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未明按照信中所说来到杜康村湖畔,却不见写信者的人影。
正犹疑时忽听得身后有人轻笑,他转过头去,水声响动,只见一红衣少年在湖边水中嬉戏,东方未明凝神一看,不是傅剑寒又是谁。傅剑寒脱了鞋光脚站在浅可见底的水里踩来踩去,时而弯下腰去在鹅卵石间不停摸索,从乌黑的发丝间垂落而下的头带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摇晃摆动,当真是天真无邪不可方物,东方未明痴痴地看了一阵,傅剑寒才忽的抬起头来,与东方未明目光相接的瞬间,立刻笑靥明媚地朝着自己招手,东方未明只觉耀眼生花,不能直视。

「未明,过来!」
傅剑寒向这边招了招手,东方未明便施展轻功跃过水面,来到傅剑寒面前。
「抱歉,等很久了?」东方未明伸手撩起傅剑寒的刘海,略带歉意地道。
傅剑寒摇摇头,笑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着,傅剑寒牵着东方未明的手上岸,两人缘溪而行,走了数百步后拐入一片竹林,光影斑驳的参天青竹间一条小道蜿蜒曲折,行到尽头时视野豁然开朗。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幽静的涧谷,那里有屋舍数间,鸟语花香,琴瑟悠扬,百米水帘坠入碧蓝的潭水间,两岸芳草萋萋落英缤纷。潭水边上水车缓缓转动嘎吱作响,山水如墨宛如仙境,美得令人屏息。
东方未明叹道「杜康村附近竟有这等世外桃源,我在逍遥谷住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知道。」
傅剑寒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道「怎么样,很美吧?这可是我和剑南兄发现的。」
说话声间,琴声也戛然而止,不一会儿一个锦衣少年从溪边屋舍中推门而出,正是任剑南。
「南弟!」
东方未明欣喜万分地迎上去,结果没注意脚下台阶,啪地脸朝下硬生生栽了个跟头。任剑南连忙上前将他扶起,替他拂去脸上和头发上的枯叶与杂草。
「好啊,一见剑南兄就神魂颠倒啊。」
傅剑寒站在他身后,弯下腰来伸手刮了刮脸挤兑他,东方未明灰头土脸地爬起来,羞得满脸通红,任剑南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傅剑寒和任剑南并没有过问东方未明这些天都去了哪,东方未明也没有特别解释,三人之间仿佛有种无须言语的默契。傅剑寒有时外出打猎钓鱼,有时在溪边饮酒舞剑。任剑南则在草坪上席地而坐,抚琴弄弦,读书写字。肚子饿了就下厨烧饭做菜,困了就和衣而眠。
来到这里之后,东方未明常常想起师父的话,站在溪边望着清澈幽蓝的流水发呆。当然,他也会常常做恶梦,梦见自己的父母,梦见谷云飞和玄冥子,还有卓人清和大师兄。每次从梦中惊醒过来,东方未明都会来到瀑布底下静坐。任凭冰凉的涧水拍打自己的身躯,凝神屏息地将杂念从大脑里驱除出去。

是夜,东方未明又从梦中惊醒,他转身见任剑南与傅剑寒仍在熟睡,便悄悄爬起身来,拿起佩剑走出屋外。他踱到溪边,在清冷月色下拔出长剑,对着一株垂柳刺出一剑,刹那间有种对影成三人的错觉。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正邪两道,皆不容我。」
影子的声音幽幽地在空气中回响。
他仰头长叹,扬手在空中划了个弧形,柳叶飘扬着落在他的刀刃上,无声无息地断成两截。
东方未明伸手想要抓住那片残叶,却不料寒风一吹,那残叶便从掌心不声不响地溜走。
「师父说过,越是心烦意乱之时,越需要静下心来沉思,冷静面对,我一定能靠自己找到答案的。」
东方未明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许多人的身影,好多声音在耳边不停环绕。
「东方未明,你真是个可悲的杂种,你的父母叛出本教,罪该万死,留下来的杂种更加没有理由活在这个世上!」
「东方曦与宫夕瑶之子,怪就怪你为何要出生在这世界上吧!」
「魔教余孽,叛徒之子,妖邪之后。」
「父母罪业,子女同担。这都是你的因果业报。」
东方未明抱着脑袋跪倒在地上,这些声音吵得他头痛欲裂,黑暗中,玄冥子慢慢向他走来,低头看着他。
「你看清楚了么?师侄,这就是中原那些伪善者的真面目!加入我,咱们一起血洗武林,为你父母报仇!」
玄冥子笑得一脸阴险,向东方未明伸出了手。东方未明长剑疾出,对准玄冥子的心窝刺去,那黑影身子一晃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要杀,我要杀!中原武林也好,天龙教也好,你们每一派身上都有我父母的血!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凄冷的月光下,影子在不停地叫嚣。

忽然间耳边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
那琴声不急不缓,有如月光下一股清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静静地流入东方未明的心中,在他耳边呢喃细语,令他纷乱的心渐渐沉静下来。
(这是……菩提清心曲?)
