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陆明,感觉上是之前的那篇初识的后续,但其实完全分开来看也可以。虽然没有肉,但是给饥渴难耐的陆少嫖头享用了一些福利。

另外我真的不会取名字啊,看完之后不要说我标题欺诈就好orz



---------------------------------------------------------------------------



「好了,东方少侠,请睁眼吧。」

听到这句话,东方未明这才心惊肉跳地睁开紧闭的眼皮。





眼前的那面铜镜映入眼帘的瞬间,东方未明不由得暗自惊呼。



镜中之人是一个容貌秀美的陌生女子,皮肤白嫩,双颊晕红,一头青丝如瀑般披在肩上,一身淡紫色锦绸罗缎的映衬下,出落得是淡雅清丽,秀若芝兰。

这个人是谁,当真是自己么?

「哎呀呀,东方少侠,您要是生作女儿身的话,论姿色咱们飘香院的姑娘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呀。」

丫鬟小娟在一旁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发出陶醉的感叹声。

「呵呵呵,就是啊,果然让东方少侠来假扮我们飘香院的姑娘是个正确的决定!」

站在东方未明身后的老鸨摇着圆扇,笑得花枝乱颤。

东方未明长长地叹了口气,满肚怨气不知该往何处撒。





事情是这样的,前些天东方未明闲来无事出谷闲逛,途径洛阳时听闻长期在外办案的史刚这几天刚刚回来,于是便到衙门去探望。闲聊几句才知道,最近洛阳城出了一桩奇案,洛阳城中的一所名叫飘香院的青楼最近屡遭失窃。失主全都是来飘香院寻欢作乐的客人。当他们在房中风流快活之时,随身财物竟神不知鬼不觉的没了踪影。这样的行窃事件已经发生了不下十起,导致最近飘香院信誉大跌,客流明显减少。



而关于窃贼的踪迹,有姑娘提供证言,称夜晚在服侍客人的时候,会听到厢房的某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起初以为只是老鼠,但后来却总感觉到有一道视线在偷偷地盯着自己,甚至有人看到厢房窗外时不时会出现若隐若现的黑影。



先前东方未明曾在杭州帮史刚查清金风镖局毒杀案的真相,令史刚对他的办案手段刮目相看,所以这次看到东方未明出现,史刚自然也请求他助自己一臂之力。东方未明当时听完案情描述,只觉得这不过是一起很普通的盗窃案,于是没考虑太多,当场欣然应允。



他万万没有料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非要我来女装啊……」

东方未明不满地鼓着腮帮子,瞪了一眼端着下巴看着他啧啧称奇的史刚。



「东方少侠,这盗贼已是惯偷,多半对飘香院了如指掌,若我们派人埋伏在飘香院周围只怕会打草惊蛇。」



「就是说啊。」老鸨在一旁忙不迭地迎合「这贼子可精了,若是走漏半点风声,说不定会引起他的警惕,要是让他知道了这飘香院中有埋伏,以后要想抓住他可就难了。」



「所以」史刚继续接腔,「最好的办法就是瓮中捉鳖,从各方证言来看,那盗贼不但行窃,还喜好偷窥,东方少侠化装成青楼女子,亲自设局引诱盗贼上钩,你假装与客人亲热,等那贼人现身行窃时再将其抓住,此案可破。」



「何况东方少侠模样这么俊,身材较那寻常男子也偏纤瘦,扮起女装来一点破绽也没有,我看那贼子绝对会上钩的。」



一旁的小娟也这么应和。



东方未明心里的吐槽简直要喷涌而出,但是既然上了贼船自己也不好再推三阻四,毕竟他也不喜欢拖泥带水不干不脆。

既然事已至此,那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只不过,此时的东方未明并没有想到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





「在下金风镖局陆少临,请多指教。」

说话之人对着东方未明微微鞠躬的时候,东方未明彻底傻眼了。



他肤色白皙,剑眉星目,一头黑发率性地扎起来搭在右肩,一身蓝白相间的锦衣,举手投足一派温文尔雅的风范。

无须对方自我介绍,东方未明也认得出他是金风镖局的少镖头陆少临,毕竟距离上次两人在杭州的初次见面也才过了一个月。东方未明没想到,和陆少临的重逢会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地方,这种场合。

