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一年踏入这片养育了他的土地,荆棘既是怀念又有些伤感。



地方仍然是他从小所熟悉的那个地方,然而气氛却和以往大不相同。



今天,是逍遥谷掌门谷月轩与华山派掌门之女曹萼华成亲的大喜日子。平日里宁静悠闲的逍遥谷,今晚上宾客来往络绎不绝,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华山派的、武当派、青城派……

好多熟悉的面孔都参加了今晚的喜宴。



逍遥谷中央的大堂布置得一片灯火辉煌,很快谷月轩和曹姑娘就要在这里拜堂成亲。

荆棘不想声张,于是趁着夜色,小心翼翼地绕过众人的视线,溜进花丛边上的小道,翻上树荫底下的围栏。

躲在这里的话月色正巧被树荫遮住,光线昏暗,不但不会被人发现,还正好可以将会客厅里的情景一览无余。



不一会儿,身披大红礼衣的谷月轩便出现在厅堂门口,忙着与各位来宾寒暄。



谷月轩的脸上洋溢着温柔的微笑,气色看起来还不错,与一年前那场恶战刚结束的时候相比起来,明显红润了许多。



他想起来,一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他偷听到师父与大师兄的交谈。



犹记得,那是个皓月当空的夜晚。

师父说,轩儿,你赶紧选个好日子,到华山派提亲吧。

谷月轩有些措手不及,师父,为何如此突然?

师父笑道,哪里突然了,为师知道你和曹姑娘在一起时间不短了,是该谈谈终身大事了。

可是……谷月轩皱眉。

阿棘至今仍卧床不起,我实在没有这个心思提和曹姑娘的亲事。

傻小子,师父拍拍谷月轩的肩膀,正是这种时候才需要办喜事来冲冲晦气。

谷月轩还欲说些什么,可是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应了声,是,师父。



荆棘没有勇气再继续听下去,转身离开。

走出几步,只听啪的一声,手中的包裹掉在地上散落开来。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颤抖得停不下来。



心里好烦躁。好生气。

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生气。

不是气师父,也不是在气谷月轩,更不是气曹萼华。

他低头看着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那是他为了感谢这些天来大师兄对他日日夜夜的照顾,今天特地拄着拐杖,强忍着全身关节疼痛的身体,到杜康村去买回来的一包绿豆饼。

这是大师兄最喜欢吃的绿豆饼。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买回来的绿豆饼散落了一地,荆棘忽然觉得自己好滑稽。







那天晚上,他不辞而别。



离开逍遥谷之后,荆棘便孤身一人闯荡江湖。

虽然离开长年相伴左右的师父和师兄弟,说从不感到寂寞是假,但是只要一想到继续呆在逍遥谷,就要成日面对谷月轩和曹萼华夫妻俩,他就觉得还是一个人在外面比较逍遥自在。

而且他觉得自己的离去,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件好事。

已经上了年纪的师父不会再被他气得七窍生烟。

未明不必在为到处惹是生非的自己背锅收拾烂摊子。

再也不用听到小师妹喋喋不休地朗读那充满酸臭味的言情小说。

也不需要再承受谷月轩那份让人不自在的温柔。



就这样,一年过去。



前些日子,荆棘无意间听一些江湖人士说起逍遥谷掌门要迎娶华山派掌门之女,说是已经选了良辰吉日,广邀武林正派人士前来赴宴。

至此,荆棘离开逍遥谷不长不短刚好一年,这一年里,荆棘行走江湖经历了不少人和事。也许是过了那个年龄的缘故,又或许是由于增长了不少历练,总之当年他的那暴躁的性子如今已经收敛了几分。

回想起当年离开逍遥谷,此时荆棘的心境已有不少变化。

一些曾经在意的东西,放不下的人和事,说不定现在已经可以释然。



既然如此,那么回逍遥谷看看应该也无妨吧。



怀抱着这样的心情,荆棘回到了这个阔别了一年的故乡。







那是在宾客散尽之后的午夜时分。

等师父未明他们都回房休息之后,荆棘也打算就此离去。

可是当他走到逍遥谷口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棘——!」



荆棘微微咋舌,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翼翼的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踪迹。



追上前来的谷月轩连礼衣都没换下,不知是因为被大红色的礼衣映衬着的缘故,还是因为今晚沾了酒水,他的脸颊微微泛红。



「你回来啦……」

谷月轩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在外面贪玩很久没有回家的孩子一样,眼底里的温柔让人不禁心头一热。