东方未明睁开眼睛,往琴声的方向望去,只见任剑南坐在小木屋门边,低头抚琴,而傅剑寒则靠坐在木屋露台的栏杆上,手中拿着一壶酒。
傅剑寒仰头将壶中酒一饮而尽,随手将酒壶一扔,飞身跃下栏杆,拔出背后长剑,横在眼前笑道「未明,睡不着的话跟我过过招如何?」
东方未明先是一愣,随后也会心一笑,提剑道「求之不得!」
傅剑寒唇角轻扬,右足一抬将长剑踢至半空,飞身而起,挟着剑风直逼东方未明身侧,东方未明与傅剑寒认识这么久,从未见过他使出这种招式,不由得心中好奇,小心拆招应对。
此时任剑南琴声一转,忽然曲调变得旖旎绵邈,深挚缠绵。
傅剑寒手中剑尖轻抖,低声道「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东方未明一愣,横剑斜削,脱口接了句「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这两招并非他们两人的固有招式,只是就着任剑南的琴声随心所欲地挥舞而就。因为那旋律缠绵悱恻,所以这一来一去地也带了几分绵绵的情意。
任剑南手指灵活而飞快地在琴弦上舞动,婉转旋律仿佛高山流水一般一气呵成。月色下两个影子如同一对轻灵的燕子一般随着琴声起舞,倒影在镜面一般静谧的水面上,刀光剑影中竟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反而默契无比,柔情无限。
一曲终了之时,东方未明心里已经听不见丝毫杂音,只觉得丹田之中一股暖流贯通全身,他收剑回鞘,往后一躺倒在草地上,畅怀笑道「这下舒服多了!谢谢你,剑寒!」
傅剑寒在他身边坐下,侧头问「想通了吗?」
东方未明点头,此时任剑南也来到两人身边,东方未明笑道「南弟什么时候学了琴功?多亏了你刚才的菩提清心曲和凤求凰,我现在整个人都心无杂念,感觉能够以一敌百了。你这招要是用在战斗里,我们三个人说不定就所向无敌了。」
任剑南抱膝坐下,掩嘴浅笑「跟着你这么久,想不学会都难,况且我音乐上的天赋绝不输你,你能学会的琴功我当然也能学啊。」
东方未明长长地出了口气,道「那日我中了江天雄的迷魂术,在幻觉里我杀了好多人,双手染满鲜血,我曾经以为那不过是江天雄的妖术把戏,可是没想到幻觉中的心魔其实就是我自己。若是没有在此根除心魔,恐怕当时幻觉中的悲剧就要重演了吧。」
说到这里,东方未明坐起身来,两只手伸出去分别握住傅剑寒和任剑南的手。
「谢谢你们,有你们陪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三人相视一笑,千般思绪尽在不言中。
忽然,东方未明抬起手来指着夜空道「你们看,是流星!」
傅剑寒与任剑南同时抬头,只见一道道银亮的线条转瞬即逝,在浓墨般的夜幕之上留下短暂而美丽的弧线,如同漫天花雨一般最后悄然坠入天际。
任剑南闭上眼睛沉吟片刻,东方未明问他在干什么,他睁眼道「许愿啊。你难道没听说,对着流星许愿都会心愿成真吗?」
「是吗!那我要许愿!」东方未明两眼放光,对着天空高举起手道「流星啊流星,我要我们三个永远都像今天一样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任剑南扑哧一笑,转头看向傅剑寒「剑寒兄呢,你要不要也许个愿?」
傅剑寒侧头做沉思状,道「嗯……许个什么愿好呢?」
东方未明用手肘戳了戳傅剑寒,笑道「那还用想,剑寒兄的愿望不就是‘有酒有兄弟,足矣’么。」
傅剑寒眉梢轻挑,不以为然地道「那可不一定哦。我心里在想什么,我看未明你未必知道。」
东方未明不服气「嘿,那你倒是说说看,你在想什么?」
