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湾的全名叫台.湾,除此之外她还有高砂、夷州、琉球国、福尔摩沙等别名。

湾湾是大概在公元前5千年左右诞生在这座番薯形状的美丽岛屿上的。亚热带的风雨交加和这个狭小而险峻的土地,让个头不太大的湾湾一生下来就拥有着与外表截然不同地的倔强骨气。野孩子湾湾从小就习惯了像羚羊一样在平原愉快的奔跑,像鸟儿一样在高山间放声歌唱,像鱼儿一样自由地在海水中徜徉,像海鹰一样在风雨之中展翅翱翔。(啥?!)

豆知识:
16世纪当时,当葡萄牙的船只经过台.湾海面的时候,葡萄牙人就曾经为台.湾岛的美丽而倾倒,“福尔摩沙”这个含义为美丽的名字就此流传了下来,现在还被不少台.湾人作为骄傲的自称。


湾湾和王耀的相遇普遍认为是在1281年耀家的名字还是元的时候。但是事实上在更早前的三国时期和隋朝,王耀就曾经数次路过湾湾的家,只不过当时两人并未交谈或有更深接触,只是在远远地彼此看过对方几眼而已。王耀第一次正式和湾湾见面,是在公元12世纪左右的时间段。当时耀家的上司在湾湾家建了一间办公楼,于是王耀开始拖老带少地离开耀家大陆搬到湾家来住。湾湾虽然出生在岛屿,但是天性善良的她对这个从对岸渡海而来的总把阿鲁阿鲁挂在嘴边的男生并没有特别的排斥。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谁?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叫王耀!是从对岸那边的大陆搬过来的阿鲁,我是以后要跟你一起生活的人,大家好好相处吧!”

“嗯,你多大啊?”

“2000岁阿鲁”

“(大惊失语)…………”

湾湾和王耀的邻居生活就这样平安无事地持续了几百年,湾湾在王耀的照顾下顺利地成长了起来。但是这样的平静生活很快就被另外一群外来人所打破了。

一个说着奇怪语言的金发碧眼的异族人操着武器气势汹汹地跑进了湾湾的家里。在湾湾和王耀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名叫荷兰的家伙就已经夺走了湾湾的重要的下半身

豆知识:汗,不是我故意这么说,因为当时荷兰人与明朝军队签约的时候是放弃了澎湖,却夺走了台.湾南部,以今天台南安平地区为中心,对台.湾进行殖民统治。而这也是台.湾历史上第一个有系统统治的政权。后来荷兰还和亲分为争夺湾湾掐架,结果是掐架向来不如人的亲分被荷兰从台.湾北部赶了出去。

荷兰对湾湾没有什么感情,只是纯粹看上了湾湾的身体,所以和湾湾同居的时候湾湾对荷兰很反感,两人之间常常发生争吵,甚至上升为家暴。湾湾虽然脾气倔,但是论体型当然不是高大魁梧的荷兰的对手,于是每次都被修理得满头包的湾娘都会气鼓鼓跑到王耀跟前,鼻涕眼泪一起流地向王耀告状。

王耀一边给湾娘贴创可贴一边被湾娘的诉苦气得怒不可遏,恨不得立马抄家伙和荷兰干上一架。但是王耀知道现在的自己仍然势单力薄,前几天因为气不过跑去荷兰门前骂街的时候就被一脚踢了回来,他知道现在必须忍耐,他们要等待时机。王耀看着一张小脸哭得像番茄一样的湾娘,心疼地用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湾,我们家有句老话叫男儿有泪不轻弹,湾虽然是女孩,但湾也要有尊严,有志气,有泪也绝对不能在敌人面前流,知道吗?”

湾湾果然止住了婆娑的泪水,泪眼中给了王耀一个坚强的微笑。

很快,王耀和湾湾苦苦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了。王耀从大陆那边带来了成群结队的士兵,领军的人是一位叫做郑成功的男子,王耀和这群人一起浩浩荡荡地杀向正在睡午觉的荷兰。当王耀把还在睡梦中说胡话的荷兰一脚踢下床的时候,荷兰面对围堵在办公室前的人海整个吓傻了,看着荷兰的狼狈样王耀得意地心想咱家啥缺就不缺人,这么多人根本不用打,挤都可以挤死你小子。

被王耀人海战术吓到脑残的荷兰终于同意和湾湾分居,签署了分居协议书后不久,就一个人失魂路破地离开了这片对他来说依然很陌生的土地。

“湾,从今以后,大哥会保护你,绝不会再让你受伤害!”
“大哥~~~”

