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篇侠客同人就炖肉这样真的好吗_(:з」∠)_

2.可是生活已经如此艰难,我们就不要再自虐虐人了,来点傻白甜,炖炖肉吃多好^q^

3.东方未明视角,非公式的年龄设定有

4.少肉,请自行春哥。

好了,就不废话了,以下正文↓↓↓↓↓

---------------------------------------------------------------------------

这天,东方未明蹲坐在房间,正在整理前几天参加江大侠寿宴的时候从洛阳搜刮回来的战利品。

在一堆字画古玩和兵器中,不经意间他的视线被一本书的封面吸引过去。



书的封面很简单,画的是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旁边简单粗暴地写着四个大字。



(东方……快弟?)



未明不知道这是本什么书,也不记得自己是在哪里捡到的,当时忙于完成各种任务的他只顾得在洛阳城中奔波,根本来不及将到手的东西仔细看个究竟。



这书的封面乍一看上去虽然平平无奇,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未明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冲动,仿佛被某种奇妙的力量牵引着,鬼使神差般地被那封面诱惑,不由自主地翻开它。



翻开一看才知道,这本书是一本连环画册,内容似乎讲述的是一位默默无闻的江湖小虾米闯荡江湖的经历。



(什么啊,原来只是本普通的绘本)



未明略有些失望,正要把绘本合上丢到一边去的时候,忽然间余光被某个画面吸引住。



(嗯?这……是……)



心脏突然间漏跳一拍,原本以为只是本普通的连环画,不知道为什么画面中的主人公居然赤裸了全身,以猥琐的姿势与另一个全身赤裸的人纠缠、结合在一起。



等等,这莫非是本小黄书?



东方未明不是第一次捡到过小黄书,之前在杜康村里闲逛的时候,他也曾经捡到过一本名为侠客天堂的书,里面的内容全都是一些令人浑身发热血脉喷张的画面。



而这本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充满了冲击性,不同的是它令人震惊的点却有些出人意料。



因为,这本书里交合的双方,并不是一男一女,而是两个……都是男人!



未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定睛看了几秒,脸一下子热了起来。



(难道这本是专门描绘龙阳之好的???)

发现了这一事实的瞬间,未明立马合上书本,惊魂未定地摸了摸胸口。



年方十六的未明至今未曾动过男女之情,光是普通的男女情事对他来说就已经非常具有冲击力,更不要说这种赤裸裸地描绘龙阳之好的小黄书,对于尚处青春期的他来说,这画面实在太美他简直不能直视。



然而,就在未明刚想起身收拾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下腹部感觉怪怪的,有点不对劲,他小心翼翼地把视线往下移去,下一秒便彻底傻了眼。



没想到他的双腿之间竟然已经撑起了鼓鼓的帐篷。



正所谓身体永远都是最正直的,而男人永远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但是!

未明不禁在心中怒骂起来。

你这该死的老二,看男女小黄书硬也就算了,为什么看男男你也硬啊!这样岂不是搞得好像我有那方面的嗜好一样吗!?



气急败坏的未明正不知该拿这不听话的儿子如何是好,忽然间背后传来一阵响亮的敲门声。



「喂!是我,开门!」



只听声音未明便知来者何人,只是还没等他回答,房门就被一脚踹开,二师兄荆棘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你这家伙在干嘛,在外面叫你好多声都没反应。」



荆棘走到未明身后,像个大爷似的交叉双臂抱在胸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未明。



「二、二师兄,有什么事?」

未明不敢站起来面对荆棘,只好背对着荆棘捂住下半身,假装平静地回了一句。



「师父的旧友来逍遥谷作客,师父说要引荐你跟对方见面打个招呼。我在外边叫你好几声都不应,这才直接进来,你磨磨蹭蹭地做啥。」



「哦,我、我知道了,跟师父说我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未明依旧是不肯转身过来,双手有意无意地遮掩住下体。

荆棘见未明遮遮掩掩扭扭捏捏,不由得心中起疑,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未明的肩膀,把脸凑到未明的颈脖旁,偷看未明的表情。



「你在干什么?」

没想到二师兄一下子凑得那么近,未明一慌,手捂得更紧,眼神飘忽不定。

荆棘见状便将视线往下移去,停在未明紧紧捂住的下腹部上,接着余光瞄到散落在地面上的那本大大敞开的连环画。



「嗯哼……你小子,原来如此。」

瞬间明白了一切的荆棘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邪笑。



被那张邪魅的笑脸盯着的未明就像一只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一时间竟动弹不得。



就在这时,突然间荆棘的大手猛地抓住了未明的手,硬是把他的手从下腹部前掰开。还没等呆若木鸡的未明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已经向后倾斜,仰面朝上地倒在地上,随后一个厚实的胸膛便压将上来。



