衣男子面色不悦,愠愠地道「你才呆,这是你第一次送给我的礼物,意义非同小可。」



「这不打紧。」红衣少侠嘴角微扬,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反正你我来日方长。」

说罢,他也不顾客栈中众目睽睽,俯下头去在蓝衣男子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蓝衣男子一惊,脸颊晕红,不知所措的眼神中全然没有了刚才反击冯霸天时手起刀落的狠辣劲。



随后他轻轻推开红衣少侠,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面。



「老板,这是酒菜钱和叨扰费。」

说罢,他用余光冷冷地扫了那些倒在地上的恶贼一眼,道「还不快滚?」



那几个乾坤帮的小弟被蓝衣男子的出手狠辣吓破了胆,哪里还敢继续逗留,抬起奄奄一息的冯霸天,抱头鼠窜似的夺门而出。



红衣少侠不禁苦笑,转身对客栈众人深深一鞠躬,朗声道「打扰到在座各位,在下与这位兄弟深感抱歉,还请各位多多海涵。」



众人见那红衣少侠虽然武艺高强却彬彬有礼,不仅如此还教训了那群为非作歹之徒,替所有人出了心口的一股恶气,哪里会怪罪于他,均是心生敬意,纷纷鼓掌叫好。



红衣少侠长剑回鞘,插在背后,执起蓝衣男子之手,四目相对,相视一笑,并肩向门口走去。



「少侠请留步。」

刘正大叫一声,抢上前一步。刚才他看两人看得入迷,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想起有一件重要的事没问。

见那两人同时回头,刘正按捺着内心兴奋,朗声问道

「敢问二位少侠高姓大名?」



红衣少侠一笑,拱手朗声答道「在下傅剑寒。」

蓝衣男子则是微微侧头,冷冷答道「东方未明。」



话音刚落,客栈中一片哗然。

但两人丝毫不在意身后众人的反应,推开客栈门口迎着风雪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风雪已不似刚才那般猛烈,只是零零星星地飘着雪。

傅剑寒与东方未明翻身上马,脚蹬马腹,一前一后策马向西奔去。

刘正一边独自细细品味着那两个名字强烈撞击在他心头的震撼,一边目送着那一蓝一红两个背影消失在苍茫天地之中。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