任剑南在一旁苦笑道「未明兄,愿望说出来可就实现不了了。」
东方未明大吃一惊「诶?那我刚才说出来的那个不就实现不了了吗?!」
傅剑寒指着东方未明的鼻子「完了完了,要是我们三个以后不能在一起,就全都是你的错,傅某第一个饶不了你!」
「哦?是吗?」东方未明嘴角一扬,忽然一个转身将傅剑寒扑倒在地,道「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不饶我。」
说着东方未明把手伸到傅剑寒腋下和腰间开始挠他的痒。傅剑寒憋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呻吟出声,东方未明见他模样可爱,一个忍不住,低头在他唇上吻了一吻,傅剑寒吃了一惊,扭头道「别这样,剑南兄看着呢。」
东方未明转头一看,见任剑南扭过头去,脸红透了耳根「我去睡了,你们慢慢聊。」说着起身便要离开,东方未明连忙伸手拉住,将他一把扯到自己怀里,柔声道「你不跟我睡,倒要去哪儿睡呢?」
任剑南虽然内心欢喜,但表面上还是愠怒地道「你这家伙太不正经,在你旁边我只怕睡不着。」
傅剑寒在旁噗嗤一声笑出来,道「说得对,我看未明今晚上恐怕是不会让剑南兄好生睡觉了。」
说着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将自己额头上的头带刺溜一声解开。
东方未明莫名其妙地看着傅剑寒把自己的双手拉过来,用头带紧紧地捆在一起,莫名地道「这是在干什么?」
傅剑寒狡黠一笑,道「为了防止未明你对剑南兄动手动脚啊,这样一来,你的手就动不了了吧?」
东方未明「哈!?」了一声,任剑南捧腹大笑,对傅剑寒竖起拇指「剑寒兄你简直机智!这招太妙了!!」
东方未明好气又好笑「不是,等等,我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们这是在质疑我的人格吗??」
傅剑寒摇头道「我们没有质疑你的人格,只是在质疑你的老二。」
说罢伸出食指在东方未明的胯下之物上轻轻一勾。东方未明被他这么一勾,感觉浑身仿佛触电一般,魂都要被勾去大半,于是苦笑道「剑寒,南弟,你们行行好,给我解开吧,我……我好难受。」
傅剑寒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与任剑南对视一眼,两人露出会心一笑。
「你很难受是吗?」傅剑寒点头道「好,我傅剑寒也不是冷酷无情之人,既然未明你都低声下气地求我们了,那我们就勉为其难地帮你解决一下好了,对吧,剑南兄。」
任剑南脸一红,道「我不懂这些事情,剑寒兄说怎样便怎样,我听你的便是。」
傅剑寒点头道「那好,我们现在就帮未明解开。」
说罢便伸手去解东方未明上衣,而任剑南则动手去解他的腰带。
东方未明大吃一惊道「喂!我是叫你们解开我手上的头带,不是叫你们解开我的衣裤!」
可是那两人哪里睬他,三下五除二地将他身上的衣物褪得干干净净。

接着傅剑寒抓住任剑南的手按在东方未明的小腹上,任剑南脸一红轻轻挣扎了一下但是没有挣开,便顺着股沟往下滑,最后来到股间,握住东方未明那微微肿胀的阳物,轻轻揉搓起来。东方未明被两只手同时握住,瞬间全身热量汇集在下半身,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汹涌而来,气息开始变得凌乱。
傅剑寒嘿嘿一笑「剑南兄,未明好像更难受了,怎么办?」
任剑南一脸迷惘「难道我们力道不够?」
傅剑寒扬了扬下巴「嗯,用嘴试试看?」
任剑南一愣「谁啊?我吗?」