「二师兄!好重!」



意识到此刻荆棘正压在自己的身上,未明顿时吃痛地大叫出声来。



听到未明这句话,荆棘不禁失笑,眼神中不知为何闪现出一抹冷酷的光芒。



「你这小子,在这里偷偷摸摸的,我道是在做甚,原来是在偷看禁书。」

说罢,荆棘的手便抚上了未明肿胀的下体。未明浑身一抖,差点惊叫出声。



「想不到啊,你原来还有这种嗜好。」

荆棘邪邪一笑,瞥了一眼摊开在地上的绘本。

绘本摊开来的那一页正好是江湖小虾米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按在身下破了菊门,长驱而入的画面。



未明又羞又急,心里大叫冤枉,但却一时间百口莫辩。



「二师兄!不是的!我真的没有这种嗜好,这只是个意外!你要相信我!!!」



「意外?那这个东西你怎么解释?」

荆棘冷笑一声,手上忽然使劲一捏。未明吃痛,条件反射地皱起眉头。



的确,人证物证皆在,这时候任何借口听起来都像是狡辩,确实是没有什么说服力。

未明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男人最隐私最柔弱的部位,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被那个恶师兄握在手心。他完全不知道这脾气乖张、平时就爱欺负他的二师兄会做出什么事来。



「身为一名刚入门不久的逍遥派弟子,不听师父的话好好练功,却在这里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荆棘大手往下一拉,瞬间未明的裤头就被褪到膝盖上,下半身赤条条地裸露在空气中。



「说,你该罚不该罚。」



「二师兄,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师弟我吧~~~」



就算是单纯如他,未明也意识到现在自己所处的境地是何等危险。但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有认罪求饶,提心吊胆地窥视二师兄的脸色。



「……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二师兄我就大发慈悲地来帮你一把吧。」



荆棘笑道,接着用那布满了粗茧的掌心抚上了未明那已经抬头的阳物,开始上下揉搓起来。

「二师兄,你,你这是在干嘛?」

「你不是硬了么,我来帮你解决啊。」

「我、我自己来……就好……不劳烦……二师兄」

「你跟我客气啥,我们不是师兄弟吗?师兄帮助师弟不是天经地义么?」

「做师兄弟……难道连这……这种事……也要帮吗!?」

「不错,既然是师兄弟,那就应该不分彼此,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说着,荆棘便俯下身去,竟毫不犹豫地张开嘴巴,将未明的阳物含入口中。
那一瞬间,未明只觉得如同浑身遭到雷劈一般,仿佛整个人被包裹在又温暖又湿润的触感里,一股热量正在下腹部慢慢凝聚,升温。
荆棘那灵活的舌尖仿佛是活物一般,每次滑过未明的阳物顶端时,未明就会感觉到背脊像是窜过一道电流,令他浑身又酥又麻,欲仙欲死,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

「啊……嗯……」

荆棘的舌头越动越快,未明的呼吸声也越发急促。淫靡的水声回荡在密闭的空间,听起来更加清晰,更加淫靡。

「二师兄……二师兄……唔……我不行了……」
一股股热浪在全身荡漾开来,未明难以自持地伸出手去撑在荆棘的头上,想要将他推开,可是全身又酥又麻使不上力气的他完全没办法推动荆棘,只能徒劳地抓住荆棘凌乱的刘海,在他的身下不停挣扎。

不经意间遭到荆棘猛地一吸,一种似曾相识的激烈快感瞬间汹涌而来,未明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便在荆棘的口中释放了体液。

荆棘显然没有预料到未明这么快高潮,他没有松开嘴,而是直接用嘴接住那喷涌而出的粘稠体液。

「好苦……」
直到将未明的体液尽数咽下,荆棘这才松开嘴,皱着眉头抱怨道。
而未明则是上下抖着肩膀喘着粗气,像是刚刚跑了几里路一样软成一滩烂泥,眼瞳毫无焦距。



待未明气息差不多平静下来,荆棘才抬起头,一脸嘲讽的表情看着未明。

「好快,你也太快了吧。早泄吗你?」



荆棘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笑。弯曲食指在未明鼻尖上轻轻一刮。



「谁早泄啊!?都怪二师兄你……!」

未明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拍掉荆棘的手。



「怪我?怪我什么?」

荆棘不由嗤笑,再一次覆上来。

未明自知失言,闭嘴不再说话,荆棘便双手撑在未明的脸旁,低下头去用一双火热的眼睛注视着他。仿佛只要未明不回答,他就要这么一直盯下去,把未明盯出一个洞来。



未明被荆棘盯得浑身不自在,最后实在招架不住,只好支支吾吾地开口。

「都怪二师兄………太…………

太…………………」



「太……?」



「都怪二师兄……………………舌功太厉害啦!!!」

大声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未明羞得立刻用双手遮住红透耳根的脸。



荆棘见状忍不住哈哈大笑。



「是你这身子太敏感了吧。」



说着便伸手去拉未明捂着脸的手。

未明的手被荆棘用蛮力拉开,只好又气又急地把脸扭到一边去。



他不敢对上荆棘的视线,因为他能想象得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是有多丢人。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这么窝囊的一天。