荆棘不知道该怎么回他,只好讪讪地说了句「恭喜你,大师兄」。



「怎么不进来坐坐?师父、未明还有小师妹都很想念你。」



「太麻烦,还是算了。」

要是被师父他们发现自己来了,那还不铁定把他关在逍遥谷里,别说今晚,恐怕今后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毕竟他今晚回逍遥谷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看看大师兄,再看看大家过得好不好而已,这并不代表着他要回到逍遥谷来和大家住在一起。



果然,谷月轩的脸上明显地掠过一缕失望。



「阿棘,对不起。」

不知道谷月轩为什么突然道歉,荆棘疑惑地转过头来。



「那天晚上……」

谷月轩有些欲言又止,犹豫了半晌,他终于抬起头来,注视着荆棘的眼睛。



「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了我和师父的谈话?」

荆棘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反应。



原来那天晚上谷月轩知道自己就在那里。

真是太失策了,明明最不想被这个人知道,荆棘微微皱眉,在心里暗暗地啧了一声。



「你会离开是不是因为……」



「哈??」

荆棘大声打断了谷月轩的话。声音之大,不禁谷月轩吓了一跳,连他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要走是我个人的决定,跟你们无关。不要自作多情好吗?」

甩出这句话的瞬间,荆棘就立刻后悔了。

因为他看到了谷月轩的脸上明显地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荆棘心头猛地刺痛,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大师兄的这副表情。

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一样,仿佛是对方在无声地责备着自己的任性。



荆棘心一横,转过身去,正要离开。

谷月轩连忙抢上一步,紧紧抓住他的手。



「阿棘!你要走了吗?」



荆棘头也不回,点了点头。



「真的不打算留下来了?」



「………………」



「是吗……」

见荆棘不作声,谷月轩叹了口气,沉默下去。



荆棘能感觉到握住他的那只手正微微发热。



「既然如此,请你至少把这个带上。」

感觉到手里被塞入一个软软的东西,荆棘回头一看,手里多了一个小小的锦囊,上面绣着一个轩字。



「这是……!」

这是谷月轩的娘亲留给他的遗物,一个绣着他的轩字的护身符,谷月轩从小到大都一直把这个护身符当宝贝一样揣在怀里,从不离身。



「你干嘛给我这个?这不是你的宝贝吗?」

荆棘不明白,为什么谷月轩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自己。



「阿棘,大师兄实在愧对于你。」

谷月轩再次低下头去,开始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那日在天龙教上,你被龙王打下山崖,未明师弟紧随其后地追着你跳了下去。」

似乎是回忆起当时的那个情景,谷月轩的手颤抖起来。



「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阻止,眼见你们俩消失在悬崖底,师兄以为你们双双殒命。」

说着,谷月轩眼眶微微泛红。荆棘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默默地看着他。



「比起挑拨离间的玄冥子,比起将你打落悬崖的龙王,我更恨无能为力的自己。说什么要保护你们,关键时刻却什么都做不到,我没办法像未明那样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救你。」

荆棘有些暗自惊讶,他没想到谷月轩那淡定从容的外表下,内心竟然怀抱着这样的罪恶感。

更何况这明明不是他的错。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谷月轩如释重负般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起头来。

看得出来他在努力试图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平静。



「如今,我既是逍遥谷的掌门,又与曹姑娘成亲,肩负重任,没办法时时刻刻伴你左右保护于你。」

说着,他握起荆棘的手,把那护身符包裹在荆棘的手心。



「师兄不在你身边的时候,就把这个当作是我。不管你人在哪里,它都一定会保护你的。」



谷月轩的每一句话都重重地敲打在荆棘的心上,他握着那小小的锦囊,一时间喉咙发热,一股热流涌上胸口。



「师兄……我……」

荆棘半张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该道歉,还是该感谢?还是道别?

亦或是,其他……



「去吧」

不管怎样,谷月轩最后还是慢慢地松开了他的手。



「师兄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谷月轩退后一步,依依不舍地看着他。



荆棘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直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想说的话。



连一句再会也没有说,荆棘便转过身去。

他默默地往前走了一会儿,来到谷口的桥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大师兄仍伫立在灯火阑珊处,注视着他离去的方向。



荆棘忽然强烈地难过起来。

只怕再看会忍不住折返回去,所以这次他是真的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踏上了出谷的羊肠小路。



浓浓月色下,大师兄那寂寞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



而这也是大师兄留在荆棘心中的最后一片记忆。







<完>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