见傅剑寒一脸正色,任剑南无奈,只好俯下身去,张开小口伸出红润的舌尖在雁首上轻轻划了一个圈,见东方未明身子一抖,便轻轻含住顶部,时而轻啄时而吮吸。
傅剑寒也凑了过去,伸出舌头在肉棒上来回舔舐,并伸手轻轻握住那两颗肉袋,温柔地揉搓。
两只舌头如同活物一般一个温柔甜蜜,一个调皮轻灵,东方未明整个人就像升上天堂一样,只恨双手受缚,不能伸出手去将他们搂入怀里。
东方未明喘着粗气低头向下看去,只见任剑南眼角一圈泛着红晕,一边吞吐一边将鬓角的一缕发丝轻轻挽到耳后,傅剑寒则一边用舌头爱抚那粗大的肉刃一边用氤氲迷离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东方未明一辈子从来没见过这番勾人心魄香艳绝伦的场景,只觉得某根神经嘣地断了线,整个大脑就像烧糊了一样,与此同时一股热流直冲向下腹部,不一会儿他便呻吟着泄了出来。
任剑南虽然赶紧松开口,但还是一不小心被溅得满脸都是白沫,皱着眉头咳嗽起来,傅剑寒凑过去含住正在释放的男根,喉结上下滑动,将剩余的精水尽数吞下。
傅剑寒将东方未明的肉刃细心舔舐干净之后,凑到东方未明嘴边,用仍带着点腥味的嘴咬住他的唇,小声道「未明,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东方未明喘了一会儿气,痛苦地道「比刚才更难受了。」
任剑南伸手摩挲着他的胸膛,皱眉道「我们都这么努力了,你还不满足?」
东方未明手抬起来道「你们先把我把这个解开,解开我就舒服了。」
傅剑寒与任剑南对视一眼,随后叹了口气,道「真拿你没办法」,伸手将东方未明手上的头带解开。
东方未明双手终于得到自由,好不容易支撑着坐起身来,注视着两人阴沉沉地道「你们两个,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们。」


旖旎的喘息声时不时地回荡在幽暗的小木屋里,任剑南未着寸缕地躺在床上,卧在同样全身赤裸的傅剑寒的怀中,白皙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面对着东方未明,傅剑寒双手轻轻揉搓着他胸前的肉粒,而东方未明则埋在任剑南的双腿之间,将他那已经半勃起的阳物含在嘴里,用舌尖细心爱抚。
「未明……够了……我不行了……啊啊……」
任剑南满脸通红,下意识地咬住自己的手背,拼命压抑着想要脱口而出的呻吟。
东方未明收紧唇舌一个用力吮吸,任剑南的腰骨便一阵酥麻,浮在半空中的脚背也难耐地弓了起来,指尖不住地颤抖。东方未明将任剑南的双腿向上抬起折到胸前,这样的姿势使得任剑南的后穴更加清晰地暴露在他眼前,他松开任剑南的分身,舌头一路向下,来到那隐秘的后穴,将湿润灵巧的舌尖伸进紧闭的皱褶之间。
「嗯……嗯嗯……唔!」
任剑南刚想尖叫出声,嘴巴就被傅剑寒的唇封住了,只能从鼻腔中发出哼哼唧唧的娇吟。同时,傅剑寒又将右手伸到任剑南的下腹部,将他那不断溢出淫液的阳物握住,一上一下地缓缓套弄。
东方未明的舌头在任剑南那狭窄的肉壁中宛如游蛇一般滑动,紧闭的穴口在那灵活的挑逗下越发松弛。任剑南从腰到后背都如同被电击一般瘙痒难耐,眼角禁不住溢出泪水。嘴巴得到自由之后,便压抑不住声音地发出连连娇喘。
「啊、啊……嗯……!」
「怎么样?舒服吗?」东方未明抬起头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道。
任剑南眼圈潮红,颤抖着点点头。
东方未明又问「想不想要我进来?」
任剑南双腿剧烈颤抖,泣不成声道「不要……」