几乎不看小黄书的他,好死不死偏偏被那个天天跟他作对的二师兄逮到,被他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

接下来在二师兄的口中呻吟、高潮了不算,还被逼着说出如此不知廉耻的话。他东方未明这一世英名(并没有那种东西)都毁于一旦啊!

未明此时只想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进去,再也不想出来见人了。



也不知道接下来二师兄会用怎样刻薄的话语来羞辱自己。



然而没想到的是,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二师兄的挖苦,而是长时间的沉默。

荆棘忽然整个人不动了,像是被点了穴一样,一言不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未明红着眼眶抬起头来,只见荆棘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用专注到可怕的视线死死地盯着自己。



「二……师兄?二师兄?」



未明小心翼翼地伸手在荆棘面前晃了晃。见荆棘盯着自己的脸一个劲地看,他还以为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他伸手胡乱摸了摸自己的脸,然而并没有什么,只好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不,没什么……」

过了半晌,荆棘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慌忙把视线从未明脸上移开。



「没想到……还挺可爱的嘛…………」



荆棘侧过头去,用若有似无的声音的嘟哝了一句,脸微微泛起一片红。



「哈?二师兄你说什么?」



「没什么!」



「可是二师兄……哎哟!!!」

未明话还未说完,就生生地吃了一记二师兄的手刀。



「都说没什么了!」

荆棘气鼓鼓地交叉双臂抱在胸前,闭着眼睛扭过头去,恢复到他平时那副臭小子别理我的表情。



「二师兄……」



我只是想说你好重啊,能不能快点从我身上下去。未明满腹委屈,刚想开口抱怨,忽然嘎吱一声,门口处传来了门被推开的声音。



「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慢,师父在催了,还不快……」



大师兄谷月轩一边说着一边毫无准备地推门而进。而当他看到房间里的情景的一瞬间,整个人就像石化了一样呆在原地。



被荆棘压在身下并且裸露着下半身的未明,以及头发衣衫凌乱不堪大咧咧地骑在未明身上的荆棘。



「你们……」

半晌,谷月轩才微微侧头。



「在练什么功吗?」

谷月轩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脸色却刷地阴沉下来。



「师兄!!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

未明被吓得连忙手舞足蹈惊慌失措地想要爬起来,可是却被稳若磐石的荆棘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解释什么?一切正如你所看到的。有什么好解释的。」

荆棘倒是一脸淡定,看样子是要坦白一切的节奏。



「二师兄!!!」



「未明这小子,他正在看……」

未明心中大叫不妙,要是让大师兄知道自己在看小黄书,还跟二师兄干出苟且之事那还了得!?想到这里他使出吃奶的劲一个鲤鱼打挺地跳起来,反扑到荆棘身上,用力捂住他的嘴。荆棘的下半句话立刻被他扼杀在掌心,生生地咽回喉咙。



「没什么!!我们真的没在做什么!!师兄你要相信我!!别听二师兄胡说八道!!」



谷月轩默默地盯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位师弟,眼神变得越来越凌厉,表情不知为何还有些可怕。在未明的记忆中,他好像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个温文尔雅的大师兄露出过这样的表情。冰冷得仿佛将周遭的空气一瞬间冻结起来一般。



就这样,令人害怕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谷月轩才终于将紧绷的表情放松下来。



「赶紧收拾一下,客人和师父已经等了许久了。」

谷月轩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转过身去,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样准备离开。



未明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把手从荆棘的嘴巴上移开。



「对了,你们两个……」

不过紧接着,背对着两人的谷月轩又开口说道。



「今晚,到我房里来一下。」



未明和荆棘都一下子愣了,对于大师兄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他们两个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引导师弟走上正途,也是我这作大师兄的职责,呵呵。」

谷月轩回过头来,露出那张人畜无害的微笑之后,扬长而去。

与此同时,不知为何,未明和荆棘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看来,对于逍遥谷弟子东方未明来说,今晚又将会是惊心动魄的一夜。





完。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