湾湾凝视着站在身边的人的面容,这个天真童颜模糊了年龄的男人,比起刚见面时的憨厚淳朴,更多了一份风雨历练后的成熟与稳重。他那伤痕累累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却不知为何像是蕴涵着一股异样的汹涌的力量。他那不算高大的身影,却如同轻轻拥抱着自己的大树一样让人安心让人温暖。

湾湾看着荷兰渐渐消失在海平面上的身影,突然间对未来充满了期望。

豆知识:由于荷兰殖民者的苛征与限制,使得原住民在1635年与1636年,分别发起麻豆溪事件与萧珑事件两次大型反抗。到了1652年,以郭怀一为领袖的汉族移民,也对殖民者展开大规模的反抗。平息之后,荷兰人兴建普罗民遮城(今赤崁楼)以加强防范反抗事件。随后郑芝龙也大规招募移民渡海拓殖台.湾。1661年,由郑成功所领导的郑军围攻热兰遮城,1662年2月荷兰人接受条件开城投降,结束对台.湾统治。

但是这次王耀和湾湾的相处时间却很短暂。很快,耀家易主,上司变成了满洲人,新上司一个电话下来,命令王耀速速回老家结婚。王耀虽然无奈,但又拗不过彪悍跋扈的新上司,只好和湾湾匆匆告别回到大陆。之后耀家上司打败了在湾湾家执政的郑家后人,开始商量湾湾的归属问题。上司对湾湾没啥感情,觉得湾湾只是个营养不良的野丫头,所以反复劝说王耀马上和湾湾分手断绝关系,但是王耀始终坚持肉可不吃戏可不看湾湾不能分手的原则。上司拗不过王耀,又不能真的因为湾湾而伤了和王耀的和气,于是只好同意让湾湾继续作为王耀的妹妹大搞兄妹爱。

豆知识:其实当时主张放弃台.湾的是清朝官员(恐怕这些清朝官员中不少是汉人),而坚决主张将台.湾划入版图的是满族的康熙皇帝(其实主张守住湾湾的是清朝大臣施琅,多谢湾家亲更正)。历史实在是很讽刺的啊。不过在当时虽然清朝统治者召回了在台.湾的大陆原籍人,但是还是很多大陆沿海省份人会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到台.湾,其中有大部分是和台.湾一衣带水的福建人。

上司虽然表面上同意了王耀和湾湾交往,但内心却有很长一段时间对湾湾抱有偏见。对湾湾基本上采取放养制度,让湾湾自生自灭,而且耀家上司派来的官员人品很有问题,加上语言不通,经常把湾湾搞得很火大。所以湾湾当时虽然和王耀交往,但是感情却没有一开始那么好。经常因为一些家庭摩擦而搞得两个人都很郁闷。

然而两人的感情却因为一件意外的事件得到了改善。从17世纪开始,以亚瑟法叔这两个冤家为首的外来者为了入侵王耀而不断在王耀家门口骚扰王耀,而湾湾家也顺带地遭了殃,只不过当时亚瑟对湾湾有贼心却没贼胆,霸占行动尽数失败。后来宅菊也看上了湾湾,因为一点莫须有的借口而带着一群人杀到湾家。王耀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妹子被别的男人给盯上了。

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了。王耀苦口婆心地劝说上司,终于让上司抛弃了对湾湾的偏见,于是在出兵赶跑了宅菊之后,耀家上司开始认真地操心起湾湾的身心健康与成长。于是王耀赶紧在湾家建立了很多办公楼,修铁路,还把武器搬到湾家,一天到晚没事就坐在角落磨枪。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突然搞这么些名堂。”
“湾,这世道人心险恶,大哥会尽力保护你,但你自己也要多多提防啊!”

豆知识
1885年清廷将台.湾从福建分离出来建立台.湾省,刘铭传任巡抚。到1891年为止刘铭传在台.湾设立防御措施,整理军备,同时也在台.湾开发和建立了许多基础设施,他督台期间台.湾的第一条铁路开通,从基隆港到新竹,台.湾与福建之间的第一条电缆被铺设,此外他还建立了电报局、煤务局、铁路局等一系列管理机构,使台.湾在短短五年间成为当时中.国最进步的省份。所以可以知道当时李鸿章说台.湾鸟不语花不香人不杰地不灵那是典型地信口雌黄随口瞎说。只是在为战败割地的耻辱找台阶下,找借口而已。