傅剑寒忍俊不禁道「剑南兄说不要,就是要吧?」
东方未明嘿嘿一笑,道「说得对,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罢,他直起身来,将任剑南的双腿大大分开,将自己那火热的阳物抵在那湿润而红润的穴口,来回摩擦几下之后噗滋一声埋进去。
「啊啊啊……!」
任剑南尖叫一声,当即伸出双手,紧紧搂住东方未明的脖子,大概是痛楚和异物感太过强烈的缘故,他无意识中咬住东方未明的肩膀,仿佛在拼命忍耐着什么一样,但是他下半身的小嘴却表现出截然相反的反应,贪婪地咬着入侵体内的庞然大物不停收缩,东方未明一开始只是浅浅地抽插,但是渐渐地也无法自制,开始更用力地往更深处贯穿,两颗肉袋响亮清脆地拍打着任剑南白皙结实的臀部,结合部的水声与肉体撞击声不停交错,侵蚀着所有人的神经。
「呜!……南弟,你咬我咬得好紧……」
「啊啊……未明!慢点……慢点……啊嗯……」
任剑南双手紧紧攀在东方未明的背脊上,指甲深深嵌在那结实的肉体之中,娇喘声停也停不下来。
「未明……我也要……」
看到任剑南意乱情迷的样子,傅剑寒身子也越来越热,不甘寂寞地把张开嘴索吻,东方未明立刻凑上前去一口咬住他的唇,两只舌头水乳交融般的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
忽然间,东方未明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异常火热,他低下头去,原来是任剑南胸口的那蝴蝶紧紧贴在他的肌肤上,幽蓝色的翅膀不停抖动,宛如真的蝴蝶一般楚楚可怜。
瞬间,一种征服的快感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东方未明向着最深处发起激烈冲击,当律动到达顶峰之时,东方未明狠狠地一个冲刺,陡然间膨胀起来的肉刃便在最深处吐出了白浊。
东方未明喘着粗气趴在浑身痉挛的任剑南身上,等精水全部释放之后才缓缓退出。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任剑南的小腹和胸前上到处沾满了湿哒哒的肾水。

「剑南兄,我来帮你。」
傅剑寒微微一笑,大胆地跨过任剑南的身上,呈颠鸾倒凤的姿势伏下去,低头含住任剑南的阳物,细心地清理起那上面的淫液与白浊,随后整根含入吞吐起来。他臀部向后高高翘起,后穴就这么直接暴露在任剑南和东方未明的眼前。
「啊……」
任剑南满脸通红,眼前的视觉冲击与下半身被包裹在温热口腔中的触感令他头脑发麻,再加上从刚才开始一直能感觉到东方未明一旁赤裸裸的视线,一想到自己和傅剑寒在东方未明面前做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行为,他就更是头晕目眩无地自容。
大概是不甘心被傅剑寒夺走主导权,任剑南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将沾满了津液的手指就这么插入傅剑寒的肉穴中,傅剑寒啊地一声惊呼松开了嘴,任剑南见状又往里插入第二根手指,努力将那紧闭的穴口撑开,然后伸进去在肉壁上来回摩擦。
以淫靡的体位交缠在一起的肉体大大地刺激了东方未明的感官神经,刚刚释放过精水的阳物又再一次抬头,当他看到任剑南微张的口中隐隐透出的舌尖时,他便再也按耐不住,凑过去将屹立的阳物插入任剑南的嘴里,任剑南顺从地含住之后用舌头攀上那粗壮的肉棒来回环绕吮吸。从马眼溢出的淫液与他的唾液混合成一缕缕银丝顺着他的嘴角蜿蜒而下,在空中划出一道淫靡的弧线。