陆少临是到访飘香院的客人,而东方未明则是乔装打扮过的青楼女子。

东方未明呆了半晌,直到陆少临歪头,他才意识到现在自己的身份,连忙低身回敬一礼。



这下可麻烦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熟人!要是被陆少临认出自己的身份,自己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姑娘,莫非我们曾经在哪见过?」

陆少临默默地凝视了东方未明半晌,忽然间这么说道。



东方未明正心神动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忽然一只大手伸过来将自己的手握住,东方未明本能地轻轻一挣,但很快就想起此刻自己的身份,顺从地安静下来,任由对方握着。



「………………」



「啊!瞧我这记性,明明方才老鸨才特地嘱咐过,说姑娘你不会说话,真是对不住,是我唐突佳人了呢。」

陆少临轻拍自己脑门,露出略带歉意的微笑。



(什么?原来我还有这种设定吗?该死的老鸨,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东方未明在心中暗自把老鸨咒骂了一百遍,脸上却不动声色地报以一笑,在陆少临的牵引下来到圆桌边坐下。



「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老鸨难道没有向他介绍我的名字?)

东方未明心中略有疑问,但没有深想,拾起陆少临的掌心,不假思索地在他的掌心写下一个「晞」字。



「晞?真是个不多见的好名字。」



陆少临抬起头来,再次把东方未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东方未明被他那缠人的视线看得浑身不自在,连忙拿起桌面上的酒壶,往杯里斟满了酒,递到陆少临面前。



「多谢晞儿姑娘,陆某先敬姑娘一杯。」

陆少临爽快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说起来陆少临不是在杭州么,怎么会千里迢迢跑来洛阳逛青楼?觉得有些好奇的东方未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纸和笔,把自己的疑问写了出来。



「我若说是来洛阳走镖的,恐怕晞儿姑娘也不信吧。」



的确,洛阳这边基本上是长风镖局的势力范围,东方未明进逍遥谷已是一年有余,来洛阳也有十多次,从来没见过金风镖局的人在洛阳出没。



「走镖的确不假,却不是陆某来洛阳最主要的原因,陆某来洛阳,是为了见一个人。」



【见谁?】



「见陆某的心上人。」



陆少临微微一笑,将东方未明替他斟满的酒杯拿起来,再次一饮而尽。两杯酒下肚,陆少临的脸开始有些晕红,一双澄澈灵动的眼睛微微眯起来,凝视着东方未明。



心上人?那个常年流连于风月场所,自称情圣的花花公子居然有心上人?这是在开哪门子的玩笑。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东方未明心中忽然有些不是滋味,然而他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晞儿姑娘怎么不喝?来,陆某敬你一杯。」

见东方未明低头沉默,陆少临先将自己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再为东方未明斟了一杯酒,递到他面前。东方未明本来想今晚自己有任务在身,害怕喝酒误了正事,但是转念一想自己酒量也不差,只喝一点点应该不打紧,于是便也接过那杯子,饮下少许酒水。



【恕小女子冒昧,敢问陆公子的心上人是何方人士?】



东方未明始终还是很介意这个问题。他很好奇让那位自诩风流的陆少临心心念念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人家住洛阳附近……」



陆少临沉吟片刻,眼神忽然飘向远方,似乎在回想那人容貌。

「那人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笑起来像太阳一样温暖,长长的黑发束成马尾扎在脑后,一身朴素的蓝色衣裳随性洒脱。」



唔……听这描述,对方似乎并不是什么美人,感觉比较像个假小子啊。



东方未明刚这么想,陆少临就好像看穿他心思一般,笑着说道。



「不过外貌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人明明武功高强,浑身一股凛然之气,但性格却又单纯无邪,就像一股清泉一样,跟他在一起感觉整个人都被净化了。」



清泉?净化?这也太夸张了吧。

也不知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是此人真的有天大的魅力,连久经情场的陆情圣也被迷得神魂颠倒。



东方未明自讨没趣,闷闷地抬起手中酒杯饮了一口。



【这么说来,那位姑娘与陆公子是两情相悦?】



陆少临低头苦笑,却不言语。



【难道是单相思?】



陆少临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金风潇洒哥,杭州陆情圣,玉面郎君陆潘安也有今天呢。」



听到他像是背顺口溜一样一口气说出那一串熟悉的名头,东方未明忍俊不禁,差点没笑出声来。



「哦!晞儿姑娘你终于笑啦。」



陆少临左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东方未明的脸。



东方未明脸一红,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陆少临那直勾勾的视线让他有些坐立不安,不知不觉间心跳有些加快。

奇怪,明明对方是男人,自己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一只手忽然伸到自己的腰间,轻轻一揽,东方未明重心不稳,就这么落入一个温暖宽厚的怀中。



「晞儿姑娘,你笑起来,真好看。」

陆少临温热的呼吸扑在东方未明的耳边,那温柔似水的轻声细语令人头皮发麻,脸颊瞬间变得好热。

好可怕!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风潇洒哥,杭州陆情圣,玉面郎君陆潘安吗!?