在历史的洪流面前,在神州大地陷入民不聊生的情形面前,在强盗们的震耳欲聋的炮火面前,王耀第一次意识到了自己竟然显得如此的渺小,无力,他无法保护自己的家人,甚至无法保全自己的安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子民们受别人欺负,痛苦却毫无出路。而远在海那边的湾湾只是每次都看到王耀顶着一身的伤痕与尘土晚归,一个人默默地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完全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尽管湾湾并不知道王耀身上具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只需看那一身伤便已明白了大半,她终于开始有点明白不久前王耀对她说的那句话的含义,只是她没有注意到王耀的表情已经写满了疲惫与绝望,也没意识到命运的齿轮正已经悄悄地开始转动。

1895年的某一天,湾湾一如往常地等待这王耀的归来,她手上已经准备好了包扎用的纱布和药水。王耀像往常一样来了,只不过这次他明显伤得很重,头部和手臂已经包裹得严严实实。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对湾湾说我回来了,而是站在湾湾面前,却不敢直视湾湾双眼,低头盯着地面,就这样沉默了很久。看到王耀这副样子,湾湾也意识到这下子是真的出大事了。

“湾,我们分手吧。”
“哎?”
“从今以后,你和本田菊先生一起,好好生活,好吗。”
“……”

湾湾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就连说话都气若游丝的男子,不明白他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个低垂着脑袋声音颤抖的男人是谁?湾湾瞬间觉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的陌生。

“台.湾桑,我是本田菊。请多指教。”

一位衣冠楚楚的青年从王耀身后走了出来,湾湾这才注意到原来这个人的存在。她认出来这是几年前曾经骚扰过她的男人,她注意到这位面相温柔的青年正笔直地盯着她,好像要把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似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指教个鬼,我才不要!我是王耀大哥的人!我不跟你走!”湾湾一巴掌拍开本田菊伸出来的手,脱兔般地窜到王耀身后,隔着王耀的肩膀对本田菊吐舌头扮鬼脸。什么本田菊嘛,我才不要跟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厮混!大哥他会保护我,他会的!他一定会!

“湾!”
大哥的声音忽然变得严厉起来,让湾情不自禁地抖了抖。王耀转过身来,面容却已经柔和了下来。湾激动地握住王耀的手,王耀却捂住了她正要说话的嘴唇。

“别这样,听话。”

这样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比原子弹爆炸还要猛烈地将湾湾的一切希望给彻底地夷平了。

“你,你骗人!你这个骗子!你说过要保护我的!你不是明明说过吗!”

誓言变成谎言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与绝对,意识到这点的湾湾彻底崩溃了。这之后她不记得她是怎样被本田菊强行带走的,她只记得王耀默默地扭过头去,不再看她。

可是湾湾毕竟也不是省油的灯,对横刀拆散亲人的本田菊的仇恨,对自身命运的悲叹,当然还有对曾经信誓旦旦保护自己但如今却狠心抛弃她的王耀的怨念,让湾湾第一次有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信任,只有自己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的想法,于是湾湾在子民的拥护下成立了民主国,与宅菊的殖民统治进行反抗。但是现实是很残酷的。一到实战湾湾才发现原来这个看起来温顺的本田菊竟是如此的强大。在湾家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争中,数以万计的人献出了生命,湾湾在默默地掩埋同胞的尸体的同时,不得不现实地考虑自己的出路,这样下去别说玉石俱焚了,自己这块烂石头恐怕是被碾成渣了,本田菊那块玉都还毛发无伤地在一边舒服地喝着茶呢。不过本田菊毕竟也不想把湾湾逼到绝路,毕竟,有湾湾在的话至少可以让她帮自己多种几颗菜,不然将来东亚这边战事一起他家人连饭都吃不上的话就麻烦了。于是本田菊软硬兼施好说歹说威逼利诱地劝说湾湾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还在坚持什么呢?你的大哥都已经不要你了。”

是的,湾湾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但在内心深处她从来没有忘记那个曾经说着要保护她的人的笑脸。她默默地擦干嘴角的鲜血,用笔直的目光狠狠地盯着本田菊。

“就算没有了大哥,我也没同意要和你在一起!”

说着一转身,湾湾已经一溜烟跑开了。本田菊呆呆地站着,手中的刺刀仍然滴着属于湾湾的血液,但他的内心却被那道狠狠的目光震撼了。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难道真的是那个病怏怏的王耀?不会吧?