东方未明一边在任剑南的口中缓缓地进出,一边伸出双手揉搓起傅剑寒的臀瓣,而傅剑寒的肉穴也已经在任剑南的刺激下变得通红,穴口的一圈媚肉像饥饿的小嘴一样不停收缩,仿佛在引诱着东方未明的进入一样,东方未明心潮澎湃,只在任剑南口中来回抽动了几下,便将火热的肉刃轻轻抽出,接着抵在傅剑寒的穴口,腰一挺,一鼓作气地直推到底。
傅剑寒浑身颤抖,啊地叫出声来,突如其来的侵犯所带来强烈冲击使他大脑一瞬间空白,浑身剧烈颤抖。东方未明一开始便发起猛攻似的在傅剑寒体内冲刺,每一下抽插几乎都是整根抽出再狠狠地长驱直入,结合部的那一圈媚肉随着律动不停地一张一缩。不仅如此,他的分身还被任剑南握在手中来回不停地套弄,源源不断溢出的淫液浸湿了任剑南的手掌心。
「啊啊……好舒服……啊……嗯……」
「哪里舒服?说说看?」
「啊、嗯……全……全都……舒服……」
傅剑寒从鼻子里哼出撩人的娇喘,东方未明一边变换着贯穿的角度寻找敏感点,一边用双手揉着傅剑寒的臀瓣,将那不停吞吐着阳物的小穴撑得更开。当他的龟头掠过傅剑寒体内深处的某一点时,傅剑寒忽然如遭电击一般浑身战栗,一股热量直冲向腹部。
可是就在他差一点要在任剑南的手中泄出来的时候,东方未明忽然从傅剑寒的体内退了出去,接着将肉刃插入任剑南的口腔中。
「唔唔……呜……嗯嗯……」
任剑南喉结上下起伏,从喉咙深处发出闷热的呻吟,然而东方未明只是在任剑南的口腔中缓缓进出了一会儿便又退了出来,接着再次插入傅剑寒的后穴。就这样,东方未明每次都在傅剑寒快要泄出来的那一瞬间点到即止地退出去,火热的肉刃在傅剑寒与任剑南一上一下两只「嘴」中轮番进出,已经被推到快感的风头浪尖上的傅剑寒哪经得住这样的挑逗,他只觉得下半身肿胀得发疼,大脑热得几乎融化。
「啊、啊……未明……给我……快点给我……」
傅剑寒向后伸出手,不满足地拉住东方未明的手臂,东方未明心中一荡,当下也不再继续戏弄他,双手抓住傅剑寒的腰,大力抽插起来。
「啊、啊……好棒……未明……再快点……啊、嗯……」
傅剑寒顾不上爱抚任剑南的分身,仰着脖子连番浪叫,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主动摇摆着腰身迎合起东方未明的律动。任剑南满脸潮红眼角泛泪,红润的舌尖在傅剑寒的龟头上来回滑动,从喉咙里发出不成声的呻吟。那迷离的眼神和诱人的表情加剧了东方未明的施虐心,他抓起傅剑寒的上臂,用下体狠狠撞击他的臀部。
傅剑寒弓着上半身,从窗外透进来的一缕清冷的月光,如水一般流淌在傅剑寒肩胛骨上,映衬着那朵圣洁的莲花,幽幽地散发着诱人的色香。
东方未明整个人仿佛沸腾了一般。
「剑寒,南弟,我好欢喜,好欢喜啊……」
律动越发激烈,剧烈的摇晃让身下床板嘎吱作响,此起彼伏的粗重喘息声伴随着东方未明那一进一出的肉刃传出淫靡水声,越发煽动着三人的欲火。汗水淋漓的三具肉体重叠在一起,形成一副淫荡而缠绵的画面。
「呜……!」
随着一阵东方未明的一声低沉的呻吟,火热的阳物终于在痉挛的肉壁深处吐出了大量精水。与此同时,傅剑寒也在任剑南的手掌中再次高潮。
东方未明在傅剑寒体内缓缓律动了一阵,才意犹未尽地退了出来,他一松开手,傅剑寒就像是脱线的人偶一样有气无力地瘫倒在任剑南身上,一大股白浊的粘液沿着一张一合的穴口溢出,顺着他的大腿流下,滴落在任剑南的颈脖和脸颊。
东方未明凑过去将任剑南脸颊和颈脖上的白浊舔舐干净,之后也气喘吁吁地倒在两人身上,精疲力尽地闭上眼睛,没过多久便没了意识。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