东方未明心跳愈发激烈,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仔细一看,晞儿姑娘还真是像极了陆某的那位心上人呢。」

陆少临痴痴地凝视着东方未明的眼睛,脸慢慢地向这边靠近。感觉对方的唇近得几乎要贴上自己,东方未明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睛。



可是那吻并没有如期而至,隔了半晌不见有动静,东方未明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只见陆少临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盯着东方未明,随后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就别装了。未、明、兄」



陆少临把嘴到东方未明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轻声说道。



「什么!?你……!」

东方未明愕然,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这个笑得意味深长的男子。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陆少临出其不意地在东方未明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未明兄是我陆少临心仪之人,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你啊。」

陆少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东方未明顿时满脸通红。



原来一开始被蒙在鼓里的人只有自己!?

而自己还傻乎乎地以为自己的身份没有被看穿,若无其事地继续扮演着青楼女子的角色?

更何况,对方还是那个陆少临。

一想到这里,东方未明就几乎晕厥过去。

这简直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



见东方未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陆少临满足地扬起嘴角。

「今晚的计划,陆某都听史捕头说了,是我自告奋勇要帮助你们的。瞒着未明兄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未明兄的反应实在太可爱了,陆某忍不住就……」



可爱个鬼!什么叫做忍不住!



「你……你给我记住,陆少临!」

东方未明恨恨地咒骂道,但声音细若蚊鸣,完全没有震慑力。



「嘘!噤声——」

陆少临忽然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东方未明的唇上。



「我们的目标,似乎已经出现了。」

陆少临的眼神往右后方瞥了一瞥。东方未明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在那摇曳的灯火的映照下,两人身后半掩的红色挂帘上投射出一个黑色的人影。



贼人终于出现了!东方未明大喜过望,挣扎起来想要推开陆少临冲出去。却被陆少临用更加强劲的力量按在怀里。



「不要打草惊蛇,要抓就抓现行。」



「那……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该如何是好?当然是继续咯。」



「继续……?」

东方未明莫名其妙地歪歪头,紧接着他就被陆少临抱起来。



「你……你干什么!?」



看到陆少临抱着自己往床边走去,东方未明有点心神慌乱。陆少临将东方未明轻轻置于床上,接着整个人覆了上去。他抓住东方未明的两只手高束在头顶,一条腿伸进东方未明的两腿之间,把嘴凑到东方未明的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那贼人不是喜欢偷窥么,我们何不将计就计?」

东方未明呆呆地看着陆少临就这么俯下头来,等他再度反应过来之时,自己的唇已经被陆少临吻住。



是了,东方未明此刻倒是想起来了,当初是有这么一个计划来着,先是由他假装与客人亲热,待贼人现身之后再来个瓮中捉鳖。



可是,一想到在一旁有人偷看的情况下,自己被另一个男人按倒在床上为所欲为,东方未明就羞耻得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为什麽当初自己没想到这一点,早知道假扮女装是这么丢人的事,东方未明宁可掉名声也不会接这鬼案子了。



「唔……」

虽说是假戏真做,但陆少临的吻绝不粗暴,而是异常的温柔,仿佛在安抚缓解东方未明的紧张一般,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明明是被另一个男人强吻,但东方未明却觉得浑身酥麻,没有半点厌恶和抵触情绪。



嘎吱一声,东方未明如坠云中的思绪突然被一声微响扯了回来,耳功超群的他当然不可能听漏任何细小的杂音。



他用余光瞟向挂帘处,只见黑暗中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走向房子中央,伸手想要去翻开陆少临放在桌面上的随身行囊。