“我会让你认同我的。”本田菊在心中默念道。

湾湾跑回房间狠狠地甩上门,用手中的枪杆奋力殴打着床上的棉被,好像那个棉被长着本田菊的脸一样。直到打累了才解气地抱头坐在地上,本田菊的话让她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和大哥在一起的每一天,大哥对她说的每句话,这些苦闷的日子里,湾湾一直牢记着王耀的话,不论是在被本田菊殴打的时候,还是在掩埋同伴的尸体的时候,湾湾都没有在人前流过一滴泪,而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她终于可以不再顾忌地痛哭出来了。

刚开始还会时不时梦见王耀活蹦乱跳地回来找她这样的梦,后来也慢慢地不再做了,反正那样也只是徒增伤感而已。而就在这时候就在这样的日子中,本田菊已经默默地为湾湾家里添置了很多家具,每次回到家里湾湾都会被一些新奇古怪的东西吓到。原来的乡村农田,如今已建起栋栋高楼——虽然只是些两三层的巴洛克式建筑而已,但对于从小在小乡村里长大的湾湾来说已经是了不起的高楼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比如本田菊告诉湾湾不能用河里打来的水而要用自来水,要爱护公共卫生,不能随地吐痰,做人一定要守时守法,约会的时候不许迟到等等。另外本田菊还在湾家建了许多学校供在台的菊家人和湾家人读书,公路、铁路、医疗、卫生设施和机构都建立起来了。渐渐的,湾湾开始会写信会打电话会做学问,生活也慢慢地有了改善。

也许,原来这个叫本田菊的家伙,其实也没我想象中的那么坏?

就当湾湾开始这么想的时候,本田菊又来了一手更狠的。为了响应“国民精神总动员”的号召,湾湾必须学日语、说日语、改日本姓氏、穿日本服饰、信奉神道教,湾湾就这样变成了本田湾,在潜移默化的形式下被宅菊纳入到后宫里去了。

只不过虽然本田菊并没有明文规定一些歧视湾湾的法规,但是现实还是湾家人在本田菊同居时代受到了歧视,比如说普通的湾家人因为学校学费贵而上不起学之类的,但是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刻苦努力的湾湾还是依靠本田菊的经济支援,渐渐成长为一个有风范有知识有礼貌的姑娘。不过这样的好景也没有持续太久,在二战后期,盟军开始对宅菊本土进行轰炸,宅菊家后院很小,随便一炸就把湾湾的那个角落里的小院子也给炸了。随着生活条件每况愈下,随着本田菊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叹息声越来越大,湾湾终于意识到也许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很快就要到来了。

豆知识:在二战后期日.本在台.湾实行征兵制,但是在此之前,日.本是没有逼迫台.湾.人参军的,都是让他们自己决定要不要参军,但是事实却是当时主动参军的台.湾.人竟然不少,可想而之,当时日.本在台.湾推行的“国名精神总动员”计划有多么的成功。

1945年10月25日,台北工会堂举行了中.国战区受降典礼,王耀很快就要来了,湾湾站在海的这头,无法抑制内心的欢欣鼓舞。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什么恩啊怨啊,她已经都不想再计较了。这么想着,她回头望了一眼正在他的身旁默默凝视着海的另一边的本田菊。

“果然,人都是想回家的啊。”本田菊长长地叹了口气。湾忽然想起来,当年第一次见到他时也是在这片海滩上,时过境迁,当时那年轻活力的气息已经在他那张憔悴的面容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湾湾心想,是的,他确实累了,也老了。人的意志不管再怎么强大,也无法阻挡历史的脚步,无法抵挡时间的洪流,无法违背这个世界的规则。

“你给的我书,我会留着。”
“是吗,谢谢。”

本田菊若有所思的笑了。于是这成了他们那段时间里的最后一次对话。

目送着本田菊的身影消失在海平线上,湾湾重新抖擞了精神,不自觉的对着西北方露出了笑脸。

只是其实对未来正充满了玫瑰色梦想的她万万不会想到,真正的恶梦,现在才刚刚开始。

豆知识:
蓬勃的日治黄金时期在的台.湾博览会达到顶峰,铁路路线扩建、米糖产量增加、邮信电信普及等等经济成果也导致台.湾社会人口增加、公学校普及和放足的彻底实施、现代卫生环境建立与守时守法观念养成等重大民生改革,进而举行了台.湾首次选举。1930年4月10日由八田与一规划监造的嘉南大圳及乌山头水库顺利通水使用,成为全台.湾第一、日.本第一、亚洲第一甚至是全世界第三的大型水利工程设施,使台南州地区多达150000甲的土地拥有充沛水量。不过日.本政府停止台.湾人储蓄金归还申请,债券成废纸,造成金融与物价秩序混乱。也为后来国.民.党统治台.湾埋下了祸根。另外,谢谢湾家亲提供的捏他,日.本曾经一度想把台.湾卖给法.国。

Sponsored link


This advertisement is displayed when there is no update for a certain period of time.
It will return to non-display when content update is done.
Also, it will always be hidden when becoming a premium user.