说时迟那时快,东方未明只觉得眼前一阵风吹过,陆少临已经站在男人的身后,将明晃晃的刀架在贼人的脖子上。



「噫————!!」

贼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坏了,腿一软跪在地上。



「贼子,真让我们一阵好等,乖乖束手就擒吧!」

陆少临嘴角一扬,露出一个不逊的微笑。



--------------------------------------------------------------



「唔~~~~~」

褪去女装,恢复了平日打扮的东方未明站在衙门门口,嘟着嘴巴,踢了一下脚下的石子。

「未明兄——还在生气——?」

陆少临走上前来,一把搂住东方未明的肩膀。

「犯人被捉拿归案,你我也顺利地领到了报酬,岂不是大快人心可喜可贺么?」

「我牺牲最大,风头却都让你一个人出了,不开心。」

东方未明扭过脸去,要是让他看到陆少临那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难保自己不会一拳打扁那张恼人的俊脸。



那之后,东方未明和陆少临顺利将惯偷捉拿归案。那贼人原是洛阳城内的一名乞丐,平时常徘徊于飘香院门口,表面上在行乞,实则觊觎出入青楼客人的财物,伺机行窃。某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突发奇想,竟起了潜入飘香院之内盗取客人财物之念。被捉拿归案之后,贼人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飘香院也终于得以洗脱污名。为了表示对东方未明和陆少临的感谢,史捕头各自送了他们一把上等的武器。



按说案情既然水落石出,自己又得到了应有的报酬,本该可喜可贺才对。可是东方未明却依然闷闷不乐。

搞了半天,自己不过是扮成青楼女子,被陆少临这个欲面狼君从头到尾调戏了个够本,还被那贼人看见自己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强吻的一幕,而最后亲手捉拿了那贼人的也不是自己,而是陆少临。

东方未明都不知道自己是去干什么的了。



「什么嘛,我还以为未明兄是在气陆某方才的失礼之举呢。」

「失礼之举?」

「虽说是为了令贼人掉以轻心,但陆某冒犯未明兄亦是事实,实在是深感抱歉。」

听陆少临这么一说,东方未明又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他被陆少临紧紧搂在怀中,被措手不及地夺走一吻……再然后……

「未明兄,你怎么又脸红了?」

陆少临弯曲手指,刮了刮东方未明的脸颊。

东方未明又羞又急,一把拍开陆少临的手。

陆少临却也不生气,脸上依然笑容不减。



「不过道歉归道歉,陆某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什么意思?」

东方未明转过头来,莫名地看着陆少临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因为陆某字句肺腑,没有半句假话。」



啊啊,是指心上人那件事么。虽然当时听到并没有往深处去想,但是案子了结之后冷静下来一思量,从陆少临所描述之人的外貌来看,那不正是自己么?



可是陆少临喜欢自己?这种事有可能么?



「陆兄,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未明兄何出此言?」



「陆兄风流倜傥,是风月烟花之地的常客,一大把年轻貌美的女子任你挑选,又怎么会喜欢上男人?」



「我喜欢谁与我出入什么场所没有关系吧?况且是男是女有那么重要么?别忘了本人可是杭州陆情圣,区区男女之别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虽然听起来有些强词夺理,但也不全然是胡话,东方未明一时也无法反驳。



不知道为什么,被陆少临抱住强吻时虽然着实丢人,但是东方未明并没有觉得有半点厌恶。仔细想想,两个男人之间这样的举止绝对不正常,那么为什么自己当时却没有感觉到恶心?



这一定都是陆少临的错,都是这个人害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实不相瞒,这次陆某前来洛阳,也是因为自从上次杭州一别,陆某对未明兄甚是思念。总想着找机会到洛阳来,与未明兄一聚。」



「即是如此,那陆兄应该事先托书一封告知未明才是啊。」



「本来按情理来说是该如此,但是这样一来不就不能欣赏到未明兄惊喜的表情了么。」



「你!…………无聊。」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真的让人无法理解。东方未明白了他一眼,转身向客栈的方向走去。罢了罢了,今天就当自己出门踩狗屎,触了大霉头好了。



「未明兄,陆某话还没说完呢!你要上哪儿!」



「我要去吃一碗猪脚面线,去去晦气!」



「猪脚面线?那是什么?听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你别跟过来!」



「未明兄别这么冷淡嘛,我们好歹也有同床情谊啊。」

陆少临一把搂住东方未明的脖子,冷不丁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



「喂!你……!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

东方未明顿时羞得满脸通红,不安分地挣扎起来,一拳捶在陆少临胸口。



陆少临虽然结结实实地挨了东方未明一拳,但心里却像是灌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喜不自胜。



「来来来,未明兄,这顿陆某请客,咱们一起去吃猪脚面线